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跟着妈妈“拉姐婆”

2018-03-16 17:51:51 来源:河源日报 杨宏伶
  记得我小的时候,那时过年最开心的就是跟着妈妈“拉姐婆”。“姐婆”是我们的客家方言,意思是外婆;“拉姐婆”就是去外婆家。

  “姐婆”的家就在隔壁镇敬梓镇,算不上远。但印象中,妈妈很少回“姐婆”家,每当端午、中秋才去,我们全家一齐出动的也就只有过年这一回。

  当我对一家人逢年过节一起去“拉姐婆”有印象时,我妈已是五个小孩的妈了,全能的家庭主妇,耕田、种菜、养牲口、上山弄柴火,样样精干。我爸兜兜转转还是继续做农村教师,两袖清风,一贫如洗。家庭的艰辛可想而知,这也是只能在年节我们才能跟着妈妈回娘家的缘故。

  那时候“拉姐婆”是我家的头等大事。妈妈拿出平时压在箱底舍不得穿的最漂亮的衣服穿上,在镜子前照了又照,从头到脚梳理了一遍又一遍,生怕有一丁点的纰漏。嘴里还喃喃自语:“回娘家一定要穿好点,‘没食没人知,没着没听企(客家谚语)’,不要每次穿一样的衣服。一年到头就一件‘见人’的衣服,让娘家知道了多不好……”其实我家的生活就是那么艰难,不要说妈妈,就算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一年也买不了两件新衣服。姐姐穿短了的衣服给我穿,我穿短了的衣服给妹妹接着穿……其实那时候农村的家庭都差不多,农村的孩子都是这样过来的。可想而知,过年穿着漂漂亮亮的新衣服去“姐婆”家该有多幸福!

  小时候觉得“姐婆”的家好远好远,必须要踩着单车去。大年初四就是大家约定俗成走亲戚的日子。去“姐婆”家要经过中坝圩的那段必经之路那天异常拥堵,自行车根本骑不动,花了半天的时间,一家人总算从人流旋涡中挤了出来。通向“姐婆”家的公路夹在庄稼和琴江河中间,路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走路的,骑自行车的,拖儿带女的,拎着大包小包的……行人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幸福也是一样的。偶尔会有大客车经过,卷起滚滚灰尘。

  都不知是公路绕着河流走,还是河流依着公路流,公路和河流就这样蜿蜒延伸到远方,一直到“姐婆”的家门前……我就这样坐在爸爸的单车尾座上,爬坡、下坡,一路晃晃悠悠这才到了“姐婆”家。

  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会被“姐婆”留下来住一晚,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争着要和“姐婆”一起睡。“姐婆”一肚子的谜语和故事,好像永远也讲不完。每到夜晚熄灯以后,谜语大会、故事会就开始了。我所知道的客家谜语几乎全是从“姐婆”那里听来的,还有流传紫金的民间故事等等也是从“姐婆”那里听来的……

  如今,时过境迁,通向“姐婆”家的公路铺上了混凝土,路上奔驰的都是摩托、小汽车……如今妈妈已在惠州定居,因为严重晕车,所以平时很少回老家;我的“姐婆”也快九十岁了,年纪大了,人也有些懵懵懂懂,再也不能给我们猜谜语讲故事了;爸爸已去世了,我再也不能坐他的单车后尾座……但是每一年,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跟着妈妈一起去“拉姐婆”,感受一家人团聚的喜悦。
编辑:戴珍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