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阳明心学十讲:第五讲 致良知(下)

2019-05-10 14:13:03 来源:河源日报 司雁人

第三节 “致良知”释义


良知学说虽是阳明于自己经历中体验得来,但他发现,不但处事管用,而且治学也管用。乱臣、乱民、乱王都有心中贼要排除,都需要道德自省,都可以良知做解药。平时作伪于外、心机百出的焦芳,于“诛刘瑾”之大是大非面前,舍良知而行,不可能不欺心妄作。聚众做贼的乱民,也知道抢人钱财不对,他们上山为盗也是舍良知而行。朱宸濠贵为藩王,当然知道不应该抢夺皇位,他举兵叛乱更是舍良知而行。学为好人,舍致良知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美好品德,唯致此良知而已。

“苟非以良知为舵,亦何以自支于惊风巨浪之中乎?良知诚大柄哉!”阳明自己身处宸濠之乱、忠泰之难时,以良知为舵,良知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从而驶过了激流险滩,挽狂澜于既倒,为国家为人民避免了一场大灾难。诛刘瑾之“惊风巨浪”中,吏部尚书焦芳出于个人私利,丧尽良知与阉党比附,使正直官员蒙受惨绝打击,朝廷君主养成空前荒唐,国家政事处于一片混乱,底层民众陷入深重灾难。身为高级官员不以良知为舵自立于朝政大是大非面前,却以一时之功利,贻祸于将来。

王阳明说得很简单,世界上的一切事,无非就是是非善恶,分清是非善恶是良知作为品德方面自有的能力。如何为人处世,一切依内心的良知来判断。“致良知”就是随时知是知非,随时为善去恶。

“致良知”直接就是心理不一、知行分裂的对治方法,对治人心放迷之祸,改变心为物役的现实,其运行原理就是按良知的本能指引去做人做事。理论上,人应该把自己的良知当成唯一的人生准则,可现实是,很多人向来都不是听从良知的命令,而是逆天理而行。“致良知”要求人们把“知”和“行”都落在“良知”上。也就是说,做什么事情都要有善良的动机,以保证“行”的结果是良善的。“致良知”就是不生邪僻之心。在阳明那里,良知就好比规矩尺度,天下之物,世上之事,社会之人,方圆长短不可胜穷,讲规矩,讲尺度,则各尽其用;不讲规矩,不讲尺度,则乖张谬戾百无一用,甚至祸国殃民。

王阳明深感良知的光明,可以拂去云雾般的人欲。“致良知”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贪心恶念刚起的时候,即予以去除。良知能戒慎恐惧,有使人不做恶的作用,因为害怕做恶事而受良心惩罚,而不去做恶事。“致良知”就是在当下面临的事物上为善去恶:

尔那一点良知,是尔自家的准则。尔意念着处,他是便知是,非便知非,更瞒他一些不得。尔只不要欺他,实实落落依着他做去,善便存,恶便去。他这里何等稳当快乐。此便是格物的真诀,致知的实功。①

临事起意,或动善念,或动恶念,谁也不能避免左右摇晃,如果没有良知在那里指导,任凭个人私欲冲发,全无良心责任,结果必然是水深火热,国家人民都遭殃的局面。既有知善知恶的良知,良知一定是命令我择善的,于是为善去恶,天下为公,便成为我对自己良知应负的责任。梁启超要求人们按阳明所说,抓住“良知”这根命根子往前致,“由阴霾天的日,致出个浮云天来,由浮云天的日,致出个青天的日来”“致到通体光明”,便是“经纶宰制者”成贤成圣的事业。②

致良知的工夫,说易固然易,说难又真难。人每时每刻都要面对纷纭复杂的事情,尤其是官员(即梁启超所说“经纶宰制者”),每天处理政事、民事,都要以良知来判断是非对错,依良知来指导为善去恶,而不可以对自己有利没利来抛却是非对错之心。

在阳明心学的逻辑链条上,“心即理”“知行合一”都是要“存天理,灭人欲”,天理就是良知,千思万虑,只是要致良知。

良知为人人自带,无论怎样也泯灭不了,比如盗贼,你说他是贼,他也会羞愧而不好意思。

阳明有“明镜之喻”,将良知比喻为明镜,没有一点灰尘。在镜子面前,美丑原貌毕露。有人问“人情机诈百出”,只我讲诚信,别人不讲诚信,不是常常会受欺骗吗?阳明回答,良知常觉常照,就仿佛明镜高悬,任何事物在明镜面前都不能藏其美丑,如果有不诚信就能觉察,所以也就欺骗不了你。③

阳明指出,良知的功用就是判别是非善恶,是非仅是个好恶,明白好恶就穷尽了是非,穷尽了是非就穷尽了万物的变化。“是非两字是个大规矩” ④,凡善恶之起因,真伪之分别,都可以用我内心的良知来体察。良知要求慎独:“良知即是独知时,此知之外更无知。”⑤所谓“人虽不知而己所独知”这句话,正是我内心良知所在。凡有想法产生,我心之良知肯定知晓,是善的,良知自会知道,是恶的,良知也会知道。也是良知要我善便存恶便去。

