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抓石子

2018-09-20 18:58:22 来源:河源日报 康兆妮
傍晚,我和闺蜜们漫步东江河畔,河堤上那些形状、大小都似鹌鹑蛋的小石子引起了我们的兴致,捡一把,玩起“抓石子”的游戏,我们那五彩缤纷的童年,随着这些圆溜溜的石块,“咚咚咚”地踏步而来。

抓石子,我们叫“抓子里”,也叫“拾子儿”“缴子里”。一种用小石子作为道具,几个小伙伴围坐在地上玩的游戏。小石子的颗数不同,叫法不同,规则也就不同,其中有五颗的,有七颗的,顾名思义,分别叫“五子”“七子”,还有不限“子里”颗数的,叫“超支”。

小时候,为了拥有一副令同伴羡慕,自己满意的“子里”,我们在小溪旁、河堤上认真寻找。在成堆的石块中,要寻找一副外形圆润、大小合适、颜色相近的“子里”并不那么容易,我们那细致耐心的程度,估计与地质队员寻找矿石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了让“子里”更符合我们完美的要求,经常要进行“修理加工”,用大块的石头代替锤子,锤掉锋利的棱角,再在粗糙的地面上仔细修磨,直到“子里”大小统一,圆润光滑,才满意地把它们装进裤兜,每当这时,我们的胸膛就会倏忽腾起一股喜悦感。童年时期的我们,为了节省时间用来玩游戏,总是小跑着走路。松紧带的裤子,被兜里的“子里”拖得沉甸甸的,走几步,就得拉一下裤头,可是,谁也没有觉得兜里的“子里”是种累赘。

我们急匆匆地往家里赶,老房子天井的边沿上有一块因为经常被我们摩擦变得光溜的地板,那是玩抓石子的理想之地。一到那里,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蹲下,挥手扫掉地上的沙子,用力地吸一口气,趴在地上,鼓起腮帮子,把地面上的尘灰吹干净,直到地面一尘不染,抓石子的游戏正式开始。

我们通常玩的是“七子”,参加的人数以4—6人为宜,分成两队,分别选出队长,用“背斤”的方法决定玩的顺序。把七颗石子放在手心,快速抛起,手掌迅速翻转,“子里”落在手背,再翻转手掌,把“子里”接住,接住几颗就算“几斤”,接得多的先玩。为了让队友先玩,队长使出浑身解数,最常用的招式便是在“背斤”前四指并拢,竖在地板上,往手背把手指压弯,希望翻转手背时能接住更多的“子里”。

小伙伴玩时也是各尽其力,用其中一个做“头子”,抛起“头子”后迅速抓起石子,再把“头子”接住。抛“头子”非常讲究,抛得太低或倾斜,来不及抓起石子,“头子”就掉在地上;太高,可能抓起石子后接不准“头子”,每个人的成绩都会影响整个团队的总体成绩,所以我们手眼竭尽全力配合,做到“眼观四方,快如闪电”。

从“抓一”开始,也就是一颗一颗抓起,把所有的“子里”都抓起后,进行“背斤”,凑足“十斤”就可以“抓二”(每次抓起两个),以此类推。“抓六”成功过关后,就“升级”,进入下一轮挑战。

“升级”后的游戏难度更大,也更有趣,是做豆腐的整个过程。首先是“点卤”,左手五指并拢掌心朝下按在地上,不能移动,右手把“头子”抛起,中指蜻蜓点水般,快速点在其中一颗石子上,再接住“头子”,抛一次点一颗,既不能漏掉,也不可重复。“点卤”完成后,就“入格”,这个要求跟“点卤”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按在地上的手,食指靠在中指上。“压豆腐”是“入格”后的程序,相当于把豆腐花压成块的过程,“头子”抛出时,要把整个掌心压到每一颗石子上。我们惟妙惟肖地模仿着,活灵活现地演绎,整个过程还包括“酿豆腐”“煎豆腐”“传菜上篮”等。我们神气活现地把做豆腐形象地揉合在抓石子的过程中,手眼和谐,配合默契。为了提高准确度,我们在地面画线,以观测“子里”之间的距离,准确把握“头子”抛起的高度,专心致志,自得其乐。

在没有电子游戏,家长们没钱给我们买玩具的年代,我们的世界与天同高、与地同宽。

我们一边在河堤上挑挑拣拣,一边回忆着游戏的各种玩法,童年那能掀开房顶的笑声,随着突然落下的雨滴,“滴滴答答”地洒落在圆溜溜的“子里”上……
编辑:米永霞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