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束河古镇

2018-11-26 17:34:44 来源: 朱古没有力

只要说到丽江古城,首先想到城口有一座大水车,水车旁有个架子挂满风铃,然后沿着水车进去。遗憾的是,我有一篇小说也是这样写的。当时的我,对丽江这些古城古镇,更是一知半解,而且本身也并不是个追根究底之人。在古镇上游走的时候,思绪是飞散的,似乎对历史具体发生过什么,并不那么感兴趣。对我来说,如果一座古城古镇,能给我最直观的感觉,我就容易爱上它。就是说,不需要向导或者书籍的过多解说和强调。无论是历史沧桑还是当下的生活气息,都可以从不动声色中感觉出来,而这些感觉远比向导或者书籍告诉我的,要震撼得多。

时间回到若干年前,当初准备开客栈的时候,一开始的选址是束河古镇。但最后衡量再三,我们一致觉得它的人流量不够,不能挣到钱,总之就是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云云 。当时刚刚毕业,开客栈的钱都是借来的,着急还款。后来又过了几年,有了点积累,想再来看看有没有可能在束河开个客栈或者咖啡馆,最好是书店。这些年来积累了不少书,以了却当年愿望,但就如同当下房价一样,再怎么努力挣钱,工资总是赶不上。在丽江想实现些什么,可也总赶不上房租的上涨。这些年,被公司承包下来之后,束河也开发得厉害,至少规模上大有追赶大研古城的势头。于是慢慢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与束河的这段缘分就这样一带而过。之后所有交集就只能时不时过来看看。

要是有好朋友到丽江来,我总会跟他们介绍束河,同时很乐意带他们到束河去转一转。前些天有两个朋友过来,我就带他们去。走到束河大门口的时候,见到有游客往回走,我一问才知道它也开始收门票了,他们还好心提醒我说它收了门票,就不用进去了。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收门票的,我的记忆里它就没有门票这一回事,估计是看到大研古城在收 80 块钱的古城维护费,它也跟着收起来了。

或许是因为对于古城太过熟悉,我对许多景象都提不起兴致,但对束河,我每一回走在那段路上,仍然有最初的感觉。

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大研古城过于喧嚣,白沙古镇过于安静,有一个束河刚刚好。来束河游玩的人多是半日游,中午时分有许多人往古镇里走,到了晚上人又往外走。因此白天的束河看起来挺热闹的,其实一旦入夜,古镇上人烟稀少,几乎就是一座空城。

当然即便是白天,它看起来挺繁华,骨子里还是宁静的。这一点,在不经意走一走,才会觉得它保留着特有的安宁,这种安宁似乎与生俱来,至少让我感到自在。所以与其说时不时带那些朋友来走一走,不如说是我隔一段时间就给自己找一个借口, 到那个地方走一走,寻找一些当年的气味,有一种气味是不会散去的。过去走走看看的时候,大概走的还是老路。我是没兴趣朝着新开发的客栈商店方向走的,它新建起来的东西,一眼就能分辨,并不能给人带来多少感觉。而那一段老路,其实就是一个小圈圈,并不是很长,放开步子走的话,半个小时就走完了。但如果是一个人,我可以不断地转圈,而且一点也不会感到晕。在我看来这就是束河的精华所在。

我一般在北门下车,先到 聚宝山下水源处——这就是束河水的源头, 在九鼎龙潭上出来,都是泉水,然后跟着水往前走。束河水源头龙潭里有游鱼,一群一群,清晰可见。水汇成小溪,水清澈而冰凉,且流得很急,一年四季都能看到墨青色的水草。因为水流得急,水草都很干净。溪水的两边有一些店铺,一般没有很多人。人们把啤酒饮料水果放在冰冷的水中,有人买时捞起来就可以直接吃喝,这又叫冰镇。溪水的两边就算是小小的酒吧街,酒吧、咖啡馆,分布其中,店里会有歌手唱歌,音乐缓缓飘了出来。很多店面门口都有高高的梧桐树,若是在秋天,落叶一地,别有一番趣味。走到那里,任谁都想选一家馆子,点上一杯咖啡或者一壶茶,花掉不重要的一个下午。在那里,不单单是这个下午,任何时间仿佛都不重要。

再往前走就是青龙桥。束河跟大研古城不一样,大研古城的中心是四方街,但束河古镇的四方街小得可怜,没有几个人能待得往。青龙桥是整个束河人最多的地方。按之前听来的说法,从前茶马古道的马帮每回都要从桥上过去,也不知道真假,但要是真的有机会站在桥上,看那坑坑洼洼的青石板跟新铺在路上的确实不一样。它光滑如同镜子,又布满大大小小的裂痕,有些石块里还有大大小小的洞,散发着厚重与沧桑,其实可能就是马蹄踩的。这时就能零距离感受那些远去又模糊的岁月。反正每回我都当真,有时能打动自己,有时不能,但能的时候多一些。当然现在每回过去,都能看到有人拍婚纱,这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摄影的必拍之地,时代赋予这座桥新的故事。运气好的话,还能遇见流浪歌手,几乎每天下午到傍晚都会有人在桥上唱歌。站在青龙桥上,下面是淙淙流水,放眼望去,是一片田地,那一段田园风光是古城里找不见的。有时有一种错觉,像回到儿时光阴,但转眼又回到现实:自己已经活在一个成人世界里。而在虚虚幻幻中,时光仍不断流失。我甚至感到有些疼痛,与这个古镇有些矛盾。

就待得最久的大研古城来说,我最喜欢的它,是要讲究时间的,早上人比较少。束河不一样,它每一个时间都有不一的风味,这种风味是建立在安静自在的基础上。在束河的街道上走着,仿佛有一个天然的独立空间。无论街道上行走着多少人,但彼此之间似乎看不见,各自拥有各自的世界。有些街道、有些风景,即便走过无数次,但每一回再见,仍然觉得美,仍然不会厌烦,想再走一遍:哪怕只是在那一段路里,反复打圈。


编辑:米永霞
    上一篇:在黄姚古镇旅行
    下一篇:流光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