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卧听秋声入梦帘

2017-10-24 17:14:34 来源:河源日报 任随平
秋天是会开口说话的季节,不是么?单就一个秋字已让人醉眼朦胧,梦呓不断,更别说秋风过处,层林尽染,雁阵南归,大地丰腴。

尤其是当你身处乡下的时候。

春天耕播的籽种,夏天成长的热望都在这时候羽翅丰满,个个翘首而望,等待风的马车将它们驮回谷仓,因此,秋声便有着谷物成熟的旋律。阳光浓郁的午后,你可以随着一阵谷香徐来的清风走向纵横阡陌,不要步履匆匆,秋天本就是个慢节奏的季节。累了的时候,你就随意靠着田间地头的树荫斜倚而卧,听风送来豆荚开裂的哔啵声,听玉米林深处沙沙作响的玉米叶擦拭时光声,听秋虫冷不丁叫出来的呼朋唤友声,听低处的小河运送蛙鸣声,听羊群追赶水草奔走的踢踏声……因此,秋日的阡陌田畴是一部奇妙的和声,任何一个声部都可将你灌醉,就像那一小勺一小勺奔走而过的秋风,灌进你的耳鼓,也灌进你的魂灵深处,在你悉心静听的时候。

而当夜色围拢,一场微雨淅淅沥沥之时,万物的喧嚣终将归去,留给秋夜的唯有安谧和独守了。但这时候,亦是秋声入耳时。

乡间屋舍自是砖木搭建,青青的瓦舍,木质的廊檐,木质的床榻斜斜地倚在墙角,依着床榻的必是一盏昏黄如豆的台灯,轻轻地拧开开关,不必太亮,只要照得见杯盏就好。水是井水,茶是新茶,氤氲的水气随着茶叶的浮沉丝丝缕缕地漂浮开来,临近窗玻璃的时候附着上去,窗玻璃上洇湿出一片混混沌沌的天地。这时候,书是翻开着的,线装抑或古旧书籍,借着昏昏黄黄的灯火散发出淡淡的古旧气息,而你我最好顺着床榻轻身仰躺着,就这样,既够得着杯盏,亦靠得着窗棂,书本上的故事亦能安安静静入得了心间。而窗外,丝雨正在徐徐地落着,落得久了,就顺着瓦檐落下来,叮咚一声摔碎在檐下,而这叮咚声也只是挤过窗棂的缝隙,恰恰被你我听到,不急,不烦,像一首乐曲恰到好处的旋律,从弦上蹦出来,复又落在弦上,又被手指弹拨出去,萦萦绕绕而不断离。古人偏爱在秋夜读书习字作文章,或许,也是因为这种境界吧。

当然,其间少不得三几声狗吠牛羊唤草声,但这纯净的呼唤,又能令谁心生烦闷呢?愈发让夜更显静谧与安详,愈是静谧,愈是令人心生怜惜。夜深处的那一声吱咛,不是推门而出的人不小心撞响的门环声么?

及至夜色消隐,独守夜色的人早已被夜色所迷醉,唯有丝丝缕缕的秋声,掀动帘布入得梦来。
编辑:米永霞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