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墩头如镜照古今

2019-04-11 09:55:31 来源:


□陈俊年

曾镜如,清末民国年间,广东书画名家,和平县彭寨镇彭镇华表墩头村人。

先生自幼得家传严教,读书学艺,少年即考取国庠生;青年升读画院后,游艺粤海;中年弃官返乡,更潜心书画不辍,至暮年壮心弥坚。那年代,兵荒马乱,先生生死坚守故土——生于斯长于斯终于斯,全身心倾情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守正、创新与传播,与乡亲相处的岁月足足一轮花甲有余。

先生艺作繁多,广为流传,但惜乎时隔久远,散失惨重。所幸有传世《曾镜如书画宝存》,珍贵地收录了先生的书法精品《家梅园师小传》,及其《孟公谱叙》《高祖腾捷老师小传》《梅园家老师像》等书画诗词作品。对先生生平亦有简介。

此外,本书首次整理披露,一批古今达官雅士、专家学者,如清代广州府、惠州府、高州府等政要以及当代中国著名美术院校教授、美术评论家及海外画家等等,对曾镜如先生作品人品予以由衷评价。这是古人与今人的共识与礼赞。

镜如真如镜,明亮鉴古今。

捧读此书,对镜照心事,不由得浮想联翩……

首先想起的是墩头村。彭寨也是生我养我的故乡。我家住彭寨街,儿时入读的幼儿园就在华表塔下。墩头!我太熟悉了:山水相守,田园相望,瓦舍交错,曲巷通幽,宗祠、庙堂、梅园、古井、荷塘等点缀其间,古韵纷呈,禅境浑然;小河对岸,茂竹婆娑,古榕苍翠,华表塔巍巍然耸入云天……说实话,儿时迷恋的此一派天地人和的怡美景致,至今依旧是我的梦中乡愁。而且,心中总悬着一道不解之谜:本是穷乡僻壤,何致如诗如画?

及至读完此书并查阅相关史料,我才恍然惊叹:墩头村的历史与文化积淀,竟是如此深厚源远,远至有新石器晚期遗址。史书记载,墩头建村史已达1500年以上。明初扩村建大宅,先贤们把村名“敦厚围”,浓墨直书于大门额上,以自勉之并教诫子孙:敦仁厚德,乃是客家人安身立命之本。60余户的门号匾额,均以“德行”之意取名,如育德居、怀德居、德馨居、宁俭居、德兴居、安敦居等等,足见客家人崇德尚善的情怀操守。华表塔是彭寨至为高大上的美丽地标。明代由民间捐资建造,故有许多民间传说。信不信由你。我则相信彭寨地形似大船,建塔当桅祈顺风之一说。尽管客观上未必有此作用,但它委实曾经是佛、道、儒三教合一的宗教圣殿,也是集满壁诗、书、画于一身的文化宝塔。只可叹惨遭“大跃进”和“文革”破坏,以致塔顶烧裂,遍体鳞伤。即便如此,我仍坚信,昂首矗立的华表塔,永远是彭寨人的信仰丰碑,也是矢志远航的精神桅杆——长风破浪正逢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如今的墩头村,还有一座名震东江的梅园书屋。五进厅门上,至今悬挂着“第一儒林”的旌匾,乃是当年广东提督学政万承风奏请清朝廷所赐。岁月流逝,书屋虽消失了朗朗书声,但那袭人的书香,至今仍有对对门联飘逸而出——“屏垣不设放入春风扬素志/户牖大开任随化雨洗襟怀”“气爽风清快耕读/西山北海乐櫵渔”“ 何问士农一寸光阴须惜/不分商贾半毫机巧莫为”“ 论古不求秦以下/遊心时在物之初”……

说来也巧,这三处古建筑,与曾镜如均有“血缘”关系。敦厚围建造者、梅园书屋创始人曾孟荣,便是曾镜如的老世祖。书屋的历任主讲者连居老师、腾捷老师、伴禹老师,及其后振起儒林者曾克常即梅园老师,都是曾镜如的上祖辈。晚清年间,华表塔数番修缮,塔身绘画、书法、装潢等,均为曾镜如执笔挥就;1943年再度美容,则由其次子曾玉辉主笔。史脉见人脉,人脉传文脉。墩头村徐徐舒展的这一幅历史人文长卷,何其延绵,何其奇丽。

