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山妻灯共酒与谋——读叶树蕃《四益堂文稿·诗草》

2019-01-06 20:18:39 来源:河源日报 司雁人

叶树蕃,连平州学附生,其《四益堂文稿·诗草》载六篇文章,诗四十题,词五阕。

光绪十八年壬辰(1892)冬,广东学政徐琪(一字花农)按试惠州(旧曾称循州),谓:罗浮福地,梅树花魁,培植既多,可光文运。于是捐俸在罗浮山补种梅花。叶树蕃为作《罗浮山补种梅花记》,论罗浮文运(即惠州府文运)甚精彩:“日月星云,天之文也;山川草木,地之文也;墨泼九州,光芒万丈,人之文也”“天文地文人文,本一气沆瀣”“磅礴郁积之精英,既得于天,孕于人,而又发于梅花”“罗浮之梅花,罗浮之文也;罗浮之人文,梅花之文也”。以梅花冰清玉洁、凌寒留香的高洁品性,鼓舞惠州府学子坚韧不拔、顽强不屈地进取学业。

肇庆张忠武公祠祀张国栋,丰湖范孟博祠祀东汉时期党人名士范滂,《重修肇庆张忠武公祠堂碑铭》《丰湖范孟博祠堂碑铭》由连平州学生员来撰写,可见叶树蕃当时文名。《火车赋》讴歌清末刚刚在中国兴起的铁路建设,借一个老人之口对青年者言:“火车内虽与民洽习,外既与敌共利,焉能以我之所涉,禁人之所不之,愿子更为长驾远驭之策,以为国家亿万年有道之基。”号召人们以开放的态度接纳世界先进科技,号召青年人为老迈的中国创造新的交通工具。《释“拜”》是阐述古代拜礼的学术文章,《“禋于六宗”解》是辨析古代关于“禋”和“六宗”具体含义和祭祀形制的学术文章。

即使到了清末,科举仍是主要话题。与大多数读书人一样,叶树蕃亦科举中沦落人。

最初的读书游学生活是愉快的。光绪二年丙子(1876)客石城,光绪六年庚辰(1880)在惠州度岁。光绪八年壬午(1882)正月初七,与朋友登连平西山观瀑:

壬午之年灵辰日①,我友招游西山试彩笔,有酒盈尊,载携锦瑟。或濯清流或漱石,钓巨鼇,骑鸾鹤,高双眼孔②殊落落③。醉观石上不知昏,此心既到招仙阁。麻姑指爪尖且长,风回琼树广寒香。熊咆龙吟半壁暝,天风海水来汪洋。万灵交舞百花放,一梦惊回增惆怅。山自苍苍瀑自流,我为青山作遐想。如何弃置在穷荒,大名不驾罗浮上。(《人日登西山观瀑同何君钝斋湛君简之作》)

光绪八年壬午(1882)正月初七,叶树蕃与朋友登连平州城西山采风,饮酒弹琴。大家在清泉里洗脸洗脚,站在石头上以水互击玩耍嬉戏,兴致非常高,似乎前程远大一切都不成问题。不知不觉醉倒在石头上,梦中来到天上的招仙阁,只见麻姑献寿,琼楼玉宇的月宫里香气缭绕。忽见熊咆龙吟天色昏暗,山呼海啸白浪滔滔,忽又万灵交舞一派祥和,霞光万道百花争艳。大梦醒来心惆怅,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样流。心里就觉得有些不公,这么好的山水弃置在穷乡僻壤,自然得不到罗浮山那样名声响亮——山乎人乎?意味深长。

赴惠州读书应考也很愉快。《放棹西湖》(四首):“钟声敲破碧云深,古刹残碑次第寻。潋滟湖光深浅水,一篙穿过绿杨阴。”(之二)“天空水阔一鸣琴,弹破拈花笑旨深。柳影半欹人半倦,满湖风月印禅心。”(之四)用词灵动,意境优美。

最初对于科举入仕是充满信心的。“桂芷香飘染羽衣,广寒歌舞未全非;乘槎消息秋风近,不载姮娥不肯归”〔《游倦》(六首之六)〕——桂花飘香时节,八月试期就要来临,秋闱中举有希望,金榜题名有决心。“我欲乘风探月窟,广寒香处听鈞韶”〔《白云寺题壁》(二首之二)〕——鼓励自己,给自己打气。

