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六月的雨

2020-07-11 10:45:00 来源:河源日报


□朱伟亮

六月,盛夏时节,一天比一天火热的太阳总是带给人们挥之不去的燥热。


六月是多雨的时节,一场接着一场骤然而至的暴雨总是令每一颗心湿漉漉的。


曾经,我很喜欢六月的雨。因为这雨,夏空中那灼人的骄阳被灰蒙蒙的云雾和厚厚的水汽遮挡住了,空气都是凉凉爽爽的。因为这雨,田里的庄稼长得更加茁壮了,屋门前的小溪水也比平时长大了好几倍,变成了浑浊汹涌的河流。这时刻,是渔民们最为宽慰的收获时节,只要将各类大网小网随便往暴涨的河里一扔一收,便是满满的丰收渔获。这时刻,也是村里小伙伴们寻找快乐的美好时光,他们“无视”大人们的警告,也不在乎河水的清浊,成群结队来到河边,争先恐后地从河堤上一个接一个猛扎子跳进那浑浊的洪水中嬉戏游泳,那无拘无束的欢声笑语伴随着浑浊的水浪花飘荡。欢悦的嬉戏中总有三两个比较上心的小伙伴拿起从家里偷带出来的“竹畚箕”(农村使用的一种竹制农具)在浑水中摸起了鱼虾。每次都会有或大或小的惊喜,或几条小小鲫鱼,或几个长长触须的河虾,或一两只张牙舞爪的土螃蟹,偶尔也会捞起一条外表吓人的水蛇,那高亢的尖叫声激荡起一重又一重浊浪,将小伙伴们又爱又怕又想玩的嬉笑抛向了高潮。那时,六月的雨是令人开心快乐的雨。


曾经,我又是那么讨厌六月的雨。记忆中六月的雨水天气里, 全家人住着的简陋农房里总是时不时有滴滴答答的雨水打湿床铺。即使父母用脸盆、水瓢分别放在那漏水处,也总是有无法接住的雨滴出其不意地滴在头上或身上,令人从头到脚都是湿漉漉的,那感觉真的难受极了。那时,我对这六月的雨是很讨厌的。每每抬起小脑袋看着老是乌蒙蒙的天空,总在心里反复嘀咕着这讨厌的雨什么时候才会停,那灿烂的太阳什么时候才会出来。


有时,我也憎恨这六月的狂风暴雨。原本风清气爽的天空说变就变,刚刚艳阳高照,霎时间就乌云密布;刚刚还和风轻送,转瞬就换成了豆大雨点,劈头盖脸打向行人。更可恨的是因为这下不停歇的六月暴雨引发了洪水滚滚,淹没了刚抽穗的水稻庄稼,冲毁了大大小小的桥梁,推倒了贫穷农家那简陋的农舍,甚至还会无情地夺走一些人或家畜的性命,那是六月暴雨最无情冷酷的一面。


而今,又是六月的雨天,我踯躅在被暴雨冲刷得干净湿润的江边人行道上,脚下那翻滚涌动的滔滔江水,拥挤着、喧哗着、张扬着,争先恐后地往东边那海的方向扬长而去。“滚滚东逝水,逝者如斯夫。”在时间的长河里,在生命的俗世间,一花一果,一草一木,一切的一切,转眼都成了过眼云烟。喜也罢,悲也好,所有开心的、不开心的往事、旧事、遗憾事,统统随着这滚滚洪流漂走了。我站在河堤上极目张望,望向河流尽头,望向云雾深处,在那远方的远方,看得见的,只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茫茫。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雨露麻》
    下一篇:河边几只水葫芦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