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生命路上诗意情怀的梦幻与现实

——邓醒群《寻踪者》评析

2020-06-23 10:23:32 来源:河源日报


□邢海珍

广东的邓醒群是一位执著而优秀的诗人,多年来他立足公安警察的岗位,写诗著文勤于笔墨,在文坛崭露头角,加入中国作协,成为全国公安文联的签约作家。他的诗集《寻踪者》是一部有鲜明特色的诗作,大气、厚重,抒发了生命路上对于现实人生的深切感悟。在《给梦安个窝》一文中,他说:“有诗的生活就是美好的,有诗的日子就有梦,有梦就不孤独。心里始终装着梦,装着诗歌的梦。”


以《寻踪者》为题的短诗是写给“百年老屋”的感言:“把镜头定格在一座座百年老屋,沧桑与厚重袭来/有一种痛,传遍我麻木的身躯//记录这些除了文字,显然镜头是忠实的歌者/它对每一座老屋都充满敬意//那些美轮美奂的构件,门窗都有着祖先遗存的骨头/瓦面长满野草,墙上开满鲜花。阳光下,灵魂在上升//一只蜻蜓飞行和在天井爬行的蚂蚁相向而行/这些生命在演绎着、在重组,试图演绎昔日的辉煌//割不断是乡愁,最难舍的乡情/根在哪,梦就在哪//这些老屋在说着,前世今生/在说着,苍天有德,万物竞生。”


诗人就是寻踪者,寻文化与文明之“踪”,寻人情人性之“踪”。百年老屋是历史和人生的见证,祖先遗存的骨头伴着野草、鲜花,“灵魂在上升”,蜻蜓和蚂蚁等弱小生命正“试图演绎昔日的辉煌”,“根”与“梦”就在乡愁和乡情里,在文字中,在镜头里,老屋续接“前世今生”,在述说“苍天有德,万物竞生”。


作为人情与人性的寻踪者,作为时代责任和社会使命的寻踪者,作为人生和命运意义和价值的寻踪者,诗人邓醒群走在一条创造和修为的路上。对故乡,对亲人,诗人敞开真挚的情怀,用真情思考世界和人生,他用艺术的方式赋予人情人性以深度,在抒情和思辨中陶冶自我的灵魂。《路过》中这样写道:“在来时路,三岔路口的石刻路碑不见了/两朵花开在同一位置上/只不过是一朵向东/一朵朝西//在这条路上行走,不管来回多少次/它都不会记住是谁的脚步//该向哪里走,都是赶路人自己是事//平静的路,走路的人不能安静/人心都有邪念,拿什么来拯救自己/在这条路上,我生怕踩痛一棵草。”


“路”是一种存在,但是“路碑”不见了,只有花朵占据“同一位置”。路是“平静”的,而“走路的人”却不能“安静”,诗人面对世界存在的“路”,抒写着对人的担忧,“人心都有邪念,拿什么来拯救自己”,是由“路”而引向悲悯与救赎。除去宗教意义上的思考之外,人情人性和时代社会的责任、道义也必须使所有“赶路人”有所警醒。诗写得从容,质朴而有张力,可以看到诗人内心世界普世的文化追求。


邓醒群是一个有远方、有梦想的诗人。在生存的现实中,他以温暖的情怀看待世界和人生,用博大的善性之心和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构建诗意空间。他的诗中有足够明亮的现实性因素引领读者进入生活的情境之中。在《我在秋日的稻田看到了春天》一诗中,诗人作了深情的抒写:“老农,摸摸稻穗。他说/农谚云:‘霜降降禾黄’/望着稻田,他紧绷的脸也露出了微笑/额头在阳光中泛着古铜色的光//霜降,季候风,不断向稻田注入/如医院的护士,给临盆的产妇挂上一瓶催产的点滴/稻浪起起伏伏,风高高低低/田野上,阳光一片/秋风驻足,稻香阵阵/金黄色的光在奔跑着/我在秋日的稻田看到了春天。”


