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悠悠古意慢慢寻

2019-08-09 19:02:56 来源:河源日报 杜明芬

看唐代周昉的《簪花仕女图》是一种享受。图中女子眉如青黛,莞尔徐徐,有一种优雅的风情。泛黄的画卷衍生出一种古意,那是经历过岁月风华才会散发的光芒。我喜欢这种静幽的沉默,因为于静谧中看见的美好总是让人心神一醉。

古意,古意,谈及“古”字,便说明那是沉淀在旧时光里的一种韵味。有的是沉稳且不动声色的,有的是热闹且永远鲜活的,有的是平淡却永恒存在的。但同样的是,古意是一种深情,是时光遗留下来的情深故事。也许是在庭院深深处的一句轻声呢喃,也许是在青草河畔的一汪碧水清潭,也许是在楠木桌上的一株悠悠兰草,也许只是一个人失去的故居……

去苏州城的时候,是一定要去看苏州园林的,譬如沧浪亭、狮子林。穿一身淡青色的旗袍,选一个烟雨朦胧的日子去看园林,有一种贞静素雅的美感。遥遥烟雨天青色,翩翩翠蔓女娇娥,姑苏城的旧时光就会在这一刻定格。复廊蜿蜒,漏窗精致,碧波盈盈不露底,几尾红鲤悠游自在,岸边的树枝斜倚水轻枕石,一派安然自在的风光!这是园林山水的古意,它们就像是文人心中的一丛青苔,又苍又古,又深又醉。走进它们,我便觉得自己也跨越了万里山河,正在这些园子里与那些文人骚客煮茶谈诗词、喝酒论古今……

一直觉得唐诗宋词比现代诗歌更加韵味悠长,因为一首唐诗、一首宋词就是一个完整隽永的故事。读诗时是一定要满怀情感的,干瘪的语气读不出来诗词中的深情。早些年读陆游和唐婉的《钗头凤》,读不出其中的无奈和悲哀,只读到两人情深不寿的痛苦。后来才明白,那个时代的那种爱情根本是无法长久的,时代和思想造成的悲剧令人叹息不已!年少读蒋捷的《虞美人·听雨》,以为听雨听的是一场自然之雨,感怀的也是自然之事,后来才知晓,词人听雨听的是一种惆怅,听的是一种无奈。这亦是一种古意,且是一种鲜活的古意。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是深读越是觉得情感淋漓,甚至感同身受。

身边的旧物也有一种古意,这种古意平淡朴素,却是永恒存在的。搁置在箱子一角的旧衣服,夹叠在相册里的老相片,许多年在院子里亲手种下的栀子花树……这些东西都染上了时光的华墨,在光阴的氤氲下弥漫着一种轻巧的古意,犹如茉莉般悠悠淡淡,一缕一缕透过岁月的风尘直入眼帘。我喜欢这种古意带给我的宁静感,每每靠近这些古意就觉得放松,觉得时间从未流逝,这里的一切还是与当年的景致一般无二。时光很像昙花的盛开,可念可想念,但却是不留不能留。但抓住这些韶华流转的瞬间,我想也是一种诗意的绽放。

端一碗水,出门去盛一碗月光;寻一份幽,进门而遇一种古意。与世间种种诗意地遇见,与旧时光阴静雅地邂逅,再于这些岁月风霜里找到幽静的永恒,便是寻幽的本质。生活当如此,你知其美与灵,它予你幽与静。如同煮一壶红茶,在幽静的沉默中,你看见了它由无到红的一生……


编辑:田清秀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