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欢喜冤家

2017-05-03 17:20:33 来源:河源日报 谢淑敏
二宝出生那一年,大宝刚好10岁。

记得二宝还在我肚子里的时候,我问大宝:“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大宝答:“我想要个姐姐!”看来大宝对这个即将出生的小生命,似乎并不怎么欢迎,可当二宝真的呱呱坠地了,她比谁都兴奋。那天下午,刚把出生一个星期的二宝从市妇幼保健院抱进家门,大宝就乐呵呵地迎了上来,随着我们走进了卧室,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襁褓中那个酣睡着的小人儿看。我问大宝:“你觉得弟弟像谁?”大宝咧嘴一笑:“当然是像我!”

必须承认,大宝这个姐姐起初是非常称职的:二宝一哭,她会立马从电视机前冲过来,把小家伙从床上抱起来哄他;我和宝爸每天晚上给小家伙洗澡时,她会主动过来帮忙打下手;就连她给二宝喂奶、换尿不湿的动作,也一天比一天娴熟起来了。

然而,没过多久,大宝的态度悄悄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不怎么乐意搭理二宝了,一回到家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有时,看见我和宝爸在笑哈哈地逗二宝,她的眼神马上会变得哀怨起来。

渐渐地,二宝会走路了,会说话了,开始有自己的个性和主见了,大宝对二宝的排斥和不满也越发明显了。二宝虽小,却也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主。原本温馨的家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姐弟俩一言不合就开战:争宠、争玩具、争菜、争零食、争发言权、争电视遥控器……毕竟力量悬殊,每次都是以二宝的失败而告终。二宝总是一边哇哇大哭,一边用求助的眼神看着我,而大宝斜睨着他,总是一脸的神气。有时我真的很生气,觉得大宝很不懂事,忍不住就会呵斥她:“你比弟弟大10岁呢!为什么不能让着他呢?”大宝总是不服气地冲着我嚷嚷:“就不让!偏心眼!”噎得我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那个星期六的上午,天气很好,我和宝爸想带姐弟俩去公园玩,二宝得知后兴高采烈,一直催我们快点走,大宝却索然无味,撂下一句话扭头就进了房间:“我不去,你们一家三口去吧!”这句话像一声响雷,猝不及防地在我耳边炸开,震得我心头一颤。看着大宝落寞的背影,我突然兴致全无。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回放,我突然之间开始理解大宝了。毕竟,在过去的10年时间里,因为是独生女,大宝在这个家里一直享受着众星捧月般的待遇,而现在,我们却把生活的重心完全转移到了二宝身上,天天围着二宝转,给他喂奶、喂粥、把尿、洗澡……忙得不可开交,别说陪大宝,就连辅导大宝做功课,都得见缝插针。也许,在大宝的心目中,二宝就是一个可恶的掠夺者,把原本属于她一个人的东西都抢走了,而我和宝爸作为她最在乎的人,偏偏还总是为了二宝责骂她,她又怎么能欣然地接受二宝呢?

从那以后,每当大宝和二宝发生矛盾时,我开始有意无意地把感情的天平从弱势的二宝倾向强势的大宝,不再为二宝的哭声和求助而心软,也不再对大宝说“弟弟比你小,不懂事,你就让着他”这样的话,要么袖手旁观,要么走为上计,让他们姐弟俩自己处理和解决矛盾。而在那些姐弟俩相安无事的日子里,只要一逮着机会,我就会有意无意地当着大宝的面,对二宝说:“姐姐读书可认真了,刚刚考了第一名呢!姐姐厉不厉害?”“姐姐把碗筷洗得真干净!”“姐姐小时候打针可从来不哭,你要向姐姐学习哦!”虽然大宝听了总是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我知道,她心里其实乐着呢!平日里若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也总是当着大宝的面分成两份,通常都会给她分多一点,给二宝分少一点。渐渐地,大宝曾经严重失衡的心终于有所触动了。一天,我无意中看到她写的一篇日记,上面有这么一段话:“没错,爸爸妈妈就是偏心,他们一直都偏向我!”直到这时,压在我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才终于卸了下来。

虽然姐弟俩相处免不了还是会磕磕碰碰,但是,我无比欣慰地发现,大宝在二宝的面前也悄悄地变得柔软起来了:和同学出去逛街,回来时会买点玩具或零食送给二宝;二宝生病住院的时候,会关切地打电话来询问二宝的病情;闲暇的时候,还会主动给二宝讲故事。而二宝,和这个比他大10岁的姐姐也越来越亲昵了。

大宝 13岁那年,如愿考上了市里一所优质的寄宿学校,到周五才坐校车回来。每当大宝打开家门,二宝就会扑上去,紧紧地抱住她的腿,大宝马上蹲下来,伸出双手轻轻地环抱着他,撇撇嘴说道:“嗤,好像我跟你很要好似的!”语气虽不屑,眼神里却多了一丝丝温柔,一丝丝宠溺。

每每这时,我站在旁边看着这对欢喜冤家,眼前总会闪现出3年前的那个下午,大宝乐呵呵地跑过来迎接二宝的样子。
编辑:米永霞
    上一篇:凤凰花及其他
    下一篇:与俗世温暖相拥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