经过霜降的稻田,在诗人的心中无疑是一幅最美好的丰收画图,老农的微笑,风物祥和,景致美好,诗人在秋日的稻田里看到了春天,这逆袭的季节就是诗人面对时代的温暖情怀。写得平和,写得宁静,都是很踏实很美好的文字。但是我以为最重要的是邓醒群有梦,他的梦是大善大爱的境界,是良知和悲悯化育的情怀。在诗歌写作中,邓醒群是以心灵之“梦”来拥抱现实人生的,梦之美学,梦之想象,于是有了虚实相生的诗。


《养马岛》诗中有这样的诗意表达:“有人在这边看海/海的那头有鸟在飞//有人想从这边过去/岛上有神仙在炼不死丹//远方有爱情,但不知情为何物/一个人,守住一个岛,野枣树上结满了果//我想在岛上养马,砍柴,撒网/岩层斑驳。如果一叶小舟能渡过宽阔的海峡//寂寞的浪退却,星星点亮渔火/沙滩的贝壳上,怀着心事/秘而不宣。”诗人从历史的遗迹和风景中,看到了生命存在与自然的关系,传说中的仙丹神药能使人长生不死,而现实的人生却需要“养马,砍柴,撒网”那些赖以生存的实际举措。在想象中,“神仙”“不死丹”以及“远方的爱情”都是心灵上空美好的梦,或是“星星点亮渔火”、贝壳“怀着心事”,是在现实上立足,更是在虚幻上站起,现实是根基,虚幻就是高度。诗意情怀应该这样成就,虚实相反相成。


《寻踪者》中有许多写花草的诗篇,笔致老到,意蕴深厚,可以看出诗人对于大自然的热爱。比如这首《在霍山听风》的诗,开头写道:“蝉鸣空山,有风从一线天的缝隙流过/带走一片云彩,蝴蝶/飞过阳光地带,风霜千年/从山底下涌上,峭壁林立/面对一棵生长在岩层上的小草/生命。总是在/绝处逢生。”


写蝉鸣,写风流过山的缝隙,写云彩蝴蝶,写风霜峭壁,皆是顺势而为。而诗人笔锋一转,写一棵生长在岩层上的“小草”,自然地引出了“绝处逢生”的主旨,让人怦然心动。《去陆河看梅花》引述开头两节:“看见春天走来,在山的那一头/阳光的普照,花皎洁/梅花遍野,魂已惊///听从召唤,谁都无法拒绝季节的邀请/自然之手,顺从季节的旨意/在不经意中,制造出神秘的/事物。”


春天的美景让人惊心动魄,诗人很敏感,有了自己的独特感受,“谁都无法拒绝季节的邀请”,是“自然之手”制造出了神秘的“事物”,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人感动。邓醒群是对大自然怀有感恩之情的诗人,他的许多诗写到自然都会有一种深挚朴素的情感流出。正如大诗人艾青在《诗论》中说的那样:“我们永远不能停止对于自然的歌唱,因为我们永远不会停止从自然取得财富的缘故——这有如我们永远爱着哺育我们的母亲一样。”


邓醒群的悲悯情怀和大爱之心在他的诗作中有着突出的表现,我感觉这位诗人对佛教有很深的研究,即使他不是佛家弟子,但也是爱读佛家的书,也深受博爱众生的影响,在写作的人生中注重人性的修为,甘作与世有益的好人。我非常喜欢他写观音山的《抵达》一诗:“春天的秘密,被一片飘落的叶子撞破/天空明净//蜜蜂,终于明白/花,为谁开//风的进来,它的立场开始转变/野菊盛开,把真相告诉整个世界//在一个叫观音山的地方。我/读到了秋天的诗。”


