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阳明心学十讲:第十讲 满街都是圣人(下)

2019-08-09 15:04:19 来源:河源日报 司雁人

第三节  “满街都是圣人”释义


王阳明不仅要求自己按照圣贤的道德标准做人行事,而且希望每个人都能按照圣贤的道德标准去做人行事,所以他讲学,讲圣贤之学,尽自己最大力量对不堪的社会现实施加影响。笃厚之人多了,浮薄之人就少了,社会风俗自然由此而厚。

一般人都会以为圣人跟自己隔着很遥远,自己再努力也达不到圣贤的道德水准。“圣人必可学而至”——圣人不是先天的,而是通过后天学习才成为圣人的,阳明着力向人们论证人人皆可成圣的原理。

阳明说,“良知良能,愚夫愚妇与圣人同。但惟圣人能致其良知,而愚夫愚妇不能致,此圣愚之所由分也”①——在良知良能方面,一般人与圣人原无差别。只是圣人做人做事,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达到自己内心的良知,一般人则囿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能达到自己内心的良知。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才造成了一般人与圣人之间,做人境界和做事结果的巨大区别。学做圣人所谓的学问,仅是去致良知以精察心中之天理。“尧、舜、三王之圣,言而民莫不信者,致其良知而言之也;行而民莫不悦者,致其良知而行之也”②——尧、舜、禹、汤等圣人,他们说的话百姓们没有不信任的,这是因为,他们所说的也只是推致了自己的良知;他们做的事百姓们没有不喜欢的,也只是因为他们所做的推致了自己的良知。“良知即是道,良知之在人心,不但圣贤,虽常人亦无不如此。若无有物欲牵蔽,但循着良知发用流行将去,即无不是道。但在常人多为物欲牵蔽,不能寻得良知”③——良知,即为道,它就在人的心中,不仅圣贤,就是平常人都是如此。若没有物欲牵累蒙蔽,只靠良知去发挥作用,那将会无处无时不是道。然而,平常人大多被物欲牵累蒙蔽,不能遵从良知。

夫圣人之心,以天地万物为一体,其视天下之人,无外内远近。凡有血气,皆其昆弟赤子之亲,莫不欲安全而教养之,以遂其万物一体之念。天下之人心,其始亦非有异于圣人也,特其间于有我之私,隔于物欲之蔽,大者以小,通者以塞,人各有心,至有视其父子兄弟如仇雠者。圣人有忧之,是以推其天地万物一体之仁以教天下,使之皆有以克其私,去其蔽,以复其心体之同然。④

圣人之心,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他看全天下之人,并无内外远近之别。只要是有血性的,都是他的兄弟儿女。圣人想让他们有安全感,并去教育他们,以实现他的万物一体的心愿。天下平常人的心,起初与圣人并无什么不同。他们只是迷惑于自我的私心,间隔于物欲的蒙蔽,公天下的大心变成私我的小心,通达的心变成有阻碍的心。各人有各人的想法,甚至将自己的父子兄弟当他人看待。只有克制迷惑的私心,剔除物欲的蒙蔽,才能恢复原本与圣人共有的心体。

阳明强调说,“自己良知原与圣人一般,若体认得自己良知明白,即圣人气象不在圣人而在我矣”⑤——自己的良知,本来与圣人没有区别,如果能清楚地体认自己的良知,那么,圣人的气象就不在圣人那里,而在自己身上了。

阳明不但论证人人皆可成圣的原理,而且还为人们指出成圣的路径。“必欲此心纯乎天理,而无一毫人欲之私,此作圣之功也”⑥——一定要此心纯乎天理,无丝毫的私欲,这就是学作圣人的功夫。要想此心纯是天理,就要在私欲未萌生之前就加以防范,在私欲萌生时必须加以扼制。良知人人皆有,圣人只是保全它而不让它遭受任何蒙蔽,兢兢业业,勤勤恳恳,良知自然常存,这就是修习。⑦圣人所说所做,也只是推致了自己的良知,能事事致良知,就是圣人。