奇就奇在彭寨墩头远非富庶之地,亦非得天独厚,论墩头屋舍比不上林寨四角楼的气宇轩昂,论财源也远不及滚滚浰江通珠江,生意直接“十三行”……惟其如此,四角楼的典丽堂皇,显赫着客家大户的富贵与气派。而墩头村这一派家园建构与人文营造,则创造出另一番普遍而特殊价值:她虽是普通客家山村崇素尚简、敦勤秀朴的生活方式与家居场景,但满满精蕴着客家平民的生存智慧和齐家谋略,真切深刻地揭示出客家人何以世居山区,身处贫寒,却照样晴耕雨读、生生不息的成因真谛。

墩头村的历史基因及美誉要素,是一笔宝贵的社会财富,值得全面探讨挖掘。本文试作三方面的梳理与赏析。

其一,“首倡斯文”。这是明朝邑候吴公赠予墩头的金字题匾,也是历史哲人对这片文明古村的颌首点赞。敦厚围中厅那一80字长联,镌刻着墩头以“素、敦、古”为立村之要义:“为父慈为子孝为兄弟友恭为叔姪和气去逆效顺长者教训幼者听从勿败常乱纪便为乡党善士/尔士读尔农耕尔百工手艺尔商贾生理劳心劳力各安本分各勤职业毋作奸犯科自是盛世良民。”族谱记载,墩头人历来崇文重教,祖祖辈辈多以“舌耕为业”。舌耕,即讲学教书授艺也,对应现代职业称谓,当泛指文化教育工作者。事实上,仅以梅园老师执教书屋50余年为例,入学“列其门墙者前后千余人,获隽者数十”(注:史料记载,此数十人或为“进士及第、举人、拔贡、副榜、岁贡为教谕或分府而理盐务”),可见当年学风兴盛,人才辈出。曾镜如手书的《梅园家师小传》,不啻是一卷罕见的书法杰作,也是一份珍贵的家风纪实佳作:“先代诗书世家,历数百年矣。师性醇敏,目数行下,挥笔如夙构。闻其大父辅公讲业,间视之余,坐床下小几,竟日敬听,夜分亦如之。辅公爱逾诸孙,代藏奇书,及祖父著作,褒集成部,尚侯剞劂悉付之以绵世守。师事双亲,数十年,依依孺慕;友于兄弟,砚田所登,常推多潤寡。为祖父事,每独任之训子弟悉遵。辅公遗训待族党以静镇躁,以德驭才。不用机巧,人以机巧施之亦不知,即知之亦不较。平居手不释卷,凡经史子集,皆评注笺释,教人法严而功专。”观此书让我笃信,墩头村千年兴盛的内动力,盖源于人以文之,文以化人,文化才是其最持久的生命力,也是最核心的竞争力。

其二,“学术兼经济”。这是260多年前,梅园老师从实践中总结的至理名言,也是墩头自治自强的基本“村策”。“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墩头人深谙此理。因而,齐心致力于“学术兼经济”的协调发展:一方面,众舌耕者,或应邀为达官贵人绘制画像美图,或包揽学宫庙堂装修工程,或承接族谱典籍的编写与出版业务(梅园书屋内设“研经堂”,专事图书出版。数年前发现遗存数百块木雕印版,可见墩头曾是兴旺的出版印刷基地)。这是墩头文人的生财之道,也是乡土文化的滋养之源,当属儒雅高效的致富良策。另一方面,墩头文贤,言传身教,带动全村学技习艺,戮力将文化艺术融入日常的生产生活之中。因而,墩头多有能工巧匠,盛产诸如绣花鞋帽、刺绣服饰、花卉图幅、七色彩带、木刻砖雕、布艺玩具、竹编箩篓、皮草制品及美食糕点等客家特产,其中最诱人心灵尖叫的,当数声名远播的“墩头蓝”了。这是一匹历史纺织的绵长土布。研发于建村之初,取材于家产棉麻,积数十代人的心血智慧,经纺、耕、织、染、踹等技艺工序,将客家人外柔内刚、俭朴素洁、坚韧低调的性情特质,神奇般地织染成挺括柔顺、简约清爽、结实耐磨的“中国传统布艺的代表与典范”(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原院长常沙娜)。墩头蓝系列布艺产品,历来畅销县内乡镇,南走水路销往东江流域,北闯古道销至韶关乃至销湘赣闽边区。家家“织织复织织”,织出殷实扬美名。故墩头村又称“墩头蓝之乡”。就连客家山歌也放声鼓动 :“嫁郎爱嫁墩头郎,又会织布开染坊。”墩头蓝之蓝,原色取汁于“大蓝”等野生植物,濡染着农耕文明的色泽,蕴含着山区客家眺望海洋文明的蔚蓝。如今 ,墩头蓝荣登广东省非遗名录。这是新时代的荐举与垂青:墩头蓝不仅仅是客家布艺的本色和标志,更委实是岭南文化乃至中华文化的底色与风韵。

