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秋天的东江湾

2022-01-09 19:50:25 来源:

■巫丽香

入秋后,穿城而过的东江依旧浩渺,丰腴饱满。岸边的芦花竞相开放,一片紫白喷薄涌动。因染了霜露之气,其他芒草、芭蕉、水杉一类的植物没了夏日的蓊郁,青青黄黄在两岸蔓延,和灰白天际融为一体,极目所见,凛凛然,倒令人生出伤春悲秋的情绪来。

东江湾公园内,有一条沿水岸洲渚建设的亲水步道,蜿蜒曲折,顺着江水自然延伸。道旁的蓬蒿间种了些林木,多是桃树,三五成群,井井有条,想必是要把它打造成“桃花岛”。春天桃花灼灼,飞红片片,花下人如玉,而花旁的东江,则成了胭脂色的桃花溪。因为是新种的桃树,“桃花岛”的样子只能存在于脑海的想象中。不过每当行走在步道上,看那弱小的桃枝如水袖轻拂,还是忍不住为这虚无的一幕而发笑。

步道上数个伸入江中的观水平台,平时总是人群集聚。歌舞、垂钓、远眺、发呆……丛生的意趣百态,或静或动,亦雅亦俗。东江的开阔与秀美,使一方小平台,包容下一座城市的点滴。生活的烟火多少有些促狭和劳烦,而伴随歌喉展开、眉目飞舞,心里眼里尽是一川江水的风致,那些在时间风尘里的跋涉,便会在江风里轻轻停歇。来时的那个人,离开东江湾时,应该已不是来时的那个人了吧。

亲水平台上三三两两的垂钓者,一类是装备齐全的“城市白领”钓者,另一类则是附近的居民,拿着尼龙线穿大头针的竹竿,拎着白色油漆桶,一派大开大阖、原始粗犷的劳动场面。记得书上的子牙在渭水垂钓,用的是直钩,“愿者上钩”也成为后世所钦慕的一种处世境界。而眼前的垂钓人,多是实在的。小儿喜欢鱼,每每遇见垂钓的人,便挪不开脚步,自己只好陪着他,看垂钓者天长地久地钓鱼,也看钓上来的鱼在方寸间游弋,它摇头摆尾,灵活至极,和孩子一样不知忧虑。这数帧美好,却须以残酷的一幕作铺垫。每条被钓上来的鱼,都被鱼钩刺入唇颚,越是甩尾,皮肉之苦越甚,直到脱钩,才能躲过犹如刀斫油炙的痛苦。陪小儿看鱼的时光,便生生成了一种煎熬。很多时候,我便以孩子的纯真为借口,请垂钓的人高抬贵手。“鱼怕痛,放了它。”一番说辞之下,垂钓的人会顺水推舟,默默地看着我和小儿将鱼一条条放回江里。这类垂钓者多为朴素的居民,他们心中没有太多的藩篱,一个陌生的微笑,抑或一句良言,落入心间都成一朵繁花开。但也有不为央求所动的,就是那些“白领”钓者,他们拒绝的话语礼貌而清冷:“这是我钓上来的鱼,我有不放和不卖的自由。”恰如霜冷草木,一瞬间,瑟瑟寒意涌上心头。

更多的时候,东江湾公园是温暖且迷人的,它令你感受四季变迁,领略万物生长的熙攘。江山长河以其“大包群生而无好憎,泽及蚑蛲而不求报”的博大,在天地间畅达奔放,介介然施施然,为人们更好地照见自己提供着效法的宝藏,这,就是东江湾美的所在吧。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