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酒徒往事费思量——读颜琬《东篱词集》

2018-11-23 16:25:31 来源:河源日报 司雁人

颜琬,字廷玉,号东篱,生于乾隆三十八年癸巳(1773),连平州东陂村(今隆街镇东罗村)人,州庠生。东陂村位于新丰江边,所以又号东陂渔父。

《东篱词稿》概颜琬自己所编,其子秋农刊行于道光十八年(1838)后。道光十四年(1834)秋农请蓬州举人李昭写序于金陵,道光十八年(1838)颜琬堂叔石樵请云南易门县人欧声振撰跋于抚署。秋农先后请秀水(今嘉兴)王桢(狮岩)、嘉应(今梅州)黄钊(香铁)、广州庄心庠(寄渔)、仁和(今杭州)钱衡(任钧)、弥勒(属云南)陈晋坦(绪山)、镇平(今蕉岭)叶其英(蓉史)、钱塘(今杭州)戴煕(醇士)等父亲和自己的朋友题词。

从词集来看,颜琬可能从四十岁左右外出游幕,大约十五年后返乡。在外主要游历金陵(今南京)、淮安、清江(今樟树)、正阳关(属安徽寿县)、凤阳、镇江、真州(今仪征)、杭州(北新关、虎丘)、安庆等地。“细思生平踪迹,漂泊几多年,半在帆前马首,半在吴头楚尾”(《水调歌头·中秋种秫山庄玩月,命禹儿寿儿用东坡韵》)。晚年家居,则主要在隆街、田源一带访友饮酒。

既然是州学生员,科考是一定的,“翻然悔,解缆去鹅城”(《望江南·江行杂咏》)。嘉庆六年辛酉(1801)端阳节,从惠州回来饮于忠信何孟祥表弟家,即应是从府学学习或考试回来。嘉庆二十三年戊寅(1818)中秋参加乡试,作有《满江红·戊寅中秋闱中作》。不过“五十诸生仍落拓”(《念奴娇·十五夜歩蟾斋对酒》),“呜呼吾志已成灰”(《虞美人第二体·八月初六夜》),颜琬的科举之路并不成功,到老还是个诸生。但他还是能看得开,“五十之年,依然贫贱,我只酣眠”(《寿星明·生日湘客弟填词见赠依韵酬之》)。年龄渐长,概一面出门做幕宾讨生活,一面游历、学习、再考。“忆昌亭叩门乞食”(《乳燕飞·哭亦樵叔》)——昌亭即金昌亭,在苏州阊门内。“乞食三吴持钵走,宛似祇园释子”(《贺新凉·亳州夜月感怀亦樵叔鸣冈弟》)——形容自己在长江下游地区谋食,像个云游在外的和尚。“乞食江淮,躬耕陇亩”(《念奴娇·十四夜云樵四叔招饮赋赠》)——八个字概括自己一生幕游和乡居生活。《渔父家风·留别幕中友人》:“吴江闽桥驿千里。一别雨随风。除非梦里能知路,难得再相从。    嗟落拓,叹游踪。似飞鸿。东西南北,泛梗漂蓬,定有相逢。”情深意挚。

不知是好色嗜酒耽误了颜琬的前程,还是前程黯淡使他嗜酒好色。《东篱词稿》中香艳词占相当份量,甚至毫不隐讳地写自己猎艳歌舞场,某日召某姬、赠某姬、访某姬、别某姬。恐江南金粉地花柳巷为当时时尚,因为那里是唱词听曲的好地方。《东篱词稿》亦常见饮酒买醉,直言贪杯中物,记某某“招饮”“邀饮”者非常多。“酒香酒香莫停觞”(《明月引》)——概性格嗜酒。“昨来北关,日日衔杯,其乐无涯”(《沁园春·谢亦樵叔送酒》)——到了杭州北新关,天天喝酒,乐而忘忧。“暂辍昌黎《进学解》,且颂刘伶酒德”(《念奴娇·十五夜歩蟾斋对酒》)——到了书可以不读,酒却不能不喝的程度。晚年回乡,似对自己的诗酒生涯有所醒悟:

相逢客路气苍凉。红叶点秋霜。秀水湖边,白珩巷①内,留我醉鹅黄②。    而今一别归来也,蓑笠钓江乡。明月依然,酒徒散尽,往事费思量。”(《少年游·寄周运开秀才》)

颜琬长同宗弟颜伯焘(1788—1853,字鲁舆,号载枫,别号小岱)十五岁,长颜以燠〔生于乾隆庚戌(1790),一字嵩陵〕十七岁,三人都曾客于颜希源真州(今仪征)署中,概从叔公学习,后来伯焘考中进士,以燠考中举人,颜琬却到老只是个秀才。道光元年辛巳(1821),颜琬还曾在福州客于时任福建巡抚的颜检署中,每月末与嵩龄弟等饮酒赋诗。

