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官小身闲著述忙——读林玉衡《荣宝堂诗钞》

2018-12-07 13:05:51 来源:河源日报 司雁人

林玉衡,字烾南,号璇台,连平州人,历署曲江、花县、龙门训导,阳山教谕,嘉应州学正。军功加六品衔。

玉衡家在连平,但侨寓羊城多年。“十年作客陈同甫,千里思家杜少陵”“十二阑干曾倚遍,哪堪回首忆平生”(《羊城秋思》),陈同甫即南宋忧于国事而频罹祸端的状元陈亮,杜少陵即心系苍生而颠沛流离的诗圣杜甫。“遥指孤蓬斜系处,半江秋水钓鲈鱼”“一片乡心飘落处,秋风庾信尚天涯”(《红叶》),南北朝诗人、文学家庾信长期滞留北方。同治元年壬戌(1862)秋,林玉衡偕友乘海舶出大洋观海,曾绘《虎门观海图》,同治六年丁卯(1867)叹曰“壬戌至今六度客里作重阳矣” (《酒后放歌戏赠江右黄蓉生前辈兼柬黄简侯》)。

玉衡父丰园先生有《浮山草堂》等集行世,所以他是家传诗学,清芬克扬。且夫人工诗,儿女皆工诗,可谓诗学之家。“文采风流杜牧之,况兼侍砚有蛾眉(夫人如君辈均能诗);联珠合璧传新咏,看取羊城纸贵时”(番禺陈藕香题词)。

林玉衡久居羊城,交游甚广。其《荣宝堂诗钞》,有与清初“岭南三大家”齐名的张维屏、闽浙总督颜伯焘、嘉应名士杨懋建三序,不仅广东各地知名诗人为其题词,而且江西、江苏、浙江、福建等很多外籍诗人也为其题词;不仅男性诗人为其题词,而且众多女性诗人也为其题词。连平则颜伯焘撰序外,颜培瑚、颜培修、颜培恒(伯焘次子)、颜钟骥、江有灿题词。众人评价都很高:“东南砥柱斯人在,独立罗浮四百峰”(南海潘凤姗),“官小才名大,身闲著述忙;岭南论品学,合继曲江张”(顺德梁佩华),“前岁朝鲜、日本使臣来粤购诗,曾抄先生诗去”(古虞林惠兰)。他告诫自己切勿才华外露,“从此才华要收敛,如珠藏渊玉韫椟”(《酒后放歌戏赠江右黄蓉生前辈兼柬黄简侯》),但没办法,还是会“无可消愁聊纵酒,未能藏拙偶吟诗”(《颜夏廷廉访培瑚以西湖感旧①诗属和次韵奉答》)。

玉衡亦友于当时羊城诗友圈盟主南海李长荣(一字子虎,号柳堂),亦敬李编《柳堂师友诗录》,“万斛珠玑放笔生,柳堂才调信纵横;一囊携得惊人句,四座争传掷地声”(《题李子虎光禄诗集》)。而对长荣选录自己诗作则谦虚地说“虚名惭愧逐时流,珊网翻劳瓦砾收”(《子虎光禄选刻师友录望野亭杂录采及拙作书此奉谢并以解嘲》)。同治十一年壬申(1872)三月三日,李长荣招羊城诗友圈修禊②,早饮柳堂,午登海珠台谒李忠简(南宋探花李昴英)公祠,薄暮再饮柳堂。林玉衡与颜培瑚以阻雨未到,以诗赋谢:“永和③以后论修禊,昔日兰亭今柳堂。四海才人迭宾主,百年胜地几壶觞。围棋赌酒神仙队,读画评诗翰墨场。所惜良缘风雨阻,濯缨未许问沧浪。”

