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母亲书(组诗)

2020-05-09 09:41:44 来源:河源日报


□黑马

贴心布头


一块布头的前身,最初,是母亲的一件嫁妆


据说是订婚之物,因为爱,它被剪下


贴在父亲的膝盖,补上父亲的肩头


在生产队抓工分,顶天立地


父亲老了,不能干重活了


膝盖和肩头的补丁


又转移到我的双肩,见证了求学之路


还一起补过弟弟书包的两个破角


后来,弟弟没念成书,废旧的书包


被母亲挎去摆小摊


积攒了发皱的毛票和钢镚儿


再后来,弟弟结婚了,那书包盛过糖


装过烟,招呼过大队支书


还陪母亲到山东走过一趟亲戚


有一年,母亲拆洗棉衣


被我撞见了那块布头


我说扔了吧。母亲说,这可是咱家的传家宝


这一次,我凑近一看


那块即将退伍的布头铅华洗尽


喏,竟然被母亲缝在了棉衣的内侧


母亲说,那是一块贴心布头


靠近心脏的位置


它知道冬暖夏凉,知道人间冷暖


在外打工想起了娘


中秋节临近的时候,在外打工的人都会想家


从一束稻谷里也能瞧见娘的身影


从白云中抽出棉花的诗意的娘


被故乡的风通俗着的娘,烛光里的娘


在冬天的菜地里顶着雪的娘


还有多少燃烧的词是用来写给娘的?


工地上,民工像稗草举着露珠


骨气清瘦的村庄


如果只剩下一盏油灯发出的光芒


那也是咱娘照亮的


寄居在城市的窗子一直亮着,


却没有一盏属于我


新年就要来了,听着遥远的落雪


想起娘,在黄昏中的运草车


运载着满天星星的梦想,渐渐走远


我像蜗牛,驮着冰凉的出租屋和月亮


驮着这单薄卑微的命运,


这命运只有娘知道


那被扳手拧紧的月光


闪烁着娘在期盼中渐渐苍老的眼睛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文人笔下的母亲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