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等猫的兔

2018-11-26 17:31:46 来源:河源日报 □吴湘

兔子大白一直趴着,静如处子。

我未在意,它一贯不是如此么,哪日它真的如书中所说“动如脱兔”了,那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它在等猫。”女儿豆芽姑娘在旁悄声道。

“等猫?”我一时不解,继而恍然。是说那只总是来跟大白作伴的小野猫。小野猫到底是小是大是老,我们也不知道,反正身躯小,瘦得跟一直没有吃东西似的。嗯,也许真的是一直没有吃,至少吃得不好。不然也不会那么瘦小,毛枯黄枯黄的,只有那双眼睛是幽绿有神的。

初来我们家院子时,小野猫折腾倒了几株花,让我对它没甚好感。就是看在它一副瘦不拉几、闻人声就汗毛倒竖的惊惧模样,才没有拿扫把赶它,替我的小花报仇。但可能是看我到对花儿的心疼劲,知道我是惜花的,后面又来了院子几次,都不敢再去碰花。倒是豆芽姑娘,看它来串门,偏又对人恐惧万分,就有了怜悯之心,时不时放点食物在外面,等着小野猫来取食。当然,人是不留在那的,小野猫看到人哪敢来?然后,我们每次去看那食物是否还在时,都会发现已被吃干抹净。豆芽姑娘心生欣慰,放食物就更勤快了。这样有些时日,那小野猫也不再躲着我们,只是发现我们要想再靠近一点时,仍是撒腿就逃。真真是个没良心的。

不过,这没良心的小野猫对兔子大白却似乎“情有独钟”,这也是我们不经意发现的。每每不经意看去大白的窝,经常会发现这小野猫就趴在大白门前。彼此间也不见得有多热络,大白一般仍是平常的那副“万事不理,睡觉至上”的慵懒姿态,也不多瞥猫儿一眼;猫儿则是“你睡你的,我看看就好”的自娱自乐状,有时绕着兔子窝走两圈,有时学着大白安静地趴着,只有头是向着大白的。

偶尔,我们想拍一张猫兔合影,发去朋友圈得瑟一下这罕见的猫兔情。手机刚举起,那猫儿就警觉地跑了。这警觉性,怕是警犬也要自愧不如吧。于是,只好讪讪然放下手机,再遇着时就挥挥手说声“嗨”打招呼,先把关系混熟了吧。灵性与警觉性兼备的猫儿这会就暂时不跑了,立起毛来作出预备跑的姿态,才看你只是打招呼再无后续动作,又慢慢把毛顺了,再趴回那个姿势。

从来只是见猫儿向大白献殷勤的,也没见大白有点回应。这高冷惫懒的兔,有时真连我这个主人都看不过眼去,可那猫儿毫不在乎。

“它会等猫?”我不置可否。

“它平时不是趴那个方向的。”豆芽姑娘认真地点头,说,“它现在趴的方向就是小野猫来的方向。”

当真?这可真有些意思了。我忍不住也探头去看。好吧,我平时其实未曾在意过大白是往哪边趴着的,更不知道小野猫是哪儿窜出来的。所以即便我现在看着,也看不出究竟,但豆芽姑娘的话我是信的。

大白还是有情有义的。我心下甚慰。

我们这个小区,野猫一直都有,甚至为数不少。却唯有这枯黄瘦弱、绿眼幽幽、不知岁数的野猫一直来,陪着大白,仿佛一直守着这院子。这猫兔之间有情无情且不去谈论,仅仅相伴之义与这般的灵性,便值得人思味。


编辑:米永霞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