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纯真年代

2020-06-23 10:23:10 来源:河源日报


□谢松良

我在工厂图书馆当义工的时候,认识了爱读书的玉蝶,她像极了我在诗歌中深情吟咏的美丽女孩。


虽然距离很近,可在一个近万人的工厂里,我们要见上一面也很不容易。幸好,玉蝶经常来图书馆看书,我可以躲在角落里偷偷地看上她几眼。


有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玉蝶来的次数渐渐少了,我的心变得空落落的,真后悔没有找机会要到她的联系方式。


后来,费了好大的劲,我才辗转从工友那里打听到她的宿舍号。于是,我选了几本书,来到女生宿舍楼下,在宿管处做了探访登记,爬上三楼敲响了她的宿舍门。


“你是来找我的吗?”


天哪,站在面前的就是一直渴望见到的玉蝶,我有些慌乱了,努力平静一下心情才说:“你好久没来图书馆,最近到了一批新书,我挑了几本给你送来。”


“谢谢你,书留下吧,有时间我会看的!”玉蝶给了我一个甜美的微笑。


我像小时在马路上捡到一颗糖似的,特别开心,几乎是跑着离开玉蝶宿舍的。其中一本书里,夹着我为她写的一首小诗,我希望她能读懂自己的心声,更期盼她能给我诗意的回应。


到了周末,我靠在图书馆玻璃窗阅读,累了就往窗户外张望。这时,玉蝶恰好出现了,她身着一件洁白的连衣裙,就像一朵飘动的白云……她很快上楼,来到我身边,把书往我手中一塞,说了声“谢谢”,转身便走了。


我急忙一本本地查看,寻找期待的答案。一张小纸条从一本书中掉下来,上面是一串数字——她的手机号码。


一丝甜蜜忽然涌上我心头,是打电话表白,还是……不行,太俗了,一次次否定之后,我决定来个刺激和浪漫的表白。


情人节的那天晚上,我带上提前准备的99朵玫瑰,来到女生宿舍楼下大声喊:“玉蝶,不管你眼里的我是什么样子,可我的眼里只有你,我爱你!”


话音未落,一盆凉水从楼上泼下来,浇了我个透心凉。疑惑不解,以为没戏了的时候,玉蝶从楼上快跑下来,扑到我怀里。


我的心一下子活了过来,抱起她不断地旋转。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和玉蝶在一起,我总是富有激情和表现力。我们曾对着天空上最亮的星星发誓:愿我们的爱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就这样,有玉蝶陪伴的打工生活很快就过了一年多,而面对彼此的去向我们都沉默无语,却又无可奈何。我们厂要在越南设立分厂,总经理点名要她过去负责管理。她去那边有更好的发展,我还能说什么呢。


送玉蝶上飞机的那一刻,她紧紧地抱住我,问:“你会等我的,是吗?”


“当然。”我用笨拙的姿势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无疑,玉蝶问了个愚蠢的问题。


我们靠电话、微信和QQ联系,玉蝶在那边比较忙,工作之余还要学习越南语。“你在他乡还好吗?手中握着你的照片,真的感觉你好遥远……”每每听到这首歌,我就愈加思念遥远的她。


过了两年,终于听到玉蝶要回国的消息了,在她将要回来的前一夜,我无法入睡,准备了一肚子的话要对她讲。


天一亮,我就搭顺风车去机场等玉蝶。焦急的等待中,我在人群中搜寻到了那个久未相见的熟悉身影,她一头短发而且还染了色,衣着性感,走路发出金属的声响……她变得我快不认识了。


回来的路上,我一言不发,准备了一晚上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大半个白天,玉蝶一直对我说她在越南的生活。我耐着性子,听着不插话。估摸着她口干舌燥了,我带她去一家名气很大的咖啡店,从书架上取下一本时尚都市杂志,翻到诗歌栏目,不无骄傲地告诉她,自己就是《致在越南的女友》的作者。


玉蝶欣喜地抢过杂志翻看。我以为她看了会有一番感叹或品读评论,哪知她想了半天说:“生活是很现实的,哪来那么多诗情画意。”


天上的太阳依然明亮,可玉蝶在我的眼里却暗淡失色。她似乎感觉到了我的什么,也开始变得沉默。


过了一阵子,玉蝶说:“亲爱的,我对你的爱没有变。你可能不知道,我在越南很忙,没有时间去护理长头发,而且我需要努力挣钱,我们将来结婚要买房买车。”


我没说什么,反正在玉蝶身上已无法找到她当初的影子。


玉蝶流着泪走了。


次年春天,玉蝶留了一头乌黑的长发来见我,身上的重金属气息也没了。


当初那个纯真的女孩又回到我身边。而我呢,背着玉蝶,将所有诗歌手稿全部撕碎了,她说得没错,生活是现实的。


编辑:梁轶伦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