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2017-05-26 17:01:38 来源:河源日报 和平县文联

本期推出和平县古体诗词写作新人专版,后附和平县文联副主席叶力为先生的评析。推出这一专版,不但可鼓励和培育新人,而且可普及对国学的传承,特别是对古诗词的鉴赏及习作肯定有所裨益。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希望7位作者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勤于创作,在诗词的田野里辛勤耕耘,获得丰硕的收获。


■评析

受县诗词协会的委托,冒昧地对和平文艺第57期古诗词进行评析。因本人水平所限,评析文字肯定有诸多不当之处。斗胆抛砖,以期引玉。欢迎作者读者来信来电指谬,若如愿,实乃诗词之大幸也。
 (叶力为)



□何伟雄
(男,和平县优胜镇人,现任和平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主任。)

仙人掌

刺身貌不扬,四季素颜妆。
瘠土风餐宿,荒坡沐日光。
寒门添锦绣,王谢独清香。
铁骨柔情见,花开赛洛阳。

注:王谢,泛指贵族名门。洛阳,指牡丹花。

春游越王山

天近红霞染,险峰肆纵横。
抬头山俊秀,俯首水清澄。
野鸟跳枝唱,游人踏步惊。
安边功不朽,千古越王名。

杜鹃花

春光涂艳色,山野染彤霞。
疑是子规血,滴成枝上花。

暮春

水雾杂山烟,冥冥不见天。
乐歌飞鸟唱,神曲涧溪弹。
老树芽儿嫩,残花蕊瓣干。
春光成暮色,再见是明年。

古村

巷深烟袅袅,老妇催归早。
残壁映余晖,夕阳无限好。

留守村妇

凭栏一抹红,独自守房空。
双蝶飞檐过,相思泪眼朦。

雨淋即景

雨梳毛竹翠,风过洒珍珠。
小鸟东西啭,寻声近却无。

评析:

作者在繁忙的公务之余,着诗心于生活,发机杼于笔墨,实在难得。观其诗,语言流畅达意,修辞运用娴熟。非多读多写,庶难有此中规中矩之习作。为诗为文,在多读多写的同时,还要多思。所谓灵感,皆从思考中来,否则,只是拾人牙慧而已。本版所选的这7首诗,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如《仙人掌》,前三联极尽仙人掌的高雅坚强,结句以“花开赛洛阳”(比洛阳的牡丹还要美)收束,以对比的手法赞美仙人掌,读后使人真切感受到仙人掌的品格。章法严密,意象饱满。

7首习作,作者虽未标明是绝句或律诗,但从行文及章法看,其意愿是按照绝句或律诗的格式来写的。不管是绝句还是律诗,皆需讲究起承转合。起承转合有其内在的必然联系,环环相扣,写作时应仔细琢磨,使全诗浑然一体,方为上品。若失之偏颇,必然影响到主旨的表达。如《留守村妇》的承句“独自守房空”是上接“凭栏一抹红”的,但分析句意,承句(守房空)并不是在起句(凭栏看见晚霞,临近日暮)上的延续或递进,起句写景,承句叙述,给人以脱节突兀之感。古诗词的炼字也是写作的必修课。守房空就是一个人在家的意思,前面的“独自”就显得多余了。如果在斟酌时能发现此问题,料必会另起炉灶。在编辑的过程中,评者试调整为“凭栏一抹红,不忍面房空”(傍晚,不忍独对罗帐,于是默默出来凭栏看着远方透透气,而暮色已经悄悄降临矣),两句就有了紧密的关联(也即是有起有承),在此仅供作者参考。起承转合是近体诗的章法要求,而绝句尤为明显。作近体诗时应加以留意,不可偏失。

而律诗不但讲究起承转合,中间两联的对仗要求也甚为严格。对仗越工整越佳,若失对,则影响律诗的音韵美。《仙人掌》中的颔联“瘠土风餐宿,荒坡沐日光”选取的意象准确,可惜对仗欠工。两句的后三字“风/餐宿”和“沐/日光”,前为主谓结构,后为动宾结构。另“餐宿”为并列结构,“日光”为偏正结构。虽是小疵,不可不慎,能避当避。


□叶志勐
(男,和平县贝墩镇人。中专毕业后司职海员,后经商。)