《百字令·真州署中送鲁舆弟入都》:“行空天马,逊吾家千里,赋才雄独。百轴龙文光万丈,哪数曹刘潘陆。一别钱江,相逢扬子,痛饮沽醽醁③。扬州烟月,恰宜凉夜丝竹。”称羡颜伯焘的才华文章,自己与他见面却只谈喝酒唱曲。《念奴娇·寄小岱弟》:

扬州歌吹,被秋风吹散,一群鸿迹。归卧秣陵④峰脚下,白发愁馀千尺。负郭⑤无田,登堂有母,负米⑥无长策。残杯冷炙,杜陵悲⑦满胸臆。    遥忆冰雪襟期,风雪意气,雄俊推眉白。玉尺西川量蜀锦,定有奇才苏辙。迢递燕山,岖崎岭表,万里河山隔。此身饮罢,茫茫四海安适?

写信给颜伯焘,诉说自己惨状,相信伯焘抱负远大前程似锦,自己刚喝了酒,感到茫然无依。《长相思·送嵩陵弟入都》:“乍相逢。别匆匆。何日樽前聚首重?离愁似酒浓。    送飞鸿。势摩空。来岁花开杏苑中。探枝插帽红。”对颜以燠也充满信心。

《东篱词稿》是河源地区目前所见唯一一部词集,内文共载词197阕,用95种词牌。道光十八年(1838)广东学政戴煕题词:“苏辛感激柳轻盈,嚼徵含商韵最清。我昔皇华⑧曾使粤,廿年词客忆连平。”赞颜琬词才可称。

这里仅从个人喜好出发,选取《东篱词稿》有关游历在外、怡然居乡两方面内容的几阕来欣赏。

谋食他乡,常年漂泊在外,心之所系,总是亲情友情。

《卜算子·怀诸弟》:“一个粤西行,一个黔中寄。一个驱车客豫章,云散人千里。    会面在何年?梦里相寻易。纵使宵深梦解寻,未审寻何地。”看来颜琬至少有三个弟弟,一个在广西,一个在贵州,一个在江西南昌。相隔何止千里,相见遥遥无期,互相间经常梦到,梦境却不知是在什么地方。《满庭芳·寄杨应三》:

寂寞蕉窗,凄凉槐院,做成天气深秋。停云赋就,无限别离愁。犹记衙斋旧日,小园内、一树红榴。攻书罢,罗衣纨扇,花下玩朋鸥⑨。    悠悠多少事,风吹雨打,一半都休。慨人生,知己千古难求,自与杨郎别后,有风月、懒甚登楼,谁知我,纶竿蓑笠,江上一渔舟。

偶然结交的知心朋友,在深秋肃杀的气氛中告别分手,想起在一起读书游玩的美好时光,心中纵有一万个舍不得,也不得不各道珍重。与好朋友分手后,再好的风景也懒得欣赏,谁还知道我这么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江上钓者呢!《鹧鸪天·袁浦舟中志别》:“手把杨枝⑩细细思。人生最苦是分携11。铜盘蜡烛无情物,照着离人也泪垂12。    梁上燕,傍人栖。天涯游子欲何之。明朝才是分飞候,此夜心情似乱丝。”袁浦即淮安,颜琬前后居淮安有年,身边不少游幕科考的朋友,迎来送往是经常的事。“明朝才是分飞候,此夜心情似乱丝”——想到明早就要分手告别,难过得今晚已经无法入睡,读之令人黯然神伤。

游历在外也曾有稍稍安定的日子,《念奴娇·种竹》:“黄梅雨歇,呼奚童13、种遍宅边修竹。点缀疏疏还密密,匀壤深深而覆。汲井频浇,编篱略护,笋箨14抽来速。潇潇气韵,能医三斗尘俗。    遥想异日成林,苍苍翠翠,一派围茅屋。最爱斜阳开晚景,绘出湖州横幅。独坐弹琴,披襟长啸,偃蹇15友麋鹿。几人清兴,悠然径来纵目。”在浙江湖州,偶然得闲,带领童仆将居宅旁边种满了竹子,并精心浇灌守护。不久,新竹勃发,傲立挺拔。想到日后竹林长成,自己居中抚弦吟唱,高傲地与麋鹿为友。几个朋友雅兴,悠闲地前来欣赏。

时游历所乘交通工具主要是渡船。船行江上,寂寞觉路长,忧思无寐,更加思念故乡。《蝶恋花·舟中排闷》:“日日浪花堆里过。夜凭蓬窗,数遍寒星颗。欹枕难将清梦做。滩声故搅愁人卧。    何日东陂篱下坐,左手持螯,右手斟红糯。醉把羊毫将冻呵。云山浓淡闲功课。”颜琬所居东陂村,今当地人称东叶陂,即今连平县隆街镇东罗村。什么时候回到东陂村,一边啃着蟹腿,一边喝着红色的糯米酒,劲头上来就挥毫助兴,寄情烟雨山水,再也不用理会那些恼人的科举文章。

《水调歌头·中秋种秫山庄玩月,命禹儿寿儿用东坡韵》:

