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河源旅游

石径樵归:一个被遗忘的胜境

石径樵归是河源最古老的八景之一

2020-09-07 10:42:44 来源:河源日报

■“石径樵归”的湖与山。

■“石径樵归”石径入口。

■走进“石径樵归”,眼前豁然开朗,只看见一大片山谷和低矮的石山。

新冠疫情防控期间,不少市民深居简出,除了逛一逛市区几大公园,就近还哪里有山水胜境,可以踏青郊游、放松心情呢?河源古八景之一的石径樵归,就是不错的去处。

河源建县1500余年,元代或元以前就评出过河源旧八景,清代又评出了新的河源八景。时间流转至今,这十六景仍有一些留存在今源城区境内。

这十六景里,其著名者如桂峰夕照,桂山现已成4A级景区,龟峰宝塔于今年与塔下两博物馆(市博物馆、河源恐龙博物馆)等组成河源恐龙文博园亦成了国家4A级旅游景区。其余胜景,或已成街衢闹市,或已成公园,或改成大路,或已不存。而元代旧八景之石径樵归,仍然风貌依旧,只是再不会遭樵夫斧柯之伐,人迹罕至,只有附近居民往来,成了一个被遗忘的山水胜境。

石径:初极狭,才通人

有人以为石径在老城太平古街沿江一带,其实不然。同治《河源县志·古迹志》里载,石径在城南十里山石夹道,有幽壑深林之致。石径樵归是老八景保存得较好的一个自然景观。

现在的石径入口,并不容易找,深藏在河源大道一排门店旁的小巷里。因是挨着路边,很多地方都已建起了房子与门店。

从狭窄的小巷子里进去,登上一条同样狭窄的山径,我们一行人看到了两边石山夹着的蜿蜒小径。

原来这就是石径?我们一起走上小径,径旁有荆棘,茅草长得比人高,看来到此的人并不多。

小径只容一个人走过,我们排着队往前行进,小径上有各种圆的、方的石头,看见极圆的石头,几疑其为恐龙蛋化石,因这一带,曾经常出土这种远古遗物。

有熟悉此处的老人说,这里未开路前,全是石山,通往三皇坝(今写作三王坝)。以前去惠州不是从石径这边的河源大道走陆路,而是从三皇坝旁边的东江走水路。

长在石山中的树并不高,大概生长艰难,松树多是弯曲的,颇有点奇松的样子。在山下水土肥沃处,有瘦高的尤加利树,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穿过了两边褐红色的石山,看到前面一些密集的树木,以为石径便走完了,心里颇有些失望,这样一个久闻大名,名垂数百年的胜景,竟是这样一条被两边石山夹着的蜿蜒小径?事情并非如此,同行的老人告诉我们,里面别有天地。我们望着前面,究竟这树木屏障后面是什么地方?

豁然开朗,山水胜境

我们很好奇,鱼贯而行地穿过那一片树林,这才发现,外头虽只有一条小径,里面却别有洞天,“柳暗花明又一村”,眼前豁然开朗的,是一大片山谷和低矮的石山。

这与《桃花源记》里的记载很像,“山有小口……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山谷里竟然有些稻田,田旁有牛蹄印迹。远山近树,疏林淡染,芒草摇曳,野花丛生。裸露出来的石山,斑驳的花纹很是好看,仿佛千百万年前海浪打成,正好写生入画。因是低矮的石山,山上奇松各呈姿态,又是入画的好题材。

山间有湖,众多低矮的石山泡在水里,风行水上,山影摇晃。

山上泥土甚少,植被并不茂盛,裸露出来的山体砂石甚多,走累了,坐于其上,吃些点心,吹着山风,听着松涛,闻着草香,看着云动,颇有心旷神怡之感。若有人带了茶具和棋盘,那就更妙了。

元代的谢天与有诗云:“云石苍凉径路遥,一声啼鸟背归樵。行边若得仙棋看,不管斜晖转树腰”。

明代正德九年在河源任县令的郑敬道,也曾多次去过石径樵归。在他眼里,“径石崎岖一径斜,林峦盘郁树槎芽。”早晨的时候,樵夫拿着斧子,穿过浓浓的晨雾上山砍柴,到了傍晚,把砍好的柴薪束成一担,和落日一同走着,放声唱首山歌,鸟儿们此起彼伏地回应他,这么着地一路走着,他担着柴回到家里,“饱食无求度岁华”,仿如羲皇上人。

清代顺治年间的举人江祖雒亦曾看到,夕阳西下的时候,樵夫挑着两肩的柴薪,迢递地走下小径。有樵夫歌唱一曲或有鹧鸪“咕咕”相和。

路途中有浅沟处,有人用由加利树的树干铺在沟上,做成一座简易的旱桥,方便人们通行。路边的松,尚有人割开松皮以取松脂。

毗邻恐龙脚印化石遗址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经行处,时见蕨类植物,也许1亿年前,这里曾是桫椤的天堂,因此这里成了恐龙的乐园。

今日的石径樵归一带,属于恐龙脚印化石遗址公园保护范围,保护区东至东江边,南至桂山大道,西至河埔大道,北至环城路,用地面积约2.26平方公里。其中1平方公里为核心保护区。保护区内有20多窝露出表面的恐龙蛋化石和8组100多个恐龙足迹化石,是全国难得的恐龙文化遗址地貌,河源也成为世界上至今唯一发现恐龙蛋化石、恐龙骨骼化石、恐龙脚印化石三位一体的地方,是名副其实的“中华恐龙之乡”。2001年,河源恐龙系列化石自然保护区被列为省级自然(地质遗址)保护区;2002年,石峡恐龙蛋化石埋藏地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如果你要欣赏风景,这里的风景足以“谋杀”你的许多“菲林”;如果你要写生,这里的奇松怪石正合要求;如果你想探访远古恐龙足印,同样,山上的恐龙脚印化石,仍在静静等候着。

谁说在河源城寻不着野趣呢?石径樵归,就在城市之郊。

本报记者 凌丽 文/图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寻幽探胜天字嶂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