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夏风吹

2020-07-15 11:03:47 来源:河源日报


□张金刚

酷热,是夏的招牌。故而,比任何时候都愈发渴盼风起、风来、风过,吹散溽热,遥寄清凉。“夏有凉风”,才是人间好时节。


夏风,通常幽微,隐于无形,需要带着闲情去寻风。


轻薄的衣衫在林间、在水岸、在山巅、在街巷,会有清风盈满,飘逸洒脱。不由轻展双臂,仰面眯眼,慢节奏、深呼吸,乐享这舒爽的轻拂,顿觉周身酥酥然、飘飘然,如在天堂。这里,便是夏风生发的奇妙之所。


撒下一地阴凉的树林,在夏阳的普照下蓬勃着生命。那满眼的绿,似与凉风有着难以割舍的机缘。有绿,便有风。风中有清爽怡人的负氧离子,有弥漫四野的花草清香,有嘹亮持久的夏蝉欢鸣,有生生不息的绿色希望。常爱独处林间,踩着绒绒的绿草漫步、采花,或寻两树拴了吊床,用一张网兜住全身,躺卧其上,听夏风拂过树梢,吹过耳际,恍若整个世界仅剩了自己。


风起水涌,因水生风。置身河溪、湖塘,便会有丝丝清风倏地沁入身心。满溪、满池,水波荡漾,水草飘摇;水边树,叶舞婆娑,映在水面如瞌睡人意兴阑珊地摇摆,慵懒却又称意。最喜逢遇满塘夏荷,风乍起,花叶舞,水波舞,人亦舞。夏风吹皱一池清水,更吹皱一片心湖。随风而生的,当是满心的幽情逸趣、诗风雅韵。


清晨抑或黄昏,独爱健步登山,伴着习习山风,向着山顶临风而歌的豪爽快意冲锋。夏风,在登顶的一瞬强劲袭来,吹走了汗水,吹开了心扉。朝阳与落日、朝霞与落霞,在夏风吹拂下观赏,才足见自然之壮美;烦恼与忧愁、纠结与积郁,在夏风吹拂下释然,才偶得人生之顿悟。那一刻,风和畅、山和畅、心和畅,天地一派和畅。


屋里待不住的少年,统统聚在街巷,迎着风、追着风,消磨盛夏童年。男孩子们弹玻璃弹珠、丢沙包,女孩子们跳皮筋、跳房子,或捉迷藏。偶有“卖冰棍儿”的吆喝声穿街过巷,便又闻声而散,聚到冰棍儿箱前,举着小手接过冰爽的冰棍儿,又各就各位。累了,便凑到乘凉闲聊或忙着活儿的父母、祖辈跟前,伴着旁边蒲扇的一摇一摆,呼吸变得均匀,在缕缕微风中睡在了怀间。街巷风,年年轻吹,吹熟了少年,吹老了岁月,吹不散的是美好的记忆。


夏风的性格并非全是温顺,偶尔也会狂躁、乖张起来,甚至夹杂着暴雨、冰雹,不可一世,叫嚣一时。但这只是插曲,并非主流。


也就是忽然之间,天昏地暗,树木飘摇,旗幌甩摆,纸屑飞天,人影与声响一样散乱。狂风起,暴雨至。顿时,豆大的雨点“啪啪”打窗,如注的雨幕串联天地;天雨熄地火,平地生河川,灼热干枯的大地瞬间降温、喝饱。烈烈夏风裹挟着土腥味,一浪接一浪袭来,直至累得没了脾气。


人们并不恼,且欢呼着“起风了,起风了”,狂欢般地迎接,只因一场甘霖将随风喜降。喧闹过后,夏风安静下来,恢复了可人的乖巧,吹起了观景闲游人的衣襟,吹快了奔忙疾走人的脚步。或许,会欣喜地看到,涨水的河流泛起了连绵欢快的浪花,清爽的街道绽开了色彩缤纷的伞花;天边更有一条飞架南北的彩虹,点燃了芸芸众生的火热激情。


每个夏日,我最不习惯待在空调屋里吹冷风,也不喜欢电风扇送来的那股风,唯独钟情于大地之上的自然风,或是开窗而生的过堂风。那才是真正的夏日风,不硬、不烈、不躁,亲和、熨帖、沁心。


夏风吹,悠悠地、微微地、缓缓地,吹出一个舒舒爽爽、通通透透、健健康康的夏日好时光。


编辑:梁轶伦
    上一篇:父亲是那天上的星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