桂老香吹树,卵色16夜装天,细思生平踪迹,漂泊几多年。半在帆前马首,半在吴头楚尾。佳节总凄寒。今夕是何夕?把酒在田间。    屋三架,松一树,鹤高眠。蟾宫月姊,明明有意向人圆。儿子吟诗读画,阿母童颜鹤发,团聚一家全。留起匏尊酒,重九菊娟娟。

吴头楚尾,指江西北部和安徽西南部,此亦泛指江淮地区。词人厌倦了,停下追逐功名的脚步。终于回家了,从此老母得养,幼子教读。酒也不喝了,重阳节一家人赏菊,其乐融融。

《喜迁莺·冬日粱南端兰卿过访留饮种秫山庄》:

晨登陇首。看一派枫林,被霜染就。茜抹脂匀,三春花片,未必如期红透。斟酌恰思佳酿,风雨更怀良友。呼银鹿17,把紫扇竹径,扫他棕帚。    果有。佳客扣,下榻清谈,气味芝兰臭。击钵裁诗,焚香鼓瑟,浮白18何妨五斗。好个小春天气,莫放寸阴轻走。从今后,只周旋跌宕,诗坛文囿。

早上来到田间地头,白茫茫一团雾气浸染层林,点缀其间的花朵露出三两片花瓣,欲放未放。斟酌词句想喝酒,寂寞时更加思念朋友。叫家童把庭院小路打扫干净,果然有高朋前来拜访。留客倾心相谈,气味相投,一边奏乐一边填词,一边痛饮美酒。珍惜这快乐时光,从此专门把诗词曲赋研究悟透。

《满江红·立馀兄雨中招饮》:“细雨廉纤19,十笏地20、紫台21铺遍。惟日把、景阳22佳句,沉吟不断。剧喜新篘23缸面酒,招予老屋花前宴。谓人生、会少别离多,休辞盏。    兄老矣,身犹健。家四壁,书千卷。况儿孙养志,百忧都遣。座上三春裙屐24会,阶前九畹25芝兰展。酌千钟26、琥珀劝先生,拚27沉湎。”颜琬在填词上确是下了功夫的,即便饮酒买醉,也是为了每天能寻觅到佳词丽句。晚年归家,虽然年龄大了但身体还好,虽然家境贫穷但有书相伴,况儿孙都能立志,也就没什么愁事。自己只管终日与道友作兰亭会,沉浸在作词唱曲的快乐当中。

如此看来,或许是因为对填词的热爱,一定程度上耽误了颜琬的科举功名。


注:

①白珩巷:在惠州。

②鹅黄:指鹅黄酒。

③醽醁:古代的一种美酒。

④秣陵:南京古称。

⑤负郭:亦作“负廓”,谓靠近城郭。

⑥负米:谓外出求取俸禄钱财等以孝养父母。

⑦杜陵悲:杜陵为西安古地名,唐杜甫《立春》有“杜陵远客不胜悲”句。

⑧皇华:代指学政。学政(别称学台)衙门设在皇华馆。

⑨朋鸥:语出“鹭朋鸥侣”,指与鹭、鸥为友。

⑩杨枝:杨柳的枝条。旧俗于分别之际常折以送行。

11分携:离别。宋晏几道《采桑子》“黄花绿酒分携后,泪湿吟笺”。

12铜盘蜡烛无情物,照着离人也泪垂:化用唐代诗人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意:“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诗人借金铜仙人辞汉的史事,来抒发兴亡之感、家国之痛和身世之悲。

13奚童:亦即“奚僮”,指未成年男仆。

14笋箨(sǔn tuò):指笋皮。

15偃蹇(yǎn jiǎn):骄横;傲慢;盛气凌人。还有高耸、困顿、窘迫等意思。

16卵色:蛋青色。

17银鹿:本为颜真卿家童名,此泛指家童。

18浮白:汉刘向《说苑·善说》:“魏文侯与大夫饮酒,使公乘不仁为觴政,曰:‘饮不釂者,浮以大白。’”原意为罚饮一满杯酒,后亦称满饮或畅饮酒为浮白。

19廉纤:细小,细微。多用以形容微雨。借指细雨。

20十笏地:指山东潍坊名园十笏园,又名丁家花园。是中国北方地区古典园林袖珍式建筑,有“鲁东明珠”美誉。

21紫台:神仙所居。犹紫宫。

22景阳:南朝宫名。南朝出好词人,此借指好词。

23新篘(xīn chōu):新漉取的酒。

24裙屐:裙,下裳;屐,木底鞋。原指六朝贵游子弟的衣着,后泛指富家子弟的时髦装束。 

25九畹(jiǔ wǎn):《楚辞·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王逸注:“十二亩曰畹。”一说,田三十亩曰畹。见《说文》。后即以“九畹”为兰花的典实。

26千钟:千盅,千杯。钟律名。

27拚(pàn):舍弃不顾。

编辑:黄剑锋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