李长荣在为林玉衡《荣宝堂诗钞》所作序中,对清代连平人物“勋业而兼文章者”极其称赏:“连平州自明末始建,国朝岭海阀阅④首推此乡。其以勋业而兼文章者,于颜家得惺甫宫保检、夏庭廉访培瑚,《衍庆堂》《自怡斋》两集俱为吾师张南山(即张维屏)先生深赏。”林玉衡尤与颜培瑚相善,咸丰七年丁巳(1857)与培瑚同舟珠江,送培瑚还朝,同治元年壬戌(1862)培瑚归,两人又相遇珠江。且培瑚新居与玉衡仅一墙之隔,于是结儿女姻亲。

张南山即张维屏,字子树,号南山,又号松心子,晚号珠海老渔,广东番禺(今广东省广州市)人。论诗以“沉”“丽”兼者为上,认为“沉丽二字兼者为难,盖丽在肉采沉在神骨,非天工人事两臻其极者未易言斯诣”。二字不轻许人,而独许玉衡,其序评价玉衡“散行文朴实说理自成一子,骈体文香薰班马艳摘徐庾,俱可预决其必传”,并为林玉衡作诗“运笔则排荡纵横,构思则深入显出,一种矫健之气缅邈之情,实足以摧三军之壁垒,沁一世之心脾”所倾倒。赞林玉衡诗:“兼综诸家,独能择取诸家之长而去其短;规抚古人,独能不袭古人之貌而得其神。时而翡翠兰苕,时而鲸鱼碧海,洵所谓合汉魏六朝唐宋元明以迄国朝名家共为炉冶,而又能独开生面者。”寄望玉衡日后执诗坛之牛耳:“家学渊源师承有自若璇台者,以天才之颖异,兼年力之富强,异日海内盘敦⑤之盟,定当独树一帜。”

林玉衡的职业生涯一直在基层州县教育部门,历署曲江、花县、龙门三县训导后,署阳山教谕,升嘉应州学正。

阳山县东门外里许,有昌黎先生钓台石址。韩愈于唐德宗贞元十九年癸未(803)冬,以监察御史谪阳山令,相传此台即公垂钓处。林玉衡署理阳山教谕,登台眺望,有感作《昌黎钓鱼台歌(并序)》:

君不见璜溪⑥钓叟不自重,老耄出应非熊⑦梦。又不见桐江钓徒⑧汉故人,敢伸双足惊星辰。帝师帝友虚名耳,用世遁世徒尔尔。何似我公民不忘,一竿长占芳洲沚⑨。至今多少争墩⑩人,山曰韩山水韩水。私淑11平生愿企赏,飘然单舸从蛮乡。愧无前哲扶衰力,空逐名贤谪宦场。荒亭丛竹沿江浦,鸟言夷面非吾土。此邦有幸先生来,遂令片石亦千古。吁嗟乎!宇宙茫茫几钓竿,英风我慕昌黎韩。

中国历史上有两个著名的钓者,一个是姜太公,一个是严子陵。姜太公那么老了还出来辅佐周文王争夺天下。严子陵为刘秀同学好友,两人共睡敢把腿压在刘身上,刘当了皇帝请他做官,他却死活不肯,隐钓富春江。林玉衡认为,即使如姜太公、严子陵那样的帝师帝友,不过虚名而已,用世遁世能达到他们两人那样的名声几乎不可能。既然如此,何不做一个像韩愈这样既以文章见长又切实为民办事的基层官员呢?阳山县有他的钓台,潮州更有以他姓氏命名的韩山韩江。实现我私淑韩文公为师的愿望,如今乘一叶扁舟来到阳山这荒蛮之乡。虽然没有像文公那样的能力改变这里的贫穷面貌,但还是庆幸能够来到这前贤谪宦的地方。阳山县应该感谢韩文公曾经来过,使这里的石头(指昌黎钓鱼台)都名垂千古。呵,世事虽然纷繁,但几把钓竿也就说清楚了,美好声望高尚风格,我还是最向往韩文公的境界。

