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羽坛名将林丹退出国家队

简丹告别 深情祝福

2020-07-07 10:38:36 来源:


职业生涯666场胜利83.4%的超高胜率 66个单打冠军81个冠军头衔 20年20个世界冠军 拿下6次汤杯5次苏迪曼杯 5次问鼎世锦赛2次奥运摘金 唯一个双圈大满贯羽球选手

○本报综合新华网、网易、澎湃新闻7月6日报道 近日,林丹正式告别了他深爱的羽毛球。

他出自举国体制下的金牌之师,成为羽毛球运动的代名词;征战赛场之余,也在商界和时尚界齐头并进;斩获冠军无数,却不想用金牌去证明自己……


或许,在中国体坛,没有哪个运动员再像林丹这般个性张扬,又特立独行。


8年前,临近伦敦奥运会,林丹力排众议敲定了自传的书名——《直到世界尽头》。这出自于他最喜欢的《灌篮高手》片尾曲。他曾设想过,在这首BGM下各种各样的退役场景。


8年之后,37岁的林丹用寥寥不足500字,代替了曾经种种繁芜的设想,突如其来地完成了最简单的转身——“2000—2020,整整20年,我也要跟国家队说再见了,原来说出口真的很难。”


在又坚持了四年后,林丹毅然决然,卸下无数荣耀,亲手关上了自己第五次参加奥运会的大门。


姚明、刘翔、李娜、林丹……一个属于中国体育的巨星时代也就此画上休止符。


传奇都在看不见的背后


在常人眼中,坚持到37岁的年纪停下来,是需要勇气的。


但对于林丹,勇气只是梦想的一部分。


早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卫冕奥运金牌,书写一个时代的超级丹就可急流勇退,但他选择继续。


继续意味着日复一日的训练,纷至沓来的追赶者,还有经年累月积攒的伤病,没有人会在与时间竞逐的比赛中笑到最后,林丹也不例外。


去年,他连续输球的那段时间,网络上就出现了各种声音,甚至有矛头直指“林丹压制了年轻球员的成长空间”。


曾在赛场互为对手多年的马来西亚名宿黄综翰,形容林丹为“逆天而行”。失落之间,林丹只是淡然道,“所有的难,与你的梦想比起来,可以说都不算什么。”


谁都知道,东京是他职业生涯最后的梦想,他当然可以选择离开,一旦转身周遭的指责和自加的压力都会烟消云散,但他偏偏执着以待,“留下就是要面对很多,有些必然是不好的。但质疑、压力,跟你的理想、梦想来比的话,我觉得都算不上什么。”


里约奥运之前,林丹本可“激流勇退”。


这并不是他说说而已,长达20年的国家队生涯中,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归类为天才。


2004年雅典奥运会,“超级丹”的头衔给了年轻的林丹前所未有的压力,首轮出局让他被戏谑为“林一轮”——出局当晚的愤懑、懊悔和煎熬成了他真正崛起前的“最后一课”。


多年后回首这段经历,林丹曾向澎湃新闻记者坦露心迹,“我重振旗鼓的原因是我没有退路,我没给自己找借口,也没给自己任何余地,把一切看得很淡。”


他说自己从来不是一个爱找借口的运动员,所能做的就是往前走。


在北京奥运会前,他一直在和自己较劲,几乎每场训练都会摔拍。在铺天盖地的压力面前,他挺得过来,以一场兑现天赋完美比赛力克李宗伟,拿下了职业生涯第一枚奥运金牌。


那个时候的他,覆盖全场、进攻凶悍、爆发力惊人,但为了进一步增加统治力,他仍在2008年后开始痛苦的技术转型,增加防守线路、加强控制和拉吊。


在国家队,林丹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连队内训练赛都不愿意轻易丢一分。对于自己的要求,他近乎苛刻。


伦敦奥运会后,林丹休整了近一年的时间。有人猜测他行将退役,但2013年世锦赛上,排名跌至286位的林丹持外卡参赛夺冠,创造了历史。


当人们把这一切视作奇迹时,却并不清楚,在远离比赛的近一年里,无论是度假还是出席商业活动,林丹都会把体能教练带在身边,哪怕一些活动占用了训练时间,他也会自觉补足,“我希望自己回归时和一年前的自己没有区别。如果做不到,我宁愿不回归。”


有时候和教练谈心,他也会被问到哑口无言,“教练总问我为什么我这么拼?”最后教练自己得出结论:和那些同年的或比他小的运动员相比,林丹也许更热爱这项运动。


若不是年龄和伤病,以及新冠疫情,还有延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林丹或许会选择拼到最后,只是一切没有如果。


结束一个时代,留下更多思考


对于羽毛球这样的非职业化运动而言,运动员的职业生涯似乎以四年一届的奥运会来划分。


林丹并不喜欢这样以金牌衡量一切的方式,特别是北京奥运会夺冠后,他开始思考自己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2012年初,这个问题开始有了清晰的答案。出席伦敦的劳伦斯颁奖礼的他突然醍醐灌顶,“每一年我们中国体育界诞生这么多的新科世界冠军,不只是羽毛球这个项目。但真正有影响,或者像劳伦斯的主题‘运动改变世界’,或是改变人生的,很多还没能达到。”


“最主要的原因,首先要看这项运动是不是具备很大魅力,是不是让全世界各个国家的人都很喜欢,是不是面向全球,具备商业价值。有了这个平台,你才能去展现你个人的魅力。否则我觉得,就很局限。”


年轻时只想赢下每一场比赛的林丹开始超越输赢的层面,“输赢、冠军,那些对我都不是最重要的,否则年复一年,只会让我感到厌倦。”


他很清楚,在金牌之师,只有冠军才能证明自己,但他选择把推动羽毛球项目发展,作为自己存在的价值。


他并不在意对外界吐露心声,坦承奥运金牌,还有那只有那不到一平方米的冠军领奖台,并不是自己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舞台。


在多次采访中,他都会戏谑反问人们“为什么一定要赢?”——他不想被人误解:林丹这样的超级巨星只要想赢就一定能赢,因为成功并没有想象中容易。


在面对李宗伟的第二次奥运决赛对决前,他唯一的想法只是:比赛可以输,但不能让他轻易地赢。


他不厌其烦去纠正大多数人传统狭隘的体育观、胜负观和金牌观。他说直到年近30岁,才真正发现羽毛球的魅力,开始着迷于这项运动。


球场外,他拍写真经商,拓展着运动员可以达到的上限;在球场上,林丹毫不留情地炮轰“挂羊头卖狗肉”的羽毛球超级联赛,期待这个项目能有真正的改变。


不同于转投NBA的姚明,脱胎于举国体制后单飞的李娜,也不似安于训练比赛的刘翔,林丹创造了一个属于他的羽毛球时代,但这个中国现行体育制度下的先行者却无力真正扭转羽毛球的职业化。


他的感悟,他的坚持,给未来传统项目下的运动员勾画出了完全不同的可能。


但林丹依然只有一个,中国体育的一个巨星时代也随他落下大幕。


就像他千挑万选用作自传标题的那首歌《直到世界尽头》——用最燃的曲调,唱最悲伤的歌。


“我们这一代人对羽毛球这项运动所作的那一点贡献将伴随着后来者‘直到世界尽头’,羽毛球对我来说,不是某一个冠军,也不是某一刻的欣喜或伤心,而是从开始到结束的过程。”


写就于8年前的自传如今看来依旧那么应景:


“即便多年后林丹这个名字已经模糊得像一个符号,我会记得在青春似火的年纪,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北京冬奥组委签下四家官方供应商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