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最美不过日常

2020-03-17 10:01:06 来源:

 

 

□吴湘

工作的单位要求我们每天要把办公桌收拾得井井有条,有热爱绿植的人,在办公室种了些小植物,只是一点点绿,却感觉满室是春;一个喜欢收集杯子的女孩在办公桌辟一小块地方放置了架子,摆上一些颜色各异的杯子,竟然有了艺术画廊的感觉;注重养生的姑娘带来了养生壶代替茶水煲,每日煮一壶花茶或泡些枸杞红枣,空气也是甜甜的,晨来上班去盛一杯尝,一日的精气神就有了;也有爱喝茶的人,买上了几个雅致的茶杯,偷闲里品一品,忙碌的工作也似乎有了雅意。如得了好茶叶便带来,见了路过的就往里招呼:“来来,坐会,喝口茶。”把琳琅满目的文件往旁一搁,待人喝了茶,扯呼几句茶叶的好才又把文件拿回来继续埋头苦干。我是好吃之人,办公室常常备着吃的,于是会有来不及吃早餐或者下午突然低血糖的同事来办公室里找“救命粮”。表面干净整洁的办公桌,内里却另有乾坤,这也变成工作的趣味。再趁着午休时间,串一串门,感受不同办公室的不同风光,便像是出门旅行了一趟。想一想,这也是工作人员都把自个儿办公室当家才会有的举动,想象一下那些画面,是不是很美好?工作变得生动,办事效率自然就提高。认真想来,确实是最美不过日常。有事可做,有人可见,忙时可埋头苦干,闲时可聊天赏云;在琐碎繁杂间去感知美好,便自有了风雅。


我驻村工作的村里,有一位老人。孤家寡人五保户,说来可怜。然而,我每次去探望,却都觉得可怜的该是怜悯他的人。老人一人一屋,屋内简陋,却养有一龟,一箱鱼。龟是别人丢的,他捡回来养;鱼是村里最常见、随便哪个塘都能抓到的小鱼。屋外,有一排鸟笼,养着也是最常见的鸟。靠着墙边,还种着好几盆花,有别人送的,也有山上挖的。每日,他于屋内养龟逗鱼,于屋外养花与鸟对话。如有人来与他谈这些,他便欢喜得像个孩子。那刻,不由感叹,所谓风雅当如是。他的风雅是发自内心对生活的热爱,对花鸟鱼龟的温柔。


亦有另一位五保户,无论何时去他家,他的家总是整洁明亮。令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一个人住,还是田螺姑娘每日来为他整理了房间。他身上着一件白色衬衫,似乎永远都是干干净净,你看到他脑子里就自然而然想起“雅者,正也”。到了他家,要坐下的时候他还再擦擦椅子。他煮茶烫杯,不怎么好的茶叶在他的茶壶里开了心,端来喝也自有一番滋味。这是他的尊严、他的风雅。这风雅源自他对自身形象的要求,对家的热爱。有时,风雅与美好,真的只是一方干净敞亮的屋子,与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没有一点关系。


这才发现,那些极致的美好来自于生活的素简,那些极致的风雅源自于内心的热爱。


由此又想起汪曾祺先生。他可以说是风雅、美好的代表人物,在他笔下,所有事物都趣味盎然,生活是很好玩的。


老先生尤擅在平淡的生活中发现世间的妙趣与美好,在最具烟火味的灶堂里写出最有味道最富诗意的文字。你看他笔下的:“映时春有雪花蛋,乃以鸡蛋清、温熟猪油于小火上,不住地搅拌,猪油与蛋清相入,油蛋交融。嫩如鱼脑,洁白而有亮光……另有桂花蛋,则以蛋黄以同法制成。”“黄油饼是甜的,混着的眼泪是咸的,就像人生,交织着各种复杂而美好的味道。”“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对食物如此,对文化也应该这样。”


这样的文字处处弥漫着烟火气息,初读只觉得可口饱腹,细品却又觉得暖胃入心,字里行间不经意抖落的都是动人的人间至情和深厚的文化意蕴。


老先生的风雅是在骨子里的,即便是到了离世前夕,为了喝口茶水,他还和医生“撒娇”:“皇恩浩荡,赏我一口喝吧。”待医生答应后,他便唤来女儿:“给我来一杯,碧绿、透亮的龙井!”


碧绿!透亮!你看,这雅不雅?美不美?


然而这极美的、极雅的,其实都是最平常不过的,只是汪老先生“温柔敦厚,诗教也”。有人说所谓风雅是感知者别有洞天的眼和别出心裁的手与温柔如丝的心连成了一线。此间“别有洞天”“别出心裁”,最终还是要“温柔如丝”。可见,内心风雅才是根本。不然,你看风还是风,看雨还是雨,他人却看出烟雨濛濛的水乡情怀来。


看一场雨从开始下到结束;看一只蝶从蚕蛹到破茧;看一树蓓蕾从绽放到落英缤纷,各有诗意,各自风雅,于是平淡如白开水的日子有了味道,有了意境。可见风雅美好,无关外物,无关世俗。细想来,应只关乎内心。古时,物质贫瘠,有最苦的江湖吟士,有最穷的天下人,然而人人能歌,所有日常,信手拈来便是一曲好诗词,端的是风雅,端的是美好。


《礼记·大学》曰:“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日常蕴藏众多美好,都在等待人去感知去发现。花开是风景,花落是禅意,最美不过日常,风雅自在人心。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黄建生的印象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