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梦有自己的钥匙

2022-01-09 19:50:40 来源:

■章铜胜

我们每一个人大概都做过梦,或多或少,但我不清楚有多少人像我一样喜欢做梦。喜欢做梦的人,可能不多。做梦能有什么意义呢,梦终究是梦,改变不了现实,也难以改变我们自己。可我还是喜欢做梦,因为梦有自己的钥匙,它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户,又悄悄地关上了一扇门。有时候,感觉累了,或是失望、孤单了,我喜欢做个梦,安抚一下自己。

我时常做梦,在我伤心的时候,夜里总会有梦。刚工作那年,爷爷生病了。爷爷住院期间,我天天去医院陪他,爷爷出院以后,我每天上班前都会到爷爷床前,坐下来,陪他聊会儿天,直到上班时间快来不及了,才匆匆地赶去单位。下班后,也会先去看爷爷,然后再回家。第二年春天,爷爷还是走了,第一次面对亲人的离开,心里的痛是难以平复的。爷爷走后的那段日子里,我多么希望还能回到从前,还能每天到爷爷的床前和他说会儿话啊。可时间不会倒流,希望也总是落空。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常常坐在窗前失神,心里一片空茫。夜里也常会做梦,梦见爷爷。在梦里,即使是梦到爷爷模糊的身影,远远地看着,也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如果能在梦里听见爷爷的声音,即使是在和别人说话,也会格外开心。只是梦里一进贪欢,不知人事已非。醒来时,伤痛依旧如昨。可是每天夜里,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个梦,能够梦见自己的爷爷,哪怕只是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哪怕只是听见一声含糊的咳嗽,也好啊,梦至少为我打开了一扇可以进出的门,让我对亲人的思念没有那样的伤和痛。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让我明白,梦有自己的钥匙,可以帮助我们逃离。

梦境,总是模糊而又迷乱的。我们做过的梦,醒后仔细回想,怎么也想不清楚,好像记得一些梦里的情形,又好像遗忘了梦中更多的细节。梦很少有清晰的、合乎逻辑的。现实中难以想象的事,不可能相遇的人,难以置信的风景,都可能出现在我们的梦里,梦真是奇怪。而在现实生活里,有很多次,在初到一个地方,或是遇见一个从未见过的人时,也会有一种错觉,总觉得那个地方似曾相识,那个人自己也一定认识,就像贾宝玉初见林黛玉时,黛玉说“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到如此”,而宝玉也觉得“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好像是在梦里一样。有时,梦和现实真的难以区分得那样清楚,分辨得那样明晰,总感觉人生好像也是一场梦。梦是一种连接和想象,她有自己的密码,而对于我们来说,她却永远是一个谜。

有时候,心情不好,或是面临的抉择太重要,夜里多半会失眠。一个人静静地听着窗外的声响,或风声,或虫声,而心里却缜密地想着一些事情,由此及彼,很多事情就这样枝枝蔓蔓缠绕在了一起。那一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或者一直就处在半梦半醒之间,只是自己并不知觉。第二天起来,依稀记得昨夜所想的那些事情,也分不清哪些是醒时所想,哪些是梦中所思,只是觉得那些事情虽缠杂,还是能分清脉络和缘由的。我一直在怀疑,在梦与醒之间,是否也有一个通道,只是不为我们所知而已。梦真的有自己的钥匙吗,它能打开那扇门,既有通向梦境,也能照见现实吗?

一个秋日,我沿着小溪散步时,闻到一股淡而好闻的花香,便四处张望着,没有发现正在绽放的花朵,却发现一只蝴蝶在我的面前翩翩起舞,忽东忽西,没有一定的方向,它大概也迷失在了不知来源的花香中。我瞬间想起庄生梦蝶来,不知道此身是庄生,还是蝴蝶;不知道是庄生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庄生;也不知道是蝴蝶飞进了庄生的梦里,还是庄生走进了蝴蝶的梦境,庄生、我和蝴蝶,一起在一股花香里迷失,在一个梦里迷失。那一刻,忽然就觉得所有的时间,都有某种神秘的难知难测,像是一个梦,拿着一把神秘的钥匙。

辛波斯卡在《现实世界》一诗中说:“没有我们,梦无法存在。”如此看来,梦的钥匙也在我们的手中,或是心中。

    上一篇:秋天的东江湾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