诗所表达的是人间世界的“存在”之思,或含有对生命演进形态的体味,这是一首简练而又禅意十足的诗。一干事物具在,春天、叶子、天空、蜜蜂、花、风、野菊构成了一种不为人知的“链”式的递接关系,其中涵纳了许多宗教或哲学的精神指向。诗人邓醒群也是一位热爱公益事业的人,他在诗集的后记中这样描述:“在行走乡村时,坚持着公益活动,无论是对孤寡人员、困难人士,还是留守儿童、空巢老人,只要自己能做到的都用心去做。发动爱心人士捐资助学解困,力所能及去帮助需要的人解决问题,给村民、学校学生讲法律法规、安全常识等活动已达五百多场次,用心去把这些微小的事做得更好,能为有需要的人做点事也是自己的福分。”这种关注他人苦乐的爱与悲悯之心,应是写诗的基础,所以读他的诗,我总是心生敬意。


邓醒群是一位对人生命运有着深度思考和追求的诗人,他对悲剧的人生总有一种理解的悟性,用诗意去排解不幸,看开了,放下了,内心也自然澄明透亮起来。诗人曾到过呼兰的萧红故居,他写过《萧红纪念馆遇见萧红》的诗:“红尘中,总有难了之事/前世今生。遇见的,未知的/或为情,或为爱。痴心几许/在命运之网中,兜兜转转/文字的凄美,欲说还休/如呼兰河水,静静的,滔滔的/灵与魂的呐喊,徒添些许苍凉与无奈/执著的,彷徨的。都徜徉在笔底/怨也罢,恨也罢。泪湿衣衫/生死场中,不是你颠覆这个世界/就是这个世界颠覆你/所有的诗情都是过眼烟云/读着那一行行的文字/心愿已了犹未了。情归何处/玫瑰花开。”


萧红这位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声名远播的女作家,只在人生路上走过三十一年,而她的文学创作却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诗人邓醒群对于萧红的悲剧人生精到概括,并深有了悟,真是十分难得。诗写得深沉悠远,透视红尘世界,环顾人生过往,有感叹也有见地,“生死场中,不是你颠覆这个世界/就是这个世界颠覆你”,练达、警策,意韵深远。结尾处的“心愿已了犹未了。情归何处/玫瑰花开”留下了一缕不散的余韵,有“玫瑰花开”,当是离人犹在,文学的大空间,遗憾中尚有许多安慰留下来。


更令我为之动容的是《读周大新老师之<安魂>》一诗,此诗架构独特,诗思宏深。著名作家周大新在文学上卓有成就,曾获茅盾文学奖,但不幸的是,临近花甲痛失爱子,他的长篇小说《安魂》就是父子的隔空的灵魂对话。邓醒群在情动之余写下此诗,抒发了自己对于生死、悲剧、苦难等方面的思考:“你若阳光,人生灿烂,简简单单/你若坚强,便释然,浮华尽散/你若面对,痛也空了,苦也空了/你若放下,无挂亦无碍。因果随缘/你若淡定,从容过一生,尘世无尘/你若昙花,时光有度,香弥漫/你若离去,山光水色,留踪影/你若有泪,情也真真,意也切切/你若有梦,身在人间,心系天堂/你若安静,一杯薄酒对斜阳,明月清风/你若仰望,天穹远处是故乡,星际无边/你若有爱,心不动,魂即安。”


诗人的诸多意绪,直指人生命运的要义,有同情,有宽慰,更多的是发自内心感悟的理解和引领。诗中虽然比较明显地反映了色即空、放下、无等佛道观念的迹象,但诗人却是持有想得开、看得开的积极人生态度,顺其自然,正视生命过程中的难以回避的变故。以不变应万变,在沉静中面对一切,“一杯薄酒对斜阳”“天穹远处是故乡”,自有一种独特的美学意味,用“心不动,魂即安”做结,进入主观上自适的归宿状态。


一个寻踪者,一个守护者,也是一个有追求的诗人,在广东紫金的大地上,邓醒群诗写江山故土,以文字的根性奉献出一片坦诚的赤子情怀。面对一个充满活力的大时代,诗人的有价值的人生也正恰逢其时,相信邓醒群深入而不懈的努力必将有更大的作为,我们期待着在斑斓的春光秋色中,他的诗歌创作必将开花结果。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纯真年代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