其三,“高手在民间”。墩头先贤雅士都有与生俱来的乡恋乡愁。真正的乡恋乡愁,始发于原乡又终萦于故土。这恰恰是墩头高手的最高境界。观其高者,学识高深,才艺高强,德高望重。前述墩头出版之盛,其顶梁柱则多是本村的著作者,且多有学术论著。下面随手抄录一串墩头版的古籍书名,足令我们啧啧称赞:《四书讲意》《四书笔要》《列史笔要》《后场笔要》《启札合品》《溪襄杂稿》(四卷)《课儿便览》(三卷)《经史诗蠡测》《东坡寓惠集·注释》《燕轩札记》《安敦诗集》……梅园书屋历代名师,个个注重立德修身,知行合一。每每课余,怡情篱下,侍花养心。久而久之,花性入人性,形成墩头“五君子”的独特秉性:腾捷老师品格如梅,伴禹老师亮节如竹,梅园老师德馨如兰,景象老师雅洁如莲,镜如老师气度如菊。镜如博学多才,还精研佛学、玄学、心学及风水学,尤对装裱、印染的选材与制色潜心苦钻,或丰富布艺色彩,以其浅蓝、灰蓝、绿蓝、间蓝、点蓝、泛蓝、套蓝等等,素显客家人的纯朴清雅;或独创“置线装裱”,以装裱书画装帧图书,既美观耐看,又防虫防潮,确保书香传世。先生单为制色装裱技法就著有两本书:其人生色彩凝聚在《制色学考》中,其美学情趣隐于《置线装裱学说》里,均令后人受用不尽。拥有众多的民间高手,是墩头人文历史的亮点之一,也造就其人才输出的现实优势。墩头村现有800多人,外出就业者达400多人。从业界别囊括文化、艺术、教育、科技、医卫、经济、司法及行政等。以现代舌耕者为众,佼佼者如2014年全球客家形象使者大赛总冠军曾桂芬、河职院副教授曾险峰、县文联原主席曾花君、和平县首席二胡手曾凡漠、和平中学声乐教师曾爱艺、曾党英、舞蹈教师曾春秒……这群文艺才俊,凑起来就是一台戏。因而,自2000年至今,每年大年初一,就自编自演一场轰动四乡的“墩头春晚”。连续19年不辍,留守的村民和归来的游子,年年倾情演绎着对故乡的眷恋,对文化的坚守。

尤为感人的是本书编著者曾春雷。他是曾镜如的玄孙,更是墩头村最自觉坚持乡规的“乡愁发烧友”。儿时的一次捉迷藏,使他竟然迷上了阁楼家藏的古书画创作,从而引发了莫大的好奇心——“好奇心是知识的萌芽”(培根),以至一发不可收,自少年、青年至今40载,他选择的人生志趣是,立志传承先人艺术,倾情专注墩头文化。限于篇幅,以下仅简写其近年要历:

