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孝顺母亲,从倾听开始

2020-05-09 09:40:24 来源:河源日报

(网络配图)


□徐成文

编者按:


明天,是母亲的节日。


每一位母亲,或善良、或朴实、或坚强、或慈爱,在儿女眼中,每一位妈妈都是“全能冠军”。


每一位母亲都十分平凡,但每一种母爱都非常伟大和纯洁。


明天,无论你身处何地、工作多忙、身心多疲惫,都请腾出一点时间,陪妈妈唠唠嗑,给妈妈打一个电话,听她倾诉,任她抱怨抱怨。说声:妈妈,您辛苦了!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来临之际,编者特选取了这组讴歌母亲、赞美母爱的文章,以飨读者。


母亲年迈八十,平时住在敬老院,只有寒暑假才到我家与我们同住。


母亲一到我家,坐下小憩,便到厨房寻得扫帚,把我家的小房子打扫一番,而我们却自顾刷微信、看电视,全然无视了她的存在。


母亲干完了她的事,便挨着我坐下,自言自语起来:“天天下暴雨,我怕老家的房子要垮了……”这句话她至少说了几十遍,我耳朵听得都起茧了,便不予理睬,继续看起自己的书报来。


一天后,看一篇《倾听是一种孝顺》的文章,才感觉自己对母亲的做法实在可憎。为人儿女的,应该静下来倾听老人的一言一语,哪怕是些陈谷子烂芝麻。


“妈,听爸爸说,您年轻时很能干,给我说说?”我主动拉母亲坐在沙发上,静听她的故事。母亲说她年轻时是当地的巧媳妇。每逢下雨天或者过春节,我家的院坝里总是围上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因为母亲做得一手好针线活,很多女人到我家来向她讨教。母亲是个耐心极好的人,总是不厌其烦地给人讲解。母亲的花袜底扎得最棒,雪白的鞋底上她总能扎出各种各样的图案,如鸳鸯戏水、腊梅盛开……母亲一口气说了很多话,我叫她喝口水再说,她连连摆手,我知道她话意正浓是刹不住的。她苍老了很多年的脸上,皱纹绽开,如同盛开的花朵。“哎,现在老了不中用了,我的手也没有那时灵巧了。”母亲唉声叹气。我接过嘴:“妈,您现在依然能干啊,看您扫的地,比我们扫得还干净!”母亲的情绪又高涨起来:“要说哪个当妈没功劳那是假的,我养育你们四姐妹真是费了不少心血。大热天,中午把包谷从老远背回来,不歇气就弄包谷给你们做饭。一个暑假,硬是没有睡个午觉。”我知道母亲一辈子很辛苦,因为父亲是村里的教师,常常不在家,家里的大事小事全靠她一人扛着。


有时,母亲会在我面前抱怨敬老院的室友,总说室友的这不是那不是。说她开不来电视,关不来水,用不来手机,每天很早就睡觉,有时天没有亮就爬起来乱走,像个神经病;还说她的儿女不孝顺,十天半月也没有人来看她一眼……等母亲抱怨完,我发话了:“妈,您到敬老院时间长,您要帮助她。这样一对比,您就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您看我们经常去看望您,时不时给您打电话。”母亲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幸福的花朵在她脸上绽放开来。


其实,不管母亲的述功劳还是抱怨,都是她情绪的一种宣泄,为人儿女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倾听。


孝顺母亲,从倾听开始。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五月的诗篇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