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五月菖蒲出水清

2020-06-25 20:01:34 来源:河源日报


 

 

□徐新

“彼泽之坡,有蒲与荷。”在河流纵横交错、水系发达的家乡,那一束束一丛丛的菖蒲是寻常可见的水生植物,它们群聚而生,择水而居。春一点头,碧水盈盈的池塘里,菖蒲便悄悄地从水底冒出,潜滋暗长,生机盎然。


到了初夏,嫩绿的菖蒲已经长得极为茂盛,修长的青叶密密麻麻立于水面,铺展出一片浓郁的清凉翠色,呈现着生命的蓬勃。轻风吹过,摇曳的菖蒲变得富有灵性起来,窃窃私语声隐隐飘过,而它独有的浓郁清香也不时侵袭而来。日本女作家清少纳言在《枕草子》中写道:“五月五日的菖蒲,过了秋冬之后,发白变枯走了样儿的,将其拉拆折断,没想到当时的香气依旧飘荡于四周,真是有情味。”


在我的记忆中,将艾蒿和菖蒲插在门上,是端午的一个重要习俗。俗语云:五月五,过端午;插艾草,挂菖蒲。那时候大人们说是用来驱邪避瘟的,于是我就牢牢记住了。其实,菖蒲在古人心目中一直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把它作为防疫驱邪的灵草,与兰花、水仙、菊花并称为“花草四雅”。


菖蒲也叫白菖蒲、藏菖蒲、石菖蒲,多年生草木植物,根状茎粗壮,它可以历冬不死,蒲寿千年。菖蒲除了叶子有清香,可以提取芳香油外,还有药用价值。《吕氏春秋》记载:“文王嗜昌蒲葅,孔子闻而服之,缩頞而食之,三年,然后胜之。”菖蒲做成的腌菜很难吃,孔老夫子为了养生皱着眉头吃了三年才习惯,读来令人忍俊不禁。东晋时期的《神仙传》载有汉武帝刘彻游嵩山,遇九嶷山仙人点拨,服食菖蒲以期延年益寿长生不老的故事。李白的《嵩山采菖蒲者》:“我来采菖蒲,服食可延年。”以诗文歌咏菖蒲神效。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国初周颠仙对太祖高皇帝,常嚼菖蒲饮水,问其故,云服之无腹痛之疾。”可见菖蒲之功效。古时文人们时常秉烛夜读,案头置菖蒲,累了抬眼望见一丛青翠,也可以起到收烟护目的功效,困了折一段叶子闻闻香气,还有提神清脑之作用。


菖蒲“不假日色,不资寸土,不计春秋”“耐苦寒,安淡泊”,生野外则生机盎然,富有而滋润,着厅堂则亭亭玉立,飘逸而俊秀,历代文人也为菖蒲留下了不少佳作。宋朝释惠明的《咏菖蒲》云:“根下尘泥一点无,性便泉石爱清孤。当时不惹湘江恨,叶叶如何有泪珠。”把菖蒲的性情、品格描摹得淋漓尽致。姚思岩的“根盘龙骨瘦,叶耸虎须长。”陆游的“根盘叶茂看愈好”等诗句,都描绘了石菖蒲盘根错节、清奇孤傲之态。欧阳修的“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则赞了菖蒲美酒。诗人戚龙渊作诗云:“一拳石上起根苗,堪与仙家伴寂寥。自恨立身无寸土,受人滴水也难消。”写出了石菖蒲的盘根结节屹立于山岩石缝之中的风骨气节。


苏东坡与菖蒲的缘分是从他29岁那年就开始了,在山中偶遇菖蒲的东坡先生将它称之为“千岁灵物”,深深为之着迷。从此之后,苏东坡在每一次遇到人生转折点时都与菖蒲作伴,这一生为蒲草作诗30多首。哪怕在被贬之时,看到路边的石头都想着拿回家去养菖蒲。苏轼调任登州太守,其于蓬莱丹崖山旁取弹子涡石数百枚,将菖蒲植于弹子涡石的“千疮百孔”之中,并作《文登弹子涡石》诗。他被贬谪常州时,在常州禅院送给禅师的一首蒲诗,读来颇为有趣:“碧玉碗盛红玛瑙,井华水养石菖蒲。也知法供无穷尽,试问禅师得饱无。”“蒲痴”东坡先生也有一颗和蒲草一样天真淳朴和自由的心灵。当然文人雅士们吟咏的是石菖蒲并非是家乡的水菖蒲,但是菖蒲所具有的历经风吹雨打、清香如故的品质是一样的,只是生长环境不同而已。


到了清代、民国时期,菖蒲也是画家们笔下常见的素材。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有题画诗云:“玉碗金盆徒自贵,只栽蒲草不栽兰。”八大山人、吴昌硕等书画家的“清供图”中常有以石与菖蒲相伴的画面,只因菖蒲“有山林气,无富贵气,有洁净形,无肮脏形”。


五月,夏日的轻风掠过,家乡的原野中已氤氲着菖蒲那特有的馨香,它带着童年的美好与快乐、家的温暖和牵挂,悠悠然飘进了我的梦乡, 一次又一次地叩击着心灵的门扉。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幸运粽”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