一科未中,因为到了年底腊月二十三祀灶日,“尚糊口腹依人惯,旧著衣冠愧我无”〔《祀灶》(二首之二)〕。叶树蕃应该是三次参考乡试而未中举人,“弹指青春廿九年,韶光三负倍生怜”〔《颜君子白以江君雨人落花诗十首见示爰用其韵奉和》(之六)〕。《杂感》:

一夕秋风到碧梧④,三年心事枉踌躇。项王失鹿⑤非因战,李密骑牛⑥且读书。科第由来关出处⑦,生涯无计太萧疏。云山放眼知何处,独自荒郊策蹇驴。

零落天涯一酒觚,有才如此困泥途。聪明每为浮名误,贫病难将傲气除。入画何人赂延寿⑧,题桥犹自慕相如⑨。哪堪岁暮催人老,窗外悠悠过白驹⑩。

万里天河隔紫宸11,筝声无路诉离情。文章自惜鲍明远12,赏识难逢贺季真13。未必彼都皆尹吉14,敢轻穷谷鲜奇珍。熙朝求士原如渴,彩笔惭无报圣人。

望到家山豁远眸,归心从此莫牢愁15。犹耽小酌常邀月,尚典寒衣不管秋。旧梦未曾抛落拓16,宽怀何处觅温柔?争传近水楼台好,我欲移家到广州。

科举考试每三年一科,一科未中就又要等三年。叶树蕃屡试未中心里不免有怨言,觉得不是因为自己文章不好,自己已经足够努力,只是命运不济。每次放归都不知去哪里才好,一个人骑着瘸腿的毛驴漫无目的漫步在荒郊野地。

科场沦落以酒浇愁,满腹经纶久困场屋。虽然聪明都被这虚幻的浮名耽误,但贫穷病患也难将骨子里的傲气清除。尽管现在无人赏识,但心里还是想着建功立业。不管年龄渐长时间无多,还是要放手再搏。

主持殿试的皇上与我隔着天河一样遥远,我的琴声无法传达到他那里。只可惜我像南北朝辞赋大家鲍照一样的文章,难以遇到像举荐李白那样的伯乐贺知章。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西周时《诗经》采风者尹吉甫,深入荒山穷谷寻找好作品。尽管当朝求贤若渴,可惜我的才华无人上报给有道之君。

家山甚远,想起心里多烦忧。暂且小酌喝一杯,卖掉冬衣哪管时已入深秋。不是我不惦念妻子儿女,但落榜之徒愧对家人。都说离考场近点方便,我想把家搬到广州城里。

多年在外学习应考,家事全抛,十分感谢妻子的辛劳付出:“不嫌家淡泊,安处自无尤。夜读灯常共,春归酒与谋。功名空盼望,贫病累牢愁。未识长门赋17,黄金换得不?”(《赠内》)妻子甘处贫穷,经常夜里灯下做针线陪我读书,春天回来想尽办法为我置办酒菜,一年年希望落空,身体都累垮了,这份苦心,千金难得。

虽然付出了努力,但命运弄人,有时不免与朋友发发牢骚:“书生安用?手无斧柯。英英白雪,冷冷云和。知音可得,适愿岂多。冯唐易老18,云如之何19!”〔《答简之见赠四首即用停云原韵》(之四)〕古时一旦做了书生,就不会再学干活的本领了,自视清高,很少与别人相合,虽然有些互相能理解的朋友,符合自己心愿的事情却不多,年龄一天天大了,已经无话可说。

此外,叶树蕃为我们留下一首《廿五日雨雪作》,记载清朝光绪年间连平雨雪天气,甚有趣:

