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万绿湖那边

2019-07-05 11:02:39 来源:河源日报 钟小巧

  在万绿湖那边,有一个村庄,那是大何的老屋。

  老屋只住着老何。

  我们跟着大何,翻山绕湖,驱车进入老屋,看见老何正在泊船,把两只鼓鼓的蛇皮袋拖上岸,躬身曲背,呲牙咧嘴。大何忙奔过去帮忙,说,那么多鱼,我们有食福啦。老何咳了两声,没说话。

  大何迫不及待解袋口,倒出来一看,傻眼了,鱼鳞都不见一片,全是垃圾。

  叫您网鱼却网垃圾,没鱼?大何气咻咻的。

  有,公家的,不能网。

  为什么?

  禁了,你都不知多久没回来过了。老何低着头,说得很小声。

  昨晚电话里您咋不说?我老板大老远来,就是想吃万绿湖的鱼。

  老何不说话,低着头,躬着瘦弱的身躯,径直进屋去了。屋外墙体斑驳,屋内也简陋,一灶一锅,一桌一凳,像极了我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样子。只有那个流水哗哗响的水龙头,流着现代气息。据大何介绍,因建新丰江水库,老屋人都移民了,只有他一家不愿走,是他祖父舍不得这里的山水。现在,是他的父亲,子女都在城里安家了,仍不愿走,也是舍不得这里的山水。

  真是死脑筋。大何嘟囔了一句,掏出手机,走开去,似乎打了好几个电话,然后回来对我们说,李老板、王秘书,屋里坐坐吧,泡点万绿湖水的茶尝尝,然后周边转转,再去市区吃饭住宿,我早订好了酒店,什么鱼都有,正宗万绿湖的。

  老板没进屋,而是打开车子的后备厢,让我帮忙搬出折叠桌椅,工夫茶具。老板喜欢户外运动,车上的户外装备一应俱全。

  老板对大何说,别折腾了,就在这地坪吃住。你看,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有你的老屋,你的老人陪着,多好,哪里找这么好的环境嘛。

  不知什么时候,老何提着一个黑溜溜的茶壶出来了。茶壶嘴冒着气,里面还咕噜咕噜响。老何放下茶壶,向老板鞠躬,低声说,对不住。

  老何的背本来就驼了,再一鞠躬,头都快挨着地了。

  “别别,老叔别往心里去,别别,别听大何乱说,我不是来吃鱼的,我是……是来吃负离子的。”老板被这突如其来的鞠躬惊得语无伦次了。

  “负离子是什么?”老何突然警惕起来,问道。

  老板一愣,看看我,又看看大何,大笑起来,说:“看我这浑蛋,文绉绉什么呀,小王,你说。”

  我挠挠头,说,是新鲜空气吧。

  老何咧嘴一笑,转身走开了。

  我们支起了锅灶,煮着湖边摘来的野麦菜。不知什么时候,老何变戏法似地给我们送来一只宰好的鸡,说是自家养的。

  那顿饭,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饭,吃出了小时候的味道,虽没有鱼。但大何认为没鱼不成饭,总在叨叨,来湖边,哪有不吃鱼的理?

  晚上,我和老板睡帐篷,大何跟着老何睡老屋。老板呼噜噜的,似乎睡得很香甜。我却睡不着。不知是习惯了都市的喧嚣,还是被美妙的夜色迷住了,反正就是睡不着,数了星星,又数萤火虫。湖水,山峦,老屋,黑成一团,静在一处。突然,我感觉到了动静,似乎是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一束光,一闪而过。可是,什么也没发生。

  天麻麻亮,大何来到帐篷,压低声音说,睡醒没?带你们电鱼去。

  我们猫着身子,像做贼似地沿上游湖岸走。大何告诉我们,说他昨晚偷偷出去了,在码头那边朋友家借了电鱼机,千万别让我老爸知道,他死脑筋。

  “站住。”突然霹雳一声,闪出一个黑影,真像武侠剧里的人物,吓得我们差点儿掉进湖里。

  原来是老何。

  老何夺下大何背上的电鱼机,好像不认识我们似的,一声不吭就走了。大何追上去,要抢夺电鱼机,说,您疯了?老板在这,您不是丢我脸,是丢我饭碗了。

  老何把电鱼机往地上重重一摔,挺了挺躬着的背,声音提高了几十分贝,让我不敢相信,眼前的老何,跟昨天见到的老何,简直判若两人。他说,网鱼、电鱼、炸鱼,这不让鱼断子绝孙了吗?这不影响水质了吗?听说你们深圳人也吃这里的水呢,你们这样做不是往自己嘴巴里撒粪吗?

  看您说的,就一次嘛,能影响什么。大何却压低声音说。

  偷鱼贼都这么说。你一次,他一次,万绿湖不完了?想吃鱼,请老板下次再过来吧,我挖鱼塘养鱼,保准跟湖鱼一样鲜美。

  公家的,您管什么闲事。大何说。

  这叫闲事?生态保护,人人有责。老何说着便从裤袋里掏出一个牌,亮给我们看,牌上写着:守湖人。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阳明心学十讲:第八讲 无善无恶(上)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