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河源旅游

先有寺与榕 后有和平城

——访和平彭寨公和村

2020-09-21 11:05:13 来源:河源日报

■彭寨南阳书院

■彭寨600多岁的古榕树

在和平县彭寨镇公和村,有一座号称“先有宁泰寺,后有和平县”的古老寺院,一座民国年间建成的南阳书院,还有一棵有600多岁的古榕树,时常吸引一些喜欢寻幽探胜的游人,但这些景观并不广为人知。

古村成形记

到公和村交通很方便,自驾车从和平县城出发,一路走238国道,不过半小时车程就到了。但若回到交通尚不发达的年代,人们穿乡过镇,一路须得走走停停,在途中的茶亭停下来喝茶歇息,然后整理好行装继续出发。

公和村旧称公和垇(坳),在旧时是片荒野之地,同时也是一条较为繁忙的交通要道,是“咽喉过颈”的主道,上至高山、长排岭、牛之峡,可至和平各地,下至彭寨、龙川老隆各地,但道路崎岖难行。后来,为了让路好走些,原由三坑、长排岭、牛之峡至和平的路,改由杨木坑、亚龙坳至七窖、和平,途中还设有茶亭,以方便来往民众喝水、歇息。公和村的水路也很方便,“一条水(河)上去,能到和平县城吃凉粉、铁勺粄。”

现在公和村上了年纪的村民,说起“公和垇”“公和街”的繁华年代,仍是津津乐道。

80多岁的公和村村民叶敬祥,是村里著名的“村史专家”,须眉皆白的他珍藏着一本小本子,上面都是他按老规矩写的竖排繁体钢笔字。他年轻时听老人说过,公和街建于1916年,“那时街上来来往往很多人赶集。”

公和村属彭寨地段,在元、明时就有人居住,若要追溯到更早的建村年代,现在谁也说不清了,至少从元代起,这里就已是一个颇有人气的村子,有叶、曾、黄、朱、李、杨、苏等姓氏。如今全村约有 3800人,大部分的村民姓叶。叶姓先祖在明正统年间(1436年—1449年)迁入,叶氏的一位祖先景琳公,由梅县移居和平彭寨上镇大圳口“乌鸦落洋”(地名)。

叶氏的祖先在石狗神山之处建了一座华表塔,峰朝上镇,又名园角咀,后人说是叫上华表,该地名今已弃用。《和平县志》(民国版)记载,民国八年(1919年)三月,上华表曾建有一所私立国民学校。

旧时各姓之间,时有为争田地、水圳等事而发生械斗。明、清时期,各姓曾有不和。到民国初年,各姓各自设立街场。1916 年,叶姓四大房之兴盛房、上镇房、彭镇房、南吉房,联合建设了公和街,创始人为叶祝卿、叶广赐、叶学铭、叶春芳、叶宗儒等 10 余人。黄姓在老彭寨街,曾姓在华表建街。民国三十年(1941年)左右,曾霞九、曾秋苑、曾英甫等,在华表街起私立三省小学。陈姓、黄姓在黄土岭建街。

公和街的叶姓族人,建起了店铺、市场,先由各房建一间店铺,后来慢慢加建房屋、店铺,设福德祠、洞沐王社、南阳书院,并建有四大街门。

街外设有两边走道,“牛奄一道,营顶则一道”。建造了牛神社、老球场等,另设有牛岗行等,还专辟有一块地方作公益坟场,作为流浪汉、乞丐的埋葬之处。

公和村周围曾有不少村庄、圩市,但陆路交通便利之后,这一带便慢慢没落了。

古榕守护古村600年

走在公和街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棵虬枝盘结、根系极为发达的古榕。村民认为,古榕树龄已超过600年,有可能是明正统年间叶景琳从梅县移居此地时种下的。

站在古榕树下,看着那十几二十个人也抱不过来的树干,人们都啧啧称奇。一辆摩托车在树下驰过,在巨榕映衬下,摩托车竟显得那么矮小。在时光的雕刻下,树干与树根虬结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或似长袍老僧,或似长龙入云,或似蟒蛇盘曲,只要想象力够丰富,能看出许多造型来。

这棵又粗壮又高大的细叶榕,年年都会长出茂盛的新叶子,常年给路人以荫蔽。大树底下好乘凉,孩童们在此嬉戏玩耍,老人们讲古论今,妇人们聊着家长里短,不知多少从公和街走出去的人们在怀念着这棵榕树。

古榕树身上长满了青苔,还有很多寄生药材,附近村民有需要的,就过来采一点。因此,村民对这棵古榕树也充满了感情。

夏秋之交的古榕,不停地往下掉籽,打在水泥路面上,簌簌有声,被往来行人、车辆辗成泥与尘。

有村民说,这棵巨榕是母树,与它邻近的地方原有一棵公树,和它一样大,可惜在1986年左右被雷劈了。失去伴侣的母树依旧年年结籽,落得满地都是。

时光过去600余年,古榕树见证了公和村过去的风风雨雨,像是一尊守护神,继续守护着公和村的现在和未来。

百年南阳书院的变迁

民国六年(1917年),公和街开市,与此同时,由彭寨士绅叶文石、叶子俊等倡建的南阳书院亦建成,承袭了晚清建筑风格,院内安奉有武帝的神位与孔子像。

书院有自己的产业,所收田租用于“振铎师经费”。每年重阳节,书院还会举办祭祀礼,这部分的费用,也是从田租里面来。

书院为何名唤“南阳”?有村民认为应作“南洋”,但从书院的对联来看,确为 “南阳”无疑,且“南阳”为叶氏郡望之一。

叶敬祥抄有南阳书院向着街市一面的对联,曰:“南邦宏治化,阳德焕人文。”