漫天雪花飞,衾寒腰屡曲。晓起开柴门,三竿隐晴旭20。青山忽白头,寒士银作屋。檐牙泻琉璃,树根聚鸣玉。疑入水晶宫,四照坠珠烛。又疑游广寒,瑶阶灿籧篨21。不信天地间,红尘有一局。山妻笑向前,浪把戏言告。昨宵天雨银,知否意谁属?三百六旬穷,斯民皆困促。或者捐佩瑶,一助饮醽醁22。不然寒虫号,赐买芙蓉褥。维时叶子贫,据梧空踯躅。顿觉口流涎,都忘肤生粟。扫持风雨中,急不能待仆。岂料雪亦欺,露出东郭足23。荒郊虽有梅,渴想未共宿。因命亟烹茶,亦颇得所欲。

夜里下大雪,天寒地冻人缩成一团。早起推开门,日已上三竿,山上屋顶白片片。房檐滴水结冰溜,树下雪糁堆小山。怀疑到了地下水晶宫或天上广寒宫,不信人间红尘有此美局面。“山妻笑向前,浪把戏言告”——山区客家妇女开朗大方的形象跃然纸上。老婆笑着开玩笑说,你知道昨晚为什么下雪吗?因为这里的百姓年年受穷生活困难,老天爷派发些银两给我们喝酒呐,要不就是给我们天冷时买被褥!叶树蕃这时穷得叮当响,听了老婆的话围绕着梧桐树傻傻地转,一想到有酒喝口水立即流出来了,都忘了此时冷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急忙丢掉扫雪的笤帚,也不待呼唤跑腿的童仆,哪成想雪地上露出光脚的足印,使他停下了买酒的脚步。没钱喝酒就去赏梅吧,可是也离得太远,于是命人马上沏热茶一壶,想想心里觉得已知足。

叶树蕃概亦饮者,一听喝酒精神就来了,诗也来了。


注:

①灵辰日:即人日。旧俗以农历正月初七为人日。传说女娲初创世,在造出了鸡狗猪牛马等动物后,于第七天造出了人,所以这一天是人类的生日。《幼学琼林》:“履端,是初一元旦;人日,是初七灵辰。”

②高双眼孔:指双眼花翎。

③落落:指落落大方。

④碧梧:绿色的梧桐树。

⑤项王失鹿:指项羽失去天下。失鹿:以鹿喻帝位,比喻失去政权,失去天下。

⑥李密骑牛:指李密少年时骑牛读《汉书》。形容刻苦攻读。

⑦出处:古指出仕及退隐。这时读chū chǔ。

⑧延寿:即将王昭君画丑的毛延寿。

⑨相如:即司马相如。汉武帝时出使平定西南夷,使其拆除关隘开道建桥与中原通。

⑩白驹:典出《庄子·知北游》“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

11紫宸:皇宫、宫殿的雅称。紫是古代帝王的专用颜色;宸,屋宇。

12鲍明远:即南朝辞赋大家鲍照。

13贺季真:把李白引荐给唐玄宗为官的贺知章。

14尹吉:即尹吉甫,周宣王时太师,西周时期著名贤相,辅助周宣王中兴周朝,因为是流传后世的《诗经》的总编篡者,所以又被尊称为中华诗祖。

15牢愁:忧愁,忧郁。

16落拓:豪放,放荡不羁。穷困潦倒,寂寞冷落。

17长门赋:汉代文学家司马相如受汉武帝失宠皇后陈阿娇百金重托而作的一篇骚体赋。

18冯唐易老:典出《史记·冯唐列传》。汉文帝时,大臣冯唐以孝悌闻名,拜为中郎署。为人正直无私,敢于进谏,不徇私情。时遭排挤,直到头发花白,年事已高,再无升迁,只是郎官。

19云如之何:“子之不淑,云如之何!”这么一个好姑娘,还有什么话可讲!出自《诗经·鄘风·君子偕老》。

20晴旭:阳光。

21籧篨(qúchú):古代指竹或苇编的粗席。

22醽醁(líng lù):古代一种美酒。

23东郭足:《史记·滑稽列传》:“东郭先生久待诏公车,贫困饥寒,衣敝,履不完。行雪中,履有上无下,足尽践地。道中人笑之,东郭先生应之曰:谁能履行雪中,令人视之,其上履也,其履下处乃似人足者乎?”

编辑:黄剑锋
    上一篇:九连山下红潮涌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