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杜鹃花开的时候

2016-06-17 18:02:45 来源:河源日报 谢雄鹰
春天来了,杜鹃花开了。

杜鹃花开得好红好红哟,红遍了山,红遍了坡,红遍了每一个有情人的心。

你说,杜鹃花美得独特,美得崇高,美得伟大,美得叫人景仰。它美在不与群芳争名斗利,而是在严寒的季节中悄悄地、默默地开放,以其绰约的丰姿、热烈的红色,显现春天的秀丽,生命的旺盛,青春的豪放。

你说,唯其如此,杜鹃花才在人们心中树起了崇高的形象,成为人们心中的宠儿,庭园中的贵宾。

你还说,杜鹃的历史也是一支颂歌。早在南宋景炎元年(公元1276年),南宋帝赵昱的妃子杨淑妃就十分宠爱它,并把它插在头发上,赐其名为“满山红”。唐代以前,杜鹃花已被当做名花引进庭园观赏,尼泊尔等国家还把它尊为国花。它的花不但好看,而且好吃,摘一朵放进嘴里,酸酸的,甜甜的,叫人留下一种无穷的余味。它的叶、茎、根还可以入药,是民间的医方。

你说,当你离开家乡,吻别我而奔向军营的时候,你什么也不需要,只需要一朵火红火红的杜鹃花……

我非常理解你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的缠绵情意。我极其乐意做你心中的红杜鹃,好时刻伴随你踏上军人的旅程,在疆场上开放,在军功章上闪光!

你离开我了,一步三回头地离开我了,带着我送给你的红杜鹃到部队去了。你说,等到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最盼望的应该是杜鹃花开的时刻,你会从部队带着立功的喜讯回来,看看家乡那片火红火红的杜鹃花——当然,这仅仅是一种托词,恋人神秘世界中的托词。我知道,你回来并非看家乡山野间的红杜鹃,而是看你心中的“红杜鹃”。

不久,我接到了你的来信。你说,你很失望。你说你服役的部队是武警部队,只能在城里担当治安、警卫的任务,不能在前线杀敌立功。我说,军人到哪里都是战场,到处都可以立功,只要你有为人民服务的想法。后来,你回信说说,你已习惯了武警部队的生活,忠于职守地维持城市的治安,保卫人民的安宁,还抓了几个流氓,踢飞了他们的匕首,将其擒获,受到了部队的表彰。

你说,你部队所在的城市很美,人们称其为花城。花城什么花都有,杜鹃花也有,只是它是庭园中栽培的,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家乡的红杜鹃美。家乡的红杜鹃多情、热烈、殷红,染红了山,染红了水,染红了你和我的心。
我在梦中不止一次地重复你说过的话,等待着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杜鹃花开的时节,你会从部队带着立功的喜讯回来看我,回来看家乡的红杜鹃,可是,这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你没能在战场上杀敌立功,没能在反击侵略者的枪林弹雨中战斗,却在鲜花包围着的大街上,被歹徒的匕首插入了心窝,夺去了生命!

……

如今,杜鹃花又开了,开得热烈,开得鲜艳,开得秀美,火红火红的,就像你生命中流淌着的血,染红了天,染红了地,染红了山,染红了水,染红了你和我的心,然后,又化作一束美丽的花环,在你的坟头,永远永远地开放,永远永远地光照人间!

我一千次一万次地呼唤着你的名字,望穿秋水,日思夜想,盼望着你的归来。然而,你责任太重,任务太紧,无法抽身回来看我,回来看家乡的红杜鹃。那么,就让我每年都去探望你吧,时间就在杜鹃花开的时候……
你可一定要等我呵!
编辑:米永霞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