阳山县不仅有昌黎钓鱼台,还有文公读书台,林玉衡于是又作《阳山韩文公读书台》:“毒雨炎风策蹇来,投荒犹起读书台。世推大笔三唐冠,天使斯文五岭开。御史几人还令尹,神仙何地不蓬莱。阴山洭水浑如昨,可有区刘入座陪。”来到时称毒雨炎风的蛮荒南边,韩愈犹能静下心来读书,这个号称唐宋八大家之首的文公,天意使你来开辟岭外的文化。既能为朝官也能当地方官,心有仙境哪里都是仙山,穷山恶水又如何,照样像仙人陪着下棋一样心安理得。

梅州文公祠是乡人为清咸丰时代理知州文晟所立祠堂。咸丰八年(1858)春,惠州知府文晟(字叔来)率团救援嘉应州,大战太平军,收复州城,代摄嘉应知州,后守城战死。林玉衡拜祠而感慨万千:“运筹四境极经营,一木何能大厦撑。勋业未曾生展愿,英雄不幸死留名。美髯尚想雄谈概,毅魄犹闻杀贼声。我是部民公识否?不胜感旧涕纵横。”(《梅州文公祠拜叔来先生像》)以“我是部民公识否?不胜感旧涕纵横”论,概玉衡时为嘉应州学正,随文晟参加了复城守城。《荣宝堂诗钞》题词中有两处谈及林玉衡戎事:“君捍卫珂里12懋著战功,依恋慈闱不愿显仕,亦当今之奇士也”(艾畅),“君佐理戎幕屡建殊勋,大宪叠次保举俱以母老力辞”(黄培芳)。身处咸同多事之秋,林玉衡所到各地都不太平,朝廷命官合力平乱乃其职责。

梅州城楼供奉北宋后期大臣刘元城牌位。刘元城名安世,字器之,号元城,以直谏闻名,时称“殿上虎”。章惇掌权时,贬至英州,梅州安置。宋徽宗时获赦。蔡京为相后,连谪至峡州羁管。宋孝宗时赐谥“忠定”。玉衡参拜后作:“巍然西北有高楼,肃肃霜风荡旅愁。知己有人呼铁汉,致君无术补金瓯13。殿中猛虎威犹在,岭外孤鸿迹暂留。半壁河山非赵氏,可怜百尺独千秋。”(《梅州城楼拜刘元城先生栗主》)慨叹直臣命运多舛,君王因此遭难,北宋后期像刘元城这样的直谏之臣受到打击,所以赵氏失去了半壁江山,这样的教训值得深刻反思。

颜伯焘为林玉衡表兄,解组归里,卜筑西郊,在连平闲居十二年。期间玉衡经常以诗、古文、词请教,伯焘见其少年好学,宏览多闻,每令仿古人散行骈体,辄能得其神似。而于诗更称得力,叉手即成,自有一种不可磨灭之处。气魄沉雄,规模宏大,光焰万丈,作作有芒。伯焘素以国士期之。咸丰二年庚申(1852)腊月,颜伯焘奉召起用入都供职,将于第二年春正就道,林玉衡将《荣宝堂诗钞》呈示请序。伯焘序肯定玉衡诗作的同时“在商言商”,要求其“以壮盛之年华,备庙廊之驱策,勿矜小技,用奋壮猷,建拨乱之大功,视立言为馀事”,不仅为一代之诗人,更要为一代之伟人。颜伯焘是希望林玉衡能在仕途实务上多下点工夫,林玉衡《诗钞》最后一首《自编诗文并阅近人诗文戏题二律》,似回答了这个问题:

流光滚滚等抛梭,闭户深惭岁月过。四海几家传世久,千秋两字骗人多。当场优孟14妆频换,末路英雄墨共磨。自笑嗜痂原有癖,叠窗覆瓦究如何?

汗牛充栋几曾休,莫问清流与浊流。未必升堂知姓氏,略容隔座辨薰莸15。登高各要开双眼,入彀16看谁出一头。不识皋夔17满廊庑,此中可许着巢由18?

