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石达开率军攻州城——读谢锡善《连平州乡土志》及《和平县乡土志》

2019-01-11 15:16:46 来源:河源日报 司雁人


清末,学部厘定章程,拟在各地编辑乡土历史,为教科之用。编书局檄行各府厅州县,颁发例目,要求按类分编,所以《连平州乡土志》《和平县乡土志》体例基本相同。


《连平州乡土志》由邑人谢锡善编撰,现存手写本,序言作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


谢锡善,字瀛生,广东连平州人,光绪十一年(1885)乙酉科拔贡,曾任饶平、东安县教谕。


谢锡善在序言中指出,纂修地方乡土志是当地士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士当伏处乡闾,入学鼓箧,既无官守、民社之任,固当居今稽古,有以明得失而扩见闻。”同时又指出,莅临官员应该熟读并运用乡土志,否则就办不好地方的事情:“苟非讲求有素,将临事茫无依据,必不能强。素所未习而骤任其功,此迁流寡效之讥,鲜有不绌于临事者。”


《连平州乡土志》虽简略,但所载建置连平州时代、未置连平州以前境属、政绩录、兵事录、耆旧录、人物、氏族均可读。


《兵事录》记咸丰九年己未(1859)三月初八日,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军攻连平州城,州民机智勇敢抵御,详细而精彩。太平军由忠信南来,“城中知州、守备均先出乡,居民仓皇,世家大族均纷纷远避”,城内男女登城守御者初仅得九百余人,乡勇遍城应募,凌晨3点至5点时用绳索拴人往上拉,力稍实。太平军“日夜猛攻,云梯百道,均被炮石施击,未能得手”,于是在东城水关外人家开挖地道数处,用棺木装满火药。三月十六日将近黎明,太平军列队城下准备引线发火,一旦炸开缺口即行拥入。城中先知,早已扎下两层坚固木栅,以防太平军冲锋突击。“是时霹雳一声天崩地塌,砖石皆飞击向城外贼队,昏夜天大雷雨,城根内三口塘电光所照闪烁汪洋一片”,太平军惊愕而犹豫。“城中勇丁杀出,擒斩贼酋甚多,石达开之弟亦并歼焉”——原来城中守卫人员侦知太平军挖洞运炸药轰城,一面在太平军选择的缺口处用油桶载石堆垛堵塞,一面往洞中注水将炸药淹湿。太平军见炸药未炸,大夺气势,始撤围去。两广总督黄宗汉飞檄褒奖,谓石达开所率太平军所过州县望风残破,“连平不假一兵、不借一粮,独能捍守孤城,深堪嘉尚”,于是奏请朝廷增加学额以示奖励。


《和平县乡土志·兵事录》咸丰九年则记“发匪攻连平州不克遂分扰和平”。谓石达开自嘉应州率众十余万欲攻惠州,为大兵堵截,于是入连平州穴地攻城,城中守御甚固,相持旬余未下,乃分股扰和平、河源、龙川诸邑。至九月初三,经龙川县上坪转徙贝岭。


《和平县乡土志》亦手抄本,无序跋,编者失考。《兵事录》隆庆六年壬申(1572)条,记知县陈文彬计擒贼首徐仁器戮之:

自李文彪作乱,各堡奸民多附从,乌虎山徐仁器尤肆猖獗,流劫三省连界之地,良民避乱多城居,屡经奏勘未获。文彬以计招致,擒而戮之,并斩其党数十人,胁从者囿之。民随后乃改乡名曰平虎镇,既而立社学于其地,置田租行保甲法。


——此为客家地区社会转变时点之一例。《兵事录》咸丰五年乙卯(1855)条记“发匪”翟火姑十二月攻陷和平,谓“时乡间少围寨,民多搬物入城”,说明和平县客家围屋多建于咸丰之后,又可为客家民居形成防御性围屋缘由、时点之例。


编辑:黄剑锋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