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嵇康傲慢惹横祸

2019-08-16 19:51:52 来源:河源日报 周礼

嵇康是三国时期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和音乐家,他自幼聪颖好学,博览群书,精通各种技艺,不仅才能出众,而且人也长得特别帅。《世说新语·容止》中说,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然而,嵇康却不喜欢打扮,“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闷养,不能沐也”。尽管如此,但他还是娶了沛王曹林之女(曹操的曾孙女)长乐亭主为妻。按理说,像他这样的“高富帅”,本来应该前途无量,但嵇康偏偏生性狂放,藐视权贵,为统治阶级所不容。

我们常常用恃才傲物来形容那些仗着自己有才华而看不起别人的人,这个词用在嵇康的身上再合适不过。说起嵇康的傲慢,从他与好友山涛(同为“竹林七贤”之一)的交往便可略知一二。山涛即将离开选官之职时,打算让嵇康代替他,并向嵇康发出了邀请函。让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对于山涛的美意,嵇康不但不领情,还弄了个《与山巨源绝交书》予以拒绝。要是换作别人,恐怕早已火冒三丈,但山涛是君子,他了解嵇康的个性,既然嵇康不愿做官,强求也没意思,只好一笑置之。

都说性格决定命运,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你不惹事,事就不找上你。尽管嵇康无心仕途,一心只想做个无欲无求的隐士,但他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居住在洛阳城郊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地方,仍有不少达官贵人前来打扰,钟会便是其中之一。

提起钟会,也许大家并不陌生,他就是与邓艾一起灭了蜀国的魏国大将。钟会这个人很不简单,他出身名门,“敏慧夙成,少有才气”,十九岁入仕,二十九岁被封为关内侯,深受司马昭的器重与信任。然而,对于这样一个红得发紫的人,嵇康却不屑一顾,拒绝与他交往。嵇康对钟会不“感冒”,但钟会对嵇康却敬佩有加,总想与他攀上关系。《世说新语》中有这样一段记载:钟会撰写完《四本论》时,想求嵇康一见,可又怕嵇康看不上,情急之下,竟“于户外遥掷,便回怠走”。

发迹后,钟会决定亲自去拜访嵇康。他来到嵇康的住所,见嵇康正在一棵大柳树下打铁,他深深地作了一个揖,恭敬地说道:“颍川钟士季前来拜见先生。”嵇康装作没听见,连头也没抬一下,继续旁若无人地“锻铁”。钟会在旁边站了半天,但嵇康始终没有说一句话,他自知没趣,打算离开。就在这时,嵇康终于说话了,他问钟会:“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咬牙切齿地说:“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钟会何曾受过这样的冷遇和羞辱,他发誓,终有一天要让嵇康加倍偿还。

没过多久,吕安之事暴发,嵇康义愤填膺,出面为吕安作证,不想却触怒了大将军司马昭。钟会趁机落井下石,向司马昭进献谗言,说嵇康“言论放荡,非毁典谟”。盛怒之下的司马昭作出了一个草率的决定,下令处死嵇康。行刑当日,三千名太学生集体请愿,请求赦免嵇康,但未得到采纳。临刑前,嵇康面不改色,抚琴高歌,曲毕,长叹一声说:“从前袁孝尼(袁准)曾跟我学习《广陵散》,我每每吝惜而固守不教授他,《广陵散》现在要失传了。”说完,从容就戮,时年三十九岁。


编辑:田清秀
    上一篇:中年婚姻朝后看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