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阳台四章

2020-06-29 10:56:02 来源:河源日报


□草木荣

随想


当团团簇簇的嫩叶爬满了整个枝头的时候,热闹了一个冬天的山茶树,又回归了它的绿意盎然。那些没有开放的花蕾,从此不会再绽放,就连那些半开的花,也提前了它们凋谢的步伐,一切让位于新生,为了新一轮的枝繁叶茂,为了新一轮的繁花盛开。在合适的时间,干合适的事,这当然也是生命的规律。


今天又一如既往地表扬了阳台上的花,一年到头生机勃勃。家人说你顶多也就看了看它们,也没见你给它们浇浇水,喷喷叶子,施施肥,一点贡献也没有。我说这种说法是不对的,我每每都深情地凝视着它们,跟它们进行着深刻的交流,是因为心与心的交融,是因为爱的呼唤,才让它们焕发着勃勃的生机,尽情地生长,尽情地开放。古人说,女为悦己者容,却没说女为化妆者容。


2015年从德国带回6粒兰花的种子,把它们种在高大的像一棵树的簕杜鹃旁边,欣喜地看着它们发芽、生长,期待着如种子包装袋里描绘的那样盛开。可那些叶子长出不久,它们竟然疯狂地向高处窜,似乎有与旁边的簕杜鹃比高的势头,也想把自己长成一棵小树。结果每每长到半空的时候,因为它们的枝干实在没办法支撑继续长高,蓦地就耷拉了下来,生机不再。虽然说,没有树的基因,不应该去追求树的天空,但这6株兰花却相当顽强,每年都努力窜高,试与簕杜鹃比高,似乎泥土下面那6粒球状的东西,永远生机不竭。


把叶子繁茂的植物靠在一起种植的时候,它们会互相攀比着,长成一片片森林;把四季开花的植物靠在一起种植的时候,它们会竞相怒放着,汇成一片片花海。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的竞争,首先是得有可比性,跑得快与飞得高,那是不同的范畴,活得好与活得长,那也是不同的范畴。


当每年春节的应节观赏植物,都可以痛痛快快地活着并成长起来,我的阳台,已不堪其负了。


如花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花叫啥名字,卖花的人说是薰衣草,那是不折不扣的忽悠。曾经求助过百度,但一样没问出个所以然。不过这是一种绿篱类的植物,大体倒是不会错的,因为我曾经在许多公园里看见过它,种成一垛一垛,修剪得齐齐整整,像一面面绿色的墙,间或也能看到星星点点紫色的花,但并不是特别的显眼。


阴差阳错买回来以后,把它挨着茉莉、千日红种着。这是两个狠命开花的主,估计是受了它们没日没夜搔首弄姿的刺激,这不知名的植物竟然一日不停歇地开着花,开始是一簇两簇地盛开着,后来竟开满了一树。今天认真看一看,似乎绿叶少紫花多了。


懒得去探究这是一种什么效应,反正就是互相促动,互相刺激。就像学校里的女孩子,如果是一个人落在和尚班里,她会连化妆的心思都没有,而如果是百草丛中一堆女孩子的话,那就有百花争艳的感觉了,她们比谁穿得鲜穿得艳穿得俏,费尽心思,绞尽脑汁,争抢更多的目光,煞是热闹。


还有乡下的那些养鸡场,母鸡是占绝大多数的。如果母鸡群里只有一只公鸡的话,这只公鸡永远是蔫头蔫脑,耷拉着脑袋,似乎不胜摧残。可要是往母鸡群里再扔三两只公鸡进去,这蔫公鸡立马会像打了鸡血一样,昂首阔步,趾高气昂,红彤彤的冠子血脉贲张,一副天下之大、唯我独尊的样子。当然这其中也有饭碗的原因,在母鸡面前不张扬,那就唯有下岗了。


其实人也就那么回事。要是天天跟一个激情飞扬、意气风发的人在一起,自然会成为一个追求进取的人。要是经常跟一个牢骚满腹、怨天尤人的人在一起,慢慢就活成了个怨妇。


生命需要激情。没有了激情,那就只有沉沦。


茉莉花开


那一年一起买了两株花,一株开紫色的花,那是假连翘,一株开白色的花,那是茉莉,想来有年头了,久远得大致与这阳台平齐。那时候啊,那假连翘开得异常灿烂,紫得纯粹,紫得令人心醉,紫得让人忘了茉莉的存在,所以那个时候的镜头下,只知有假连翘,不知有茉莉花。


后来,那假连翘沾惹上了虫子,整个叶片、枝干,密密麻麻地爬满了黑色的虫子,并且很快就过渡给了茉莉,很快就让两株花沦陷了,变得光秃秃的,叶子都不剩一片,更别说花期的到来。后来就进入了漫长的抢救过程,这期间,向小区的物业讨要过杀虫水,向公园的花木管理员讨要过杀虫水,去花木公司买过各种杀虫水,用过洗衣粉泡的水,用过红辣椒泡的水。一年一年,它们都曾长出绿油油的一片,然后被虫子侵蚀,然后不停地喷着杀虫的药水,然后又剪得光秃秃的,然后又长出来,在漫长的岁月里,在对紫的花、白的花盛开的憧憬与虫子撕咬的拉锯战中,慢慢走过。


后来,那株假连翘终于宣告不治,在无尽的惋惜中逝去。剩下这棵茉莉,又独自抗争了多年,终于摆脱了虫子的纠缠,在这个夏天茁壮成长,俨然有了点小树的样子,不时地开着洁白的花。


于是整个阳台,便弥漫着浓郁的茉莉花香。


火辣背后


2019年春节前,买了一株海棠,当时开得娇艳欲滴,令人心醉,后来希望它能像别的年花一样,生命永续,该开的时候开,该谢的时候谢,热热闹闹地点缀着阳台,见证着时光。


可惜,两年的时间过去,它早已沓无踪影,“却看海棠依旧”,只能是停在李清照的词里,停在空空的花盆的记忆里。令人惊讶的是,这花盆里,不知从何而来,竟然又长起了一株辣椒,从小幼苗,到长得亭亭玉立,让人又有了新的期待,期待星星点点白色的小花,期待火辣辣的果实。


不经意发现,辣椒的叶子,到了晚上,是会卷起来的。从刚开始的并不在意,到经过多个白天与黑夜,这一日,又再一次证实,这辣椒苗,白天长得沸沸扬扬的,而晚上,它居然蔫里巴唧。


任何的热热烈烈,背后都是内敛。


编辑:梁轶伦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