舟过南海

日近虞渊隐,凄然洒万金。
彤云淡鳞甲,千里冷风侵。
寂然怜鹤影,渺渺迹难寻。
我行何恻恻,十年在海心。

注:虞渊:《淮南子》云:至于虞渊,是谓黄昏。

偶至浰源逢雨

人至中年方觉苦,
无端到此受风雨。
危岩壁嶂暗天光,
借问何方吾隐处。

登紫云嶂

久有凌云志,今日始攀援。
密林蓄玉魄,乱石砌昆仑。
荒洞问兽迹,悬崖叩鹰门。
北阅三南境,西溯九连源。
东江陈玉带,晴光沐乾坤。
登高诚不易,感身竟难论。

评析:

因作者曾司职海员,十年漂泊于五洲四海,故对生活的艰难感触比常人要深。《舟过南海》通过对夕阳、暮云、鹤影等景物凄暗的描写作铺垫,道出了心中“我行何恻恻,十年在海心”的无奈心境。《偶至浰源逢雨》中的“借问何方吾隐处”,则道出了心中迷茫疲倦之情。人有七情六欲,有悲有喜。我们不能把写悲伤彷徨看成是什么负能量。要将自己内心世界通过诗句表达出来,没真正的感触,没一定的文字功底还真的“负”不起来。至如此两首之炼字,如“怜”、“隐”等字,在达意上尚未精准到位,可再斟酌。《登紫云嶂》表达的是另一种心境。“密林蓄玉魄,乱石砌昆仑。荒洞问兽迹,悬崖叩鹰门”极尽山之高、险、奇。所谓诗中有句,此二联堪得其旨。可惜的是第五联失于泛泛,且与上联有重复之嫌,没能进一步拓开升华。结句“登高诚不易,感身竟难论”回应首联“久有凌云志,今日始攀援”,道出了所悟所叹,读后有浑然一体之感,章法布局得当,作为初学者是至为难得的。

但凡为诗,首重心声。如杜甫之“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嫉愤也;李白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不屑也;苏轼的“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余”,自信也;李清照的“怎一个愁字了得”,哀婉也;鲁迅的“我以我血荐轩辕”,慷慨也……历代大家,心声诉诸文字,不胜枚举。诗家融心声于意象,铺垫充分,故能感人。今之诗者,多流于空吼,浅薄草率,以致通病流滥。初学者不可不慎。

从行文可看出,作者对格律还没深入涉猎。若假以时日,致力于音律一道,使内容与形式更有机地结合,当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张彩霞
(女,和平县合水镇人,广东省作协会员。现供职于佛山顺德某中学。)

醉花阴·冬树

兀立岩前山风镂,月挂清辉漏。抖落世尘嚣,不计春秋,漫着琼枝秀。
任他雨雪人知否,独自朝阳候。最是笔中留,骚客轻吟,绿意春光透。

踏莎行·墙头种花

花种墙头,巧编玉绶。缤纷溢彩韶光秀。蝶蜂武罢雀啾啾,轩前生意闹清牖。
碧玉常舒,冰心剔透。春风秋月何曾囿。情怀浇得四时春,天香共叠书香厚。

蝶恋花·人工湖遇春

水皱一汪春浅荡,堤岸依依,柳叶芽初长。舴艋扁舟湖面荡,鱼儿一串扑啦响。
鹤影翩翩云际上,四面青山,绿映波光漾。细雨携风频送桨,莺歌燕语逐轻浪。

一剪梅·秋暮

天气新凉草渐黄,轻踩柔风,往水边乡。斜阳夕照泛漪红,江面微澜,人影方长。
一叶孤舟暮色苍,老妪摇秋,戴月归航。潾潾波动苇风悠,柳岸深深,何处容舱。

南乡子·春茗

归燕画春笺,荟萃一堂自美闲。把盏畅谈今古事,心欢,斜日悠悠淌绿帘。
识尽过江帆,不误繁花对浅寒。遥想兰亭骚客聚,何酣,狂放一时作醉仙。


评析:

