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客家端午挂葛藤

2017-05-30 18:12:55 来源:河源日报 袁贤民
农历五月初五端阳,客家俗称“五月节”,是继春节、中秋的第三大传统节日。这天,各家各户一大早便忙着采石菖蒲、艾草、泽兰、九节枫、荨麻等百草,以备午时煎汤沐浴,祛除百病。此外,门楣上也插石菖蒲和艾草,或悬挂艾虎(艾草编成的虎形门饰),有辟恶、招福的寓意。过去,客家儿童还有佩香囊、戴长命缕之俗。香囊内装有朱砂、雄黄、干香草、香药等,清香四溢而色彩艳丽,是辟邪、消灾的吉祥物。长命缕多系在小儿、妇女甚至男性的手臂上,作为岁时饰品。

客家人端午吃粽子、赛龙舟、喝雄黄酒,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最独特的风俗,莫过于端午挂葛藤,这是客家端午节俗有别于其他汉族民系的主要标志。

有家就有门,甚至门就代表着家,所谓“家门”“门风”大抵如此。五月初五家家户户悬蒲挂艾最平常不过,但客家人的门楣却必定还要装饰一条条葛藤,一为避邪、驱凶,一为纪念客家祖地宁化石壁那位孝义感人的客家妇女。

客家端午挂葛藤习俗始于唐末,其民俗起源与黄巢起义有关。相传黄巢起义军由北往南转战到闽西宁化一带时,路上遇到一个大嫂身背一个十一二岁的大男孩,手牵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蓬头垢面,拼命狂奔以避战乱。黄巢见状,好生奇怪,便跃马上前问那大嫂怎么回事。大嫂说:“这个大男孩是我哥嫂的遗孤,他们两个都在战乱中遇难死了,这是他们的独苗;而这个小男孩是我自己的孩子。因此,我宁愿让自己的孩子吃苦受累,也要保住我哥嫂孩子的性命,让他长大成人,接续一脉香火。”黄巢听罢,仰天长叹,便告诉那位妇女说:“黄巢的兵是保护穷人的,你到新的地方以后,记住在门框上挂起新鲜的葛藤,我回到军营后便会晓谕自己的士兵,不要骚扰门前挂有葛藤的人家,你快走吧!”大嫂目睹黄巢骑马离去,就把这个消息告诉沿途的客家乡亲。不久,他们来到了客家祖地石壁村,家家户户门上都挂起了绿色的葛藤。黄巢大军狂风般席卷而过,因为挂葛藤的缘故,石壁的客家人免遭了战争的洗劫。

事后,石壁人把葛藤当作吉祥物,每到端午节,家家户户都挂葛藤,并将村名改为“葛藤坑”。此村就是现在宁化县石壁镇南田村,距石壁村不到5公里。石壁葛藤坑的传说,自宁化到梅县到台湾都广为流传,具体情节都大致相同。

随着明代闽西、赣南、粤东北客家人大量迁到湖南长沙、湘潭、浏阳等地,端午挂葛藤之俗也随之传播到湖南湘中地区,且清代地方志对于此也多有记载。清嘉庆二十二年《长沙县志》载曰:“端午,户悬葛藤、蒲艾,和雄黄酒饮之,且以涂小儿,或佩符蒜辟毒。”清同治六年《宁乡县志》载:“(端午)乡城门户多悬蒲艾、葛藤,饮雄黄、朱砂酒……”清同治十三年《益阳县志》载:“端午,悬葛藤、蒲艾于门,切菖蒲和雄黄酒饮之,并以涂小儿,或佩符蒜辟毒。”现时,浏阳、湘潭等仍多有客家人聚居,并传承极其纯正的客家传统文化。不难看出,客家人在湘中地区立足之后,一方面吸收当地文化的精华,一方面又将客家文化发扬光大,不仅在子孙后裔中一脉相传,而且还不同程度地影响着非客家族群。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客家地区也常见移风易俗之事。但千年过后,在客家祖地宁化石壁,端午这天仍可见家家户户门前挂葛藤,以保平安,以求吉祥。
编辑:米永霞
    上一篇:粽子
    下一篇:五月五(散文诗)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