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憩园

2020-06-29 10:57:53 来源:河源日报


□叶嫚妹

憩园并不是人们传统印象中的花园,它不过是学校无人问津的一角罢了,在被收拾出来之前,一直是荒草凄迷、草虫乱飞的所在。


忽然有一天,角落里的荒草被清理掉,各种可怖的草虫也另寻他路,在平整的地面上,几盆泥土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新鲜,几株小苗挺立盆中,充满了生命力。从前衰颓之地,变成了生机勃勃的小花园。


真好!


我赞叹地看着这个重新焕发生机的角落,只是稍加布置,就已点石成金。是谁有如此的巧妙构思呢?


我由此开始关注这个角落,也对整治这个角落的主人充满了好奇。隔几天,我总会去看看,看着那里花盆越来越多,植物们渐次长出新的叶芽,又迅速转为碧绿的颜色。每一次去,看到那萌动的绿意,都有新的感动。


只是很遗憾,我一直没有遇见过这小园的主人。


有人告诉我,这是一个退休教师的儿媳妇收拾出来的。她虽然住在校内,却在外面上班,所以时间表与我并不同步,怪不得从未遇见过她。


但这并不妨碍我对憩园的喜爱,每当累得脑子都不会转的时候,或者心情抑郁的时候,或者只是阳光明媚的时候,我都会来到这个角落,看着满眼的绿意与生机,感受着发自内心的平静。于是,我给这个日渐繁茂的角落起了一个名字,叫做憩园,意为心灵休憩之所。


今年的疫情,离校太久,使我几乎忘了这个习惯。


某一天,当我再次探访时,我看到了一个真正的花园。


在左边,淡黄的月季花开得正好,几只蝴蝶围绕着它们,翩翩飞舞;往里一点,是一片青翠欲滴的太阳花,零星的花朵点缀其间,无比鲜艳;太阳花旁边,还有春兰、剑兰等植物,虽无花朵,却是充满生机;往左看去,是一堆各式各样的花器:有中规中矩的花盆,也有从厨房里淘汰出来的锅和碗,甚至还有一个小小的浴盆。右边种着多肉植物,各种形态和颜色的植物在自己的属地里自由地生长,我甚至能感受到它们的呼吸和欢笑。但我最喜欢的是那盆长在水壶里的小荷花,碧绿的叶子从壶盖冒出来,从壶嘴冒出来,热热闹闹地挤满了所有的出口,这蓬勃的生命力,这精妙的巧思!


我抬起头,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几个大小不一的瓷碗吊在架子上,佛锦珠累累地垂下来,微风拂过,风姿卓然。


多美!


可是多么可惜,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见过憩园的主人。


然而在我心里,她的形象又是那么的清晰:她一定很美,美得就像憩园里欣欣向荣的花草;她一定很热爱生活,心里充满了憩园里的灿烂阳光和缤纷的花香。


时至今日,我依然没有遇到憩园的主人。


可是,在我心里,她的形象似乎是如此的清晰。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云山幽趣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