说到词,人们一定会想起李清照。李清照在《词论》中说道:“至晏元献(晏殊——编者注,下同)、欧阳永叔(欧阳修)、苏子瞻(苏轼),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何耶?盖诗文分平侧,而歌词分五音,又分五声,又分六律,又分清浊轻重。……王介甫(王安石)、曾子固(曾巩),文章似西汉,若作一小歌词,则人必绝倒,不可读也。乃知词别是一家,知之者少。”用白话意译便是:到了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这些人,他们学究天人,填这些小歌词,应该如拿着葫芦瓢去大海里舀一勺水一样容易,但他们填的词不过是像写诗一样雕饰罢了,所作之词往往不协音律,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诗和文章只分平仄,但词却要分五音(宫商角徵羽),又分五声(阴平、阳平、上、去、入),又分六律(黄钟、太簇、姑洗、蕤宾、夷则、无射),还要分发音的清、浊、轻、重……王介甫(王安石)、曾子固(曾巩),他们的文章有西汉的风格,但他们所填的词,只怕会让人笑倒,因为这样的词读不下去啊。从中可知道填词是自成一家体系的,而掌握的人却很少。

在李清照看来,欧苏王曾这样的大文豪填的词都不甚合规矩,我们要填词那还不比登天摘月还难?这要以历史的眼光来看问题。词起初是用来唱的,所以就有所谓的五音五声六律清浊轻重这些专业规定。而后期的填词主要还是与诗歌一样供人阅读的。所以就没那么多规矩了。但,词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学体裁,虽与诗接近,但还是有它的特性的。如语言的运用,若与诗的语言一样,则会有沉闷之感。词的语言比较生活化,相对比较平白,但又不可落入白话俗气,这就是往往使人感到填词比写诗难的原因。

《踏莎行·墙头种花》的上阕每句最后一个字都在同一个声部上,犯了“撞韵”的忌讳,读来缺少音韵的美感,这就是语言的问题。非押韵句的最后一字发音离韵部之音越远越好,读来方有错落之美感。《南乡子·春茗》中的“美闲”,有生造之嫌。这些都是应该注意的。

读罢五首词作,作者给人第一印象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尽管有不足之处,但《冬树》写出了坚强,《墙头种花》写出了高雅,《人工湖遇春》写出了明快,《秋暮》写出了关切,《春茗》写出了疏逸。写景状物,抒发情怀,功底扎实。其中不乏好句,如“情怀浇得四时春,天香共叠书香厚”的想象,“一叶孤舟暮色苍,老妪摇秋,戴月归航”的描写,读来心旷神怡,实为难得。


□叶春海(男,201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主修中国山水画。现为和平县阳明中学教师,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中国画导师(何加林)班学员。)

喜南风转北风

画室玻璃挂水晶,
霏霏半月盼回晴。
咋闻一夜北风起,
裱板时传绷纸声。

注:裱板,指装裱时托底后用以使画心自然晾干而粘贴画心的木板。

读夏珪《梧竹溪堂图》

堂外阶前竹影斜,
黛山轻抹半边家。
醉心不觉风来晚,
梧叶双勾胜似花。

注:半边,指南宋山水画大家夏珪,与马远并称。因常作边角小景山水,故有马一角夏半边之说。
        双勾,国画的一种技法。

蓝田写生归后初雪

古有右丞蕉墨雪,
而今只见辋川山。
寒风一夜皑皑遍,
四望茫茫尽素颜。

注:蕉墨雪:用蕉墨画雪。

评析:

作者所作3首诗内容都是与专业中国画有关联的题材。3首诗立意皆不同,或欣喜,或感慨。其中《喜南风转北风》反映出作者观察的入微,养成这样的良好习惯对写作的帮助是非常大的。《喜南风转北风》全篇未着一“喜”字,结句以纸声来表达喜悦之情,可谓无声胜有声。《蓝田写生归后初雪》以景作结,古人谓“景语即情语”,此种写法,往往比平铺直叙效果更佳。《读夏珪〈梧竹溪堂图〉》的结句则是该诗的败笔。结句,也就是绝句中的“合”。所谓合,有“总括”的意思,全诗主旨之所在。观画后的感受单单以“梧叶双勾胜似花”作结,显得单薄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没将主题升华。诗词之结句最见功力,故为诗者不可忽视。

□谢国平
(男,和平县阳明镇人。现任和平县教育局小教室主任。)

留守学童

父劳珠江畔,母累深圳湾。
兄妹留祖屋,解题煮三餐。
仲秋通电话,春日返家园。
小妹拍手笑,长兄泪潸潸。

犹豫

鸿门一迟疑,垓下失戎机。
雄杰魂如在,泉台可反思。

评析:

第一首若以律诗观之,多有出律之处,未标五律则为古风,若能格律之则更佳。优点是选材能反映社会现状,诗中有画面感,生活气息浓郁。不足的是,遣词造句尚有商榷之处。如首联可将父母外出务工以一句表达。另,学童的生活现状描述只在尾联使用了修辞手法。中间两联失之于平铺直叙,损于诗味。

第二首属咏史诗。四句起承转合分明,构思得咏史之法。可惜诗题欠佳,未能总领全诗。若改为“咏项羽”或“项王叹”或许更好些。诗题的形式多样,有总领,有诗旨,亦有以序言代题,须用心揣摩方得要领。


□张小新
(男,和平县上陵镇人。现任和平县龙湖学校办公室主任。)

卜算子·不归

寒雨罩庭花,檐架空巢燕。窗外斜摇病瘦梅,篱竹呀呀念。
折柳小栏边,彩蝶环飞羡。曾约来年腊月时,不见归来面。

更漏子·猪八戒

戏嫦娥,贬凡界,玄奘赐名八戒。盘丝洞,翠云山,西行万万关。
性痴憨,人淳俭,世俗男儿模范。人犹记,高老庄,翠兰催返乡。

忆秦娥·无题

冬日薄,梅堆叶散寒风恶。寒风恶,青缸明暗,子规咿弱。
人生苦短长寥落,纵有情怀无由着。无由着,谁怜昨夜,醉扶东阁。

注:青缸,即青灯。 宋·李清照 《好事近》词:“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 清 龚自珍 《隔溪梅令》词:“林檎叶叶拂僧窗,闪青缸。”

点绛唇·慈母

两鬓生华,几多劳苦为儿女。几多酸楚,孤寂悄悄语。
空巢独守,春夏几番苦雨。对经岁,如何烹煮?条理可失序?

评语:

本版选登张小新4首词。 《卜算子·不归》写的是儿女情长,《忆秦娥·无题》写的是人生感慨,《更漏子·猪八戒》寄情于小说人物,《点绛唇·慈母》接近写实。从行文的风格看,《更漏子·猪八戒》有山东快板的味道,平白活泼。其余三首则有慢板的味道。诗词都非常重视意象的捕捉与提炼。意象的丰满与否,直接影响到情感表达的效果。从意象的刻画来分析,《卜算子·不归》通过寒雨弥漫、空巢离燕、病梅斜倚、竹丛有声、彩蝶环飞等意象的刻画,烘托了思念惆怅之情,明显好于另三首,所以比较感人。“明月夜,短松冈”,“雁过也,却是去年相识”,“一片神鸦社鼓”等千古名句,就是作者通过提炼后的艺术再现,情景交融,催人泪下。故在诗词创作时,要根据主旨的需要提取意象,着力其中,自能产生“斜阳脉脉水悠悠”的艺术效果。主旨的集中也是初学者不可忽略的。《点绛唇·慈母》的结句“条理可失序”就不是写母亲了,给人有“散”的感觉。

从行文看,作者的文言功底比较扎实,所以遣词造句比较自如。如果能多思考,多动笔,相信来日不但能写小桥流水,而且能放棹浩瀚,唱大江东去矣!


□叶燕婷
(女,和平县长塘镇人。现供职于和平县人民医院。)

上陵将军山观音庙

红尘修已久,谁个见如来。
翠竹翻新绿,轻岚抚古槐。
山深藤绕树,水浅石生苔。
但慕岩前燕,悠闲戏水隈。

雨后彩虹

昨日龙王意兴浓,
槎城泼彩送天风。
云开雨歇九仙降,
长袖翩然化彩虹。

评析:

诗词之有别于其它文体,一是修辞的大量使用,古人谓赋比兴是也。二是想象的奇特。若离开了这两点,必流于直白,索然无味了。《雨后彩虹》写彩虹是九天仙子的长袖变化而成,就是运用了奇特的想象,写出了新意。但将下雨想象为“泼彩”,显然有过犹不及之感。而《上陵将军山观音庙》通过“谁个见如来”的疑问,道出了诗人向往自然,追求闲逸的心境。虽非高古之作,但诗句有画面感,可圈可点。

编辑:米永霞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