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一位老木匠的坚守

2017-01-16 19:05:44 来源:河源日报 黄滨娜
在龙川县鹤市街,有家很老的木器铺。店铺很老,老得墙漆脱落,尘埃如雾。做木工的师傅也很老,老得两鬓斑白,步履蹒跚,但一双长满老茧的手仍然灵活有劲。

很少人知道他的名字,镇上的人都叫他“老木匠”。走进铺子,暗淡的光线,安静之极,和外面的喧嚣截然相反。“老木匠”姓黄,祖籍黄布镇欧江村,几十年前随父亲到鹤市街安家立业。在父亲的传授下干起木工活,一干就是一辈子。

身在乡村,做的自然是当地人们需要的木器。吊水的木桶、切菜的砧板、方形的小板凳、晒谷用的木扒子,还有儿童用的小黑板。

乡下木器的种类虽然很多,却很简洁,非方即圆,方多圆少,线条笔直流畅。像铁锹柄、做豆腐用的木框,甚至箱柜;也有些比较复杂,但没有一处是多余的,像梨地的梨弯、播种的耧,弯弯曲曲,就显出木匠手艺的高低,以及匠心所在了。

乡村的木器,味道独特,本身的木器和泥土的气味混杂在一处,就有了家乡的味道。老木匠每天早上7点就来到铺子里,一个人开门,一个人把木器摆到店外,一个人拉着锯子来回在木板上转动。老人一丝不苟的样子,那么专注和认真,仿佛手上做着的是一件全世界最精美的工艺品,仅管手上刨的只是一个铁锹柄。

刨花不断从刨子上面飞出来,脚边的刨花堆得越多他做得越欢快,即使需要这些物品的人越来越少。他喜欢原始的木头经过自己手慢慢做出成品的感觉,在他眼里,它们有温度,有生气,也让使用它的人感到温暖。

店里有人来,不管是否熟识,他总会告诉来人:这是搓衣板,这是小板凳,这是木箱。提起木箱,他浑浊的眼神变得明亮有神,他的语气充满了久违的自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这小木箱可火了!每逢镇上有考上龙川一中的新生,总会在他这里买上一个新箱子,装行李、书籍。 然后,满怀希望地提着他做的小箱子上县里最好的中学。
他不知道,更多的人带着他做的木箱子一直用到上大学,甚至飘洋过海到国外。

当年的事情是那么遥远,即使已经远去也一直在他心里,从来不会褪去。当他环顾周围,唯一让他怅然若失的是,从前他的搭档有好几个,现在只剩下他一个。陪伴他的是墙角的收音机,还有墙上一个老人的画像,那是他最敬爱的毛主席。

他的儿女都在大城市工作,多次请求他到城里一起生活。他微笑着拒绝了,他要守着他的木件,守着他的木刨,守着他的匠心和故乡。他愿意每天用手心的温度去磨搓坚韧的木头,他愿意乡亲们时至今日还能用上手工做的木器,虽然不是很精美,却饱含他执著的匠心。

傍晚,当所有的客人散去,他就开始收拾木件,然后关上大门推着自行车往家的方向走。走走停停,回头看看他生活了几十年的鹤市街,耳边又响起老父亲的话:孩子,回来吧。爸爸需要你,这份手艺需要你。

那一年,他18岁,考上韶关一所农校。正当他意气风发准备离家求学的时候,家境的艰辛使父亲渴求他放弃学业,继承祖业。为了亲情,他默然地拾起木刨当了一名木匠,一直到白发爬满了他的头顶。
编辑:米永霞
    上一篇:小欢喜
    下一篇:冬来,做几件事去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