为什么有人做事没良知呢?阳明指出,那是因为他的心被私欲迷惑了,所以要用“致知”“格物”的功夫,战胜私欲恢复天理,使良知再无障碍彻底显露,这就是致良知。如果大家都能致良知,就自然能辨别是非,具有共同的好善厌恶之心,待人若己,爱国如家,与天地万物为一体。若能如此,国家就一定能治理好。

“致良知”的要义在哪里呢?阳明以为,主要还是要在“慎独”上下工夫。欲廓清私欲的念头,除却致良知没有别的办法,“因为心术隐微,只有自己的良知方能照察得出”⑥。所以他又说“谨独即是致良知”⑦。“致良知”强调独自一人时更要注意自己的“一时之念”,不要做出有违道德的事情来。人们常常在看得见听得到的时候能够致良知,而在看不见听不到的地方就不去致良知,所以在看不见听不到的地方“戒慎恐惧”,方是致良知的工夫。阳明曾以佛家手指显出和入袖为例:一位禅师出一手指问看见了吗?大家说当然看见了;又把手放在袖子里问看见了吗?当然说没看见。阳明说露出的手指大家可以看见,袖子里的手指别人看不见但你自己知道,只在别人看见的时候做好事还不行,重要的是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做好事不做坏事。在“人不知己知”处“慎独”,才是工夫实落处。⑧

“种树者必培其根,种德者必养其心” ⑨,致良知是心学的灵魂,是阳明此前所有学说的最高概括和总结。冈田武彦指出,王学为“培根之学”。王阳明在提出“致良知”之前,将诚意作为培根之学的主旨,提出“致良知”后,致良知就成为培根之学的主旨。⑩ “良知原本是每个人所先天具有的一轮明月,只要拨开眼前的迷雾,就能见到良知的光明。就是目不识丁的人也容易懂这个道理,并付诸实践”“所谓良知,就是通过自我的不断努力,使自己获得进步,天天向上”。11良知说是一个严格的生命体,它包含敏锐的道德感知,也包含道德批判。12

梁启超指出,王阳明的“致良知工夫,只是对于某件事应做不应做,求得一个定盘针”。阳明要求人们在个人私欲面前,要把良知当做严明的判官,自己常像法庭一般,对个人私欲进行审判。一切言动均从良知发生出来,才不至于出现离经叛道的行为。这样不仅对国家人民有利,自己也能泰然安稳,得到满意的人生。梁又指出,致良知的工夫,最要紧的就是把私欲清除干净,“不以本身利害为本位,纯采第三者的态度,由当局而抽身出来,像旁观者一样,而且并不要讨好于任何部分人,不要任何部分人恭维他,赤裸裸的真,信凭他的良知来判断……那么我们敢保证,他下的判断,一定是‘忠恕违道不远’了”。 13

王阳明的良知学说当时很多人不理解,但阳明自己非常自信:“今诚得豪杰同志之士扶持匡翼,共明良知之学于天下,使天下之人皆知自致其良知,以相安相养,去其自私自利之蔽,一洗谗妒胜忿之习,以济于大同。”14若能得到志同道合的杰出人才来扶持辅助我,共同使良知之学光大于天下,让全天下的人都懂得致其良知,借以彼此帮助启发,剔除自私自利的毛病,将谗言、嫉妒、好胜、忿恨等恶习荡涤干净,天下大同的理想社会就不难实现了。

蒋庆先生指出,“阳明心学的核心则是良知之教。良知是人人都具有的心性本体,是天理在吾心之昭明灵觉,是主宰身心宇宙的天植灵根,是生生不息的天地万物一体之仁。故良知是人类生命的至善本源,是历史文化的究竟依止,是人类行为的天则明师,是创造历史未来的根本动力”,但是“阳明良知心学的实践意义在现代中国丧失了”,应该“将濒临失传的良知心学重新寻归神州故土,在中国大地上灵根再植”。15

注:

①《陈九川录》。

②参见梁启超《王阳明知行合一之教》。

③参见《答欧阳崇一》。

④《黄省曾录》。

⑤《答人问良知二首》,《全集》第791页。

⑥梁启超《王阳明知行合一之教》。

⑦《与黄勉之》,《全集》卷五。

⑧参见《黄以方录》。

⑨《薛侃录》。

⑩参见冈田武彦《王阳明大传(中)》,第162页。

11冈田武彦《中国贵州王阳明国际学术讨论会贺词》,1996年7月11日。

12参见冈田武彦《王阳明大传(上)》,第8页。

13俱见梁启超《王阳明知行合一之教》。

14《答聂文蔚》。

15蒋庆《良知是人类未来的希望——阳明心学暨良知工程国际研讨会开幕致词》,1994年9月19日。


编辑:黄剑锋
    上一篇:阳明心学十讲:第五讲 致良知(上)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