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严师

2018-12-05 18:29:59 来源:河源日报 周亦辰

记得升入六年级之前,我心里充满了未知与幻想,以为毕业班的日子还和以前一样,书包还是一样轻、笑容还是一样甜、歌声还是一样响,没想到步入六年级后一切都截然不同了。

每天背着沉重的书包去上学,里面塞满了《53天天练》《同步导学》《南方新课堂》……来到学校,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但还不能停歇,要马上做“每天一练”,我是小组长,还得忙着收作业、交作业。我以为这是上了六年级的缘故,可是我后来发现这跟我们的老师有很大的关系。

数学老师对我们是严厉中的严厉,刚开学的时候,她就要我们每人定下一个目标,大家都兴高采烈,以为目标定得越高,老师越会表扬。本来我的数学最多只能考90分的,可我却把目标定在95分上,后来才知道,原来没达到目标的,老师会先狠狠地瞪你一眼,然后罚你抄一整张试卷!有一次,我离目标只差了5分,还要抄吗,老师说:“当然要抄!”还有一次,我只差了0.5分,我以为这下应该不用抄了,谁知道依旧要抄!总之,我们的日子过得好不好,全得看考得好不好,要是考好了,老师开心,脸能笑成一朵花;她要是看到我们考砸了,绝对没有我们好果子吃,一到上数学课时就提心吊胆。我本以为只有数学老师一个人如此,谁曾想语文老师更是这样。语文老师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可惹不起,不然就要加入“手残族”了。迟到罚抄、上课吵闹罚抄、不举手回答问题也罚抄,抄书、抄古诗、抄试卷,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有时候我还被那些吵闹的同学“拖下水”,在我们班不存在什么“恪守本分”,就算你安安静静,也一样会被连累,真是有苦说不出啊!这样下去,我抄的东西可以做枕头了。一开始,我对两位老师满是怨恨,但到后来才发现,我已经把罚抄的内容记在脑子里了,原来罚抄也是有好处的。慢慢地,我对两位老师的怨恨一点一点地消失,后来抄得越来越少了。

一转眼,六年级两个学期过去了,就如同坐火车一样该到站了,这次旅途,有欢笑、有泪水,有满满的不舍,更多的是感激。我特别感激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因为她们的“残酷”,我考上了理想的中学——北大附属德爱国际学校,而且获得了一等奖学金,数学、语文都考了高分。

对了,我忘了说两位老师的名字,在我心目中,她们的名字是一样的:严师。


编辑:米永霞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