1.中师毕业闯荡深圳17年。深漂深漂,摆摊、打工、任教、兼职,青春热血搏热风,热汗飞洒化海雨。最艰难时全靠亲友接济,但坚持学艺习画,熬更守夜,致双目“散光”,仍自强不息。2.稍有积蓄,便毅然辞职,赴京求学,专攻中国传统工笔画。师从何家英、陈孟昕、刘新华、苏百均、李魁正、张伟民等一众名家,并幸得常沙娜、蒋采苹等美术界老前辈的悉心教导。毕竟是自费求学,在京三年,住地下室,吃流浪饭,饱经北漂的艰辛磨砺,备尝大师们的温暖关爱。那年寒冬,得知春雷交不起房租,苏教授便在工作室里特置一床,以暖其夜求一宿。春雷说,这三年,是他人生与艺术最受教益的三年。在祖国心脏感受时代脉动,在美术的最高学府接受艺术熏陶,访故宫宝藏感悟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登万里长城感知每方古砖的非凡妙用,而遥望粤北墩头古村更深感任重道远……3.这几年,春雷坚持每周六至次周一在深圳绘画创作,每周二至周五回墩头做事:深入田野、遍访村叟、整理史料、修裱古画、收录山歌、笔记技艺、拍摄民俗、绘制村图……事无巨细,躬身亲为。他甚至细心到搬梯丈量老屋之地步,竟意外发现夯土砌砖、刷墙粉壁的色料面积比例,均呈黄金切割线之美。他俯身深探村中的下水道,也发现全非图省事建成直道,而是条条弯弯曲曲,以利生产,方便生活,悄然营造出曲水流韵的文化气场……4.事绩盘点:近年来,春雷发起开展墩头文化研讨、文艺惠民及非遗展示活动共百余场,邀请并陪同来墩考察的京沪穗深及港澳台等专家学者达千余人次,撰写墩头文史资料数十万字,拍摄图片三万余张,录制影视作品十多套,创作墩头美术作品及草图百余幅,其中全景式工笔画《墩头蓝之乡》于2016年在央美美术馆展出。上述图文,成为墩头村申报政府文化项目最翔实有力的历史依据和现实诉求。因而,墩头美誉接踵而至,先后被省颁布为:“华表革命老区”“广东省代表性非物质文化遗产·墩头蓝纺织技艺”、第五批民间文化艺术抢救遗产项目“广东省古村落”“广东省卫生村”……墩头获此众多殊荣,春雷功不可没。但他很腼腆低调。他告诉我,墩头有今日,一靠先贤,二靠全村父老乡亲。现存的墩头文物史料,大多是曾凡晴、曾庆营、曾庆华、曾凡染等老前辈在历次“运动”中冒死保藏下来的。再看看,村里至今没有哪家敢乱搭乱建,恰恰凸显出墩头人对古村的敬畏之心与守护之责。他还举了个例子:2016年,荣获“广东省古村落”的喜讯传来,全村沸腾!须知那申报视频制作费1.5万多元,以及选派曾祥建去普宁市领匾的差旅费1000元,也都是村民们自发捐助的。5.春雷仍在深漂,至今未婚,无房,无车。他克勤克俭助墩头,意在早日实现四大愿景:融入现代时尚元素,通过产业化和互联网,把客家墩头蓝打造成中国牛仔布;复兴梅园书屋,为山区培养国学国画现代艺术人才;修缮古村古屋,办成旅游胜地;编辑出版一套《彭寨墩头宝存书系》,使之成为客家乡野百科全书。

的确,墩头的历史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古村落的现状图多半是“古老、村残、落魄”的缩写版,亟须抢救!为此,和平县人大代表、彭镇村主任曾维乐,日前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大对“墩头蓝纺织技艺”非遗的保护与古村修缮的议案》。

对此,我也作个补充建议:和平有彭寨、林寨、古寨,若以彭寨为顶角,至林至古均距10公里,自成等腰三角形。 “三寨”现存旅游资源丰富,各具特色、亮点和魅力,又互为映衬,逻辑连贯,柴近水便,因而特建议顺势将其连结成“和平三寨旅游三角区”。其特有的旅游文化价值在于:明清的彭寨墩头村、民国的林寨四角楼、革命的古寨“小延安”,几乎是客家古代史、近代史、现代史的顺衍与浓缩,深刻完整地展现出历史前进的必然趋势与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

客家村居,常有两大特征:一是村呈围龙状,呈圆形、半圆形或方形,且多以“围”冠名,单彭寨就有18个围。围屋围聚着永固的合力,是团结的象征。二是村前总有一口塘,纳春雨秋霜,洗岁月沧桑,兼消暑防灾,莲花飘香,笑声回荡……

墩头村前也有一方水塘,却非天然形成,而是人工开挖出来的,敦厚围建成之初,先人们发觉美中不足之处是缺了一方既能影显村景,又能滋润心境的灵光宝鉴。于是,决意挖塘,挑土担泥,筑堤引泉,终于盈成泱泱水面,在宁静碧透的意境中,浮出永恒的美丽倒影……

谁家栖居诗意中?你有心镜显倒影么?

啊!墩头有镜,镜如如镜,镜照古今!

啊!祝福和平,祝福彭寨,祝福乡亲!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阳明心学十讲:第三讲 知行合一(上)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