心之良知是谓圣。圣人之学,惟是致此良知而已。自然而致之者,圣人也;勉然而致之者,贤人也;自蔽自昧而不肯致之者,愚不肖者也。愚不肖者,虽其蔽昧之极,良知又未尝不存也。苟能致之,即与圣人无异矣。此良知所以为圣愚之同具,而“人皆可以为尧舜”者,以此也。⑧

圣人也不过是既有智慧又有无懈可击道德的凡人。这两种素质与生俱来,所以人人都是潜在的圣人。只要按良知的指引去思考做事,那就是圣人了。自然而然致良知的,是圣人;勉强自己而致良知的,是贤人;不肯去致良知的,说明他的良知被遮蔽了,那就是愚人。虽然愚人的良知被遮蔽了,但他的良知却仍然存在,如果能致良知,就和圣贤没有区别。这就是说,圣愚的良知是一样的,只要肯“致”,就“人人皆可为尧舜”。

盗贼亦有良知,人人皆可成圣的理论,封堵了那些想给自己做坏事找借口的人的退路。对于一般人对成圣的畏难情绪,阳明用“精金之喻”给予疏导。他用精金比喻圣人,用分量的轻重比喻圣人才力的大小,用锻炼比喻学做圣人的工夫。他说,精金之所以为精金,只在成色足无杂质,而不在分量轻重。圣人之所以为圣人,也只在于纯乎天理而不在才力大小。平常人只要肯学做圣人,使自己的内心纯为天理,就能够达到圣人的境界。正是基于此,所以孟子有“人皆可以为尧舜”的说法。学做圣人,不过是去人欲而存天理罢了。若不在成色上锻炼自己以求不逊于别人的精金,只妄想在分量上赶超别人的轻重,把杂质都夹杂进去,分量是增加了,但成色却愈低下,最后甚至不再有金。“若除去了比较分量的心,各人尽着自己力量精神,只在此心纯天理上用功,即人人自有,个个圆成,便能大以成大,小以成小,不假外慕,无不具足。”⑨

阳明指出的成圣之路简单易行,人人可达,所以他特别强调立志。“立志成圣则圣矣”——立定学做圣人的志向,就没有什么能妨碍你做好人,成圣人。圣人就是道德完善的人,说好人也行。立志成圣的人,就永远确立了善念。阳明说,所谓立志,就是念念不忘存天理。若时刻不忘存天理,日子一久,心自然会在天理上凝聚,这就像道家所说的“结圣胎”。天理意念常存,就能逐渐达到孟子讲的美、大、圣、神境界。⑩“大抵吾人为学紧要大头脑,只是立志。所谓困忘之病,亦只是志欠真切。今好色之人,未尝病于困忘,只是一真切耳”11——我们学做圣人,关键核心处唯在立志,所谓的疲劳、遗忘等托辞,只是因为立志不够真切。看那好色之人,从未有过疲劳、遗忘的说法,只是因为好色真切。阳明曾经这样说过,人只要好善如同喜爱美色,憎恶如同讨厌恶臭,他就是圣人了。12学做圣人的学问也只是一个“诚”字罢了。“你真有圣人之志,良知上更无不尽。良知上留得些子别念挂带,便非必为圣人之志矣”13——你真有做圣人的志向,良知就需纯洁明亮,良知上若还有别的牵挂,就不为必做圣人的志向了。钱德洪开始听这话时,内心还有些不服气,听到最后时,不觉自己周身是汗。阳明的另一段话更加让人猛醒:

诸公在此,务要立个必为圣人之心,时时刻刻,须是“一棒一条痕,一掴一掌血”,方能听吾说话句句得力。若茫茫荡荡度日,譬如一块死肉,打也不知得痛痒,恐终不济事。回家只寻得旧时伎俩而已,岂不惜哉!14

