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杨梅,银梅

2019-08-07 16:54:11 来源:河源日报 钟小巧

杨梅熟啦。


微信朋友圈里,好几个微友晒杨梅,且出自同一个地方——连平县陂头中学。


校园里长杨梅,除陂头中学,在我有限的去过的学校,还真没有。一般来说,中小学校园是不种水果类植物的。想想,自制力欠强的中小学生,看到诱人可口的水果,爬树偷摘在所难免,这便涉及到安全问题。万一有什么问题,那就是学校的责任,学校须担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干脆,免责就免种吧。


而陂头中学,不担心出现此类安全问题,也从未出现过此类问题。杨梅,安安静静地挂在树上。学生,安安静静地站在杨梅树下,或读书,或唱歌,或嬉戏,偶尔抬头望望,对着杨梅笑。


陂头中学的杨梅,已有几十年历史了。陂头中学的前身叫“银梅中学”。我一直以为陂头人叫杨梅为银梅,杨梅就是银梅,是同一种果树。直到去年参加“文学进校园”活动,较深入地去了解陂头中学后才知道,杨梅是杨梅,银梅是银梅,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植物,这两种植物都在校园里蓬蓬勃勃地生长着。


银梅比杨梅历史更长,与学校同龄。银梅中学创办于1945年,由国民党元老、著名书法家于右任题字。原来,银梅是明清时陂头的地域名,既然有银梅这种植物,那就在银梅中学栽上银梅吧。一株株银梅,分种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每到早春时节,洁白晶莹的银梅花开满枝头,似冰挂,愈冷愈挺拔,有如银梅中学的莘莘学子,在求学路上锲而不舍、奋发进取、顽强拼搏的那种劲头。


这是一所具有深厚历史文化沉淀的学校。七十多年来,浮浮沉沉,从几易的校歌可见一斑。建校之初,银梅中学教师梁焯辉先生(中国体育界知名人士,世界乒乓球冠军容国团的教练)为学校创作了《银梅校歌》:“群山苍苍,流水荡漾,太阳高照我银梅,发射出千万道光芒,啊,银梅!我的亲娘,愿你美的血乳贯注到我们身上。新生的祖国,还是遍体鳞伤,建国的责任,落在我们身上。自由之花,大地开放;自由之神,天空翱翔!”1995年,即陂头中学五十周年校庆之际,陂头中学校友谢福南(原连平县教育局教研室主任)作词谱曲一首《陂头中学校歌》: “吸吮着银梅树下甘甜的泉水,沐浴着九连山和煦的阳光,园丁在辛勤浇灌,桃李代代芬芳!肩负着历史使命,满怀着民族希望,勤奋、求实、严谨、创新,祖国的明天,我们再创辉煌!”2015年,为出版建校七十周年纪念画册,陂头中学请广州星海学院杨晓教授重新作词谱曲《银梅中学校歌》:“群山苍苍,流水荡漾,太阳高照我银梅,发射出千万道光芒。啊,银梅银梅!我的亲娘,愿你美的血乳贯注到我的身上。啊!伟大的祖国,哺育我们成长。报国的责任,我们一定担当。银梅之花,傲雪开放;银梅学子,展翅翱翔!”


个别歌词改动,足见时代进步,祖国富强。如今看到的陂头中学,比建校之初扩大了几十倍,位于有“小桂林”之称的陂头峒中心,座西向东,面朝三台山,背倚九叠嶂,陂头河自南环校向西流,环境幽静,是个读书的好地方。首任校长李心钧曾赋诗:“弯环一水面三台,春风桃李满径栽。赢得情深怀白也,梦魂长始绕银梅。”时代在变,初心不改。建校之初的那排泥砖黑瓦校舍,依然完好无损地挺立在校园内,活成宝贵的文物,活成后人的榜样。只可惜,首任校长李心钧没能活到现在,他笔下的银梅也没能活到现在。没人知道银梅的寿命多少,只知道银梅的成活率很低很低,不像杨梅。现在学校办公楼前“银梅园”的银梅,都是后来陆陆续续栽种的。杨梅,在粤北山区随处可见,有土就能活。


据说,陂头中学有四十多棵杨梅树,是本地品种,叫山(野)杨梅,树高,枝繁,叶密。圆圆实实的小果子,颜色有的鲜红,有的红中带紫,正如宋朝平可正诗云:“五月杨梅已满林,初疑一颗值千金。味比河朔葡萄重,色比泸南荔枝深。” 轻轻咬一口,汁水沁入心脾,酸酸爽爽,顿觉神清气爽。


这样的杨梅,不也是陂头中学师生们的真实写照吗?平凡朴素,坚忍不拔,孜孜以求。


如果说,银梅不仅仅是一种花卉,那么,杨梅也不仅仅是一种果树,我认为,它们都是校园的主角,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在陂头中学薪火相传。


编辑:田清秀
    上一篇:奶奶的粮本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