书院为当地文化重地,对联也多于别处,叶敬祥的小本子上,还记有另外几副对联,大约是用于市场的:“公道经权,一片山河开世界;和衷济众,三千海市接文明。”“上镇地灵,公平可取无涯利;南阳人杰,和气能生有道财。”“公辟商场,近悦远来徵富庶;余盈厘市,道交礼接兆祯祥。”这些对联,各俱文采,耐读耐品。

南阳书院开办不久,因为陈济棠主政广东时着力取缔私塾,创设新式学校,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公和创立乐群学校,(与民国《和平县志》记载略同),创始人是大隆人叶赓飏。董事长叶学健初定该校建在上营顶,后决定建在下营墩。楼上有“高瞻远瞩” 四字。校门两侧有联曰:“乐培小子,群育健儿。”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取消了保甲制,南阳书院旧址被征用为公和乡人民政府。

1961 年,南阳书院成为大队粮食仓库,各生产队的粮食集中于此处。同年,彭寨供销社在公和街办起了竹器社,不久又建了水力发电站,加工米粉、碾米等。

1963年—1964年,公和发展林业,种竹种果,后又大面积种茶,南阳书院成了茶场用地。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建了水泥厂。1981年,乐群学校因水泥厂生产影响教学,学校转给了县水泥厂。1998年,乐群学校又回到原校址办学。

如今,南阳书院已被废弃。进去参观时,还能看见之前使用这座屋宅的人钉上的“药房”“诊室”等白底红字小牌子。

南阳书院屋内墙上,还留有“团结紧张”四个美术大字。而在屋外,则有“坚决禁止非法生产黑火药烟花爆竹”的美术字,这是彭寨镇人民政府立的。这行美术字提醒着村民,1994年,公和管理区高圳上坪屋村发生的特大火药爆炸事故。

彭寨镇向来有着制造黑火药的传统,不少人家从清末开始就以此谋生。1999年6月出版的《和平县志》记载:墩史、公和管理区实行村、户联营,从事爆竹生产三四千人,主要产品有30多个品种,除在本县销售外,还远销江西省赣州,本省韶关、海陆丰等地。自从爆炸事故发生后,公和村再也没人从事这项危险的生计了。

先有宁泰寺,后有和平城

巨榕树身上有块指路牌,上面写有3个字:“宁泰寺”。

宁泰寺是和平县现存最古老的寺庙之一,始建于元朝,而和平县是在明正德十三年(1518年)才由王阳明奏设朝廷设立的,因此乡间一直流传着“先有宁泰寺,后有和平城”的传说。先有寺而后有和平县的寺院,在和平县并不少见,据民国三十年编印的《和平县志》所载,大概有9座,但难得的是,宁泰寺又是其中历史最为久远的一座。

宁泰寺里有一口大钟,高二尺三寸,围五尺八寸。钟上铸有很多字,据嘉庆《和平县志》载,其字为:“大元国广东道、循州管下义城乡宁泰里十二都平安镇,居住奉佛施财信士黄某、杨某、刘某,各施钞四十两,叶某、罗某、陈某、梁某各施钞二十两,张某、李某、方某、曾某各施钞十两,信女温氏、黎氏、胡氏、罗氏、叶氏各施钞四十两,合工铸造洪钟,冀各家平安、户户安康、四时无灾、八节有庆、恭干三宝。证明前代功德主:罗兴发、粱庆待、阮处可,善男信女等,功德分明。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重修,捐有香谷九石六斗,勒石,永为香灯之资”。

到民国三十年(1941年)左右修完的新一版的和平县志时,其寺尚完好,钟亦存。这寺,这钟,成名一时,引来不少邑人为之题咏。

清代,和平孝廉曾光祖曾为宁泰寺古钟题咏:

花雨松风别有天,回廊复看古钟悬。

三千界辟循州地,百八声传大德年。

栾列虫书疑瑟缩,纽交龙甲自蜿蜒。

独欣对宇溪前隔,时送清音到耳边。

另一位文人曾广具亦有诗题宁泰寺钟云:

回首循州久寂寥,洪钟旧款识前朝。

大元故国灰成劫,舍利先民姓尚标。

宝鼎有灵千佛护,昙花无恙一声遥。

多情金石搜罗遍,岁月禅林此最饶。

时至今日,经过历代重修,现占地大约有 500平方米的宁泰寺香火甚旺,由几位尼姑管理。当地人说,除附近乡镇村民,和平县其他镇和龙川县都有人前来上香。

参观完公和村,我们一行,趁着时间尚早,又往彭寨军屯围参观去了。彭寨镇内尚有保存较好的客家围龙屋12座之多,其中有名者是梅园书屋,其墩头蓝织品远近闻名。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本报记者 凌丽 文/图

编辑:梁轶伦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