时光对谁都未曾留情过,千古留名谁都幻想着。人生如艺人演戏,到头来都想留下作品,我这本《荣宝堂诗钞》,是否也属于那种可有可无的笔墨?

古往今来著作实在多,泥沙俱下有好也有不好的。编成诗集未必能留名,还要看读者如何来辨别。每个人都付出了自己的努力,创造高峰还靠才情和学业。现在是皋陶和夔那样的实务能者太多,应当允许有人专心学术像巢父和许由那样隐居着。

此与《昌黎钓鱼台歌(并序)》思想一脉相承。

两人讨论牵涉到的公职人员如何处理实务进取与学术进取之间关系的问题,至今仍有现实意义。苏东坡早年给出的答案是:“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于潜僧绿筠竹》)倘若竹与肉二者不可兼得,有道之士舍肉而取竹,因为人瘦尚可进补,如果当官庸俗了,以臭为香,则无可救药。


注:

①西湖感旧:即颜培瑚《丰湖书院感旧》。

②修禊(xiū xì):古代传统民俗。季春时,官吏及百姓都到水边嬉游,是古已有之的消灾祈福仪式,后来演变成中国古代诗人雅聚的经典范式,其中以发生在晋唐会稽郡山阴城(今绍兴越城区)的兰亭修禊和长安曲江修禊最为著名。

③永和:王羲之《兰亭集序》“永和九年,岁在癸丑”。

④阀阅:指有功勋的世家、巨室。

⑤盘敦:即敦盘。指玉敦和珠盘。古代天子或诸侯盟会所用的礼器。

⑥璜溪:即磻溪。相传周太公望(姜太公)在磻溪钓得玉璜,故名。

⑦非熊:指吕尚(姜太公)。吕尚穷困,年老时借钓鱼之机求见周西伯。西伯狩猎之前,占卜一卦,卦辞说:“所得猎物非龙非螭,非虎非熊;所得乃成就霸业之辅臣。”西伯于是出猎,果然在渭河北岸遇到太公,与太公谈论后大喜,说:“自从我国先君太公就说‘定有圣人来周,周会因此兴旺’。说的就是您吧?我们太公盼望您已经很久了。”因此称吕尚为“太公望”,二人一同乘车而归,尊为太师。

⑧桐江钓徒:指严子陵。桐江在富春江上游,即钱塘江流经桐庐县境内一段。

⑨芳洲沚:芳洲,芳草丛生的小洲;沚,水中的小块陆地。

⑩争墩:典故。东晋谢安的表字与宋朝王安石的名正好相同,后来王安石退居金陵,买的宅院正好在谢安的府邸旧址,宅内有以谢安命名的“谢公墩”。王安石于是戏作诗道:“我名公字偶相同,我屋公墩在眼中。公去我来墩属我,不应墩姓尚随公。”时人评曰:“与死人争地。”

11私淑:指未能亲自受业但敬仰并承传其学术而尊之为师。

12珂里(kē lǐ ):对他人故里的美称。

13金瓯:金的盆盂。比喻疆土之完固,亦用以指国土等。

14优孟:春秋时期楚国宫廷艺人。以优伶为业,名孟,故得名。荆州人。从小善辩,擅长表演,常谈笑讽谏时事。此代指人生就像演戏。

15薰莸(xūn yóu):香草和臭草。喻善恶、贤愚、好坏等。

16入彀(rù gòu):彀中,指弓箭射程之内。后因以“入彀”比喻人才入其掌握,被笼络网罗。

17皋夔(gāo kuí):皋陶(yáo)和夔的并称。传说皋陶是虞舜时刑官,夔是虞舜时乐官。后常借指贤臣。

18巢由:巢父和许由的并称。相传皆为尧时隐士,尧让位于二人,皆不受。因用以指隐居不仕者。

编辑:黄剑锋
    上一篇:湖寨之间
    下一篇:九连山下红潮涌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