各位在此处,一定要确立一个必做圣人(不做小人)的心。每时每刻提醒自己,扎实做去,务求每件事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若浑浑噩噩地混时混事,没有个清醒头脑,是非对错不分,只怕最终做了黑白颠倒的小人之事还浑然不觉,落得个一生可耻之人。“志立得时,良知千事万为只是一事”15——在良知的主宰下,千事万事也只是一件事。千言万语,阳明是要人们立志做个“梅花品德日月魂”的人。淡泊恬静,是羲皇的世界;神清气爽,庄严肃穆,是尧舜的世界。若能充分信任良知,不被事物表象所扰乱,便能经常做一个羲皇尧舜世界的人。

致良知人人都可以做到,只要立志做好人。好人不分等级,好事不分等级,但求个有良知的心,有个能知是非善恶的心。只要就知之所及,行那是的心,不行那非的心。王阳明的成圣之教,就是这样平易切实,人人可为。

我们每天面对那么多人那么多事,致与不致良知,能不能公平公允处理这些人情事故,便决定我们是好人还是坏人。立了“良知”这个规矩,则一切至善妥当,就像规矩之于方圆,尺度之于长短,权衡之于物重,明镜之于造形。

圣人只是守住一颗良知的心,对每件事都知道天理所在。圣人只是还他一个良知的本色,更不会添加其它的意思。圣人仅是顺应良知的作用,天地万物皆在我良知的范围内运动,又何尝有一物超出良知之外而成为良知的障碍呢?16

 圣人也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会,之所以能应变无穷,是因为圣人的心犹如明镜。由于这个明,使它感而必应,无物不照。并不是对什么都事先研究过了。圣人的光辉事业,乃是碰到特定的历史条件才有的。17

所有人耳原本聪,目原本明,心原本睿智,圣人唯一种才能,即“致良知”,普通人不能做到耳聪目明心睿智,只是因为不能致良知。18良知自信,圣人善养浩然之气,成圣就是将好名、好色、好货等根,逐一搜寻,扫除廓清。

学圣也不要提过高的道德要求,只是各随分限所及去致知就可以了。阳明说:“今日良知见在如此,只随今日所知扩充到底;明日良知又有开悟,便从明日所知扩充到底” 19——循序渐进如种树。

现实情况下,真要事事致良知可能会惹人耻笑,阳明说,如若立志学做圣人:“依此良知,忍耐做去,不管人非笑,不管人毁谤,不管人荣辱,任他功夫有进有退,我只是这致良知的主宰不息,久久自然有得力处” 20——相信自己,为了自己,只要立了必为圣人之志,不管遇到什么,也只根据这良知耐心地做下去,不在乎别人的嘲笑、诽谤、称誉、侮辱。任他功夫有进有退,只要这致良知没有片刻停息,时间久了,自会感到有力,也自然不会被外在的任何事情所动摇。毁谤是从外界来的,就是圣人也在所难免。人只应注重自身修养,若自己的的确确是一个圣贤,纵然世人都毁谤他,也不能说倒他,将他怎么样。这就如同浮云遮日,如何能损坏太阳的光辉。21只要能加强自身修养,外来毁誉根本不能把你怎么样。

阳明心学所谓心即理、知行合一、破心中贼、致良知、事上磨练、拔本塞源、无善无恶、明德亲民、满街都是圣人九项,都即是道德要求,又是教人方法,还是人格理想。

注:

①《答顾东桥书》。

②《答聂文蔚》。

③《答陆原静书》。

④《答顾东桥书》。

⑤《启周道通书》。

⑥《答陆原静·又》。

⑦参见《陈九川录》。

⑧《书魏师孟卷》,《全集》卷八。

⑨参见《薛侃录》。

⑩参见《陆澄录》。

11《启周道通书》。

12参见《黄直录》。

13《黄省曾录》。

14《黄以方录》。

15《黄修易录》。

16参见《黄省曾录》。

17参见《陆澄录》)

18参见《黄省曾录》。

19《黄直录》。

20《黄修易录》。

21参见《黄省曾录》。


编辑:黄剑锋
    上一篇:遭遇奇葩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