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老妈二题

2022-01-09 19:50:56 来源:

■包丽芳

红包

我住的地方离娘家步行不过十分钟,但因为工作忙,其实也并不是真的那么忙,多数是因为自己也有玩乐的节目,所以也是十天半个月甚至是一两个月,实在说不过去了,才过去瞧老妈一眼。

一个周日晚上,我散步来到老妈家,她见了我就问:吃饭了没?不管什么时候见到她,第一句话总是:“吃饭了没?”好像永远怕你饿着,或许这是中国人习惯的问候语吧。如果我说还没吃呢,她就会把家里现有的所有好吃的东西都告诉你,然后不厌其烦地一样一样拿出来,问你爱吃哪样。大概天下母亲爱孩子都是这样吧。

我习惯坐在老妈的床上和她唠嗑,看着她边和我聊天边做事。这次,我看见她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用红布包着什么东西,鼓鼓囊囊的,只见她拆开红布,里面竟然是个钱包,她把钱都倒在床上,有十几张“毛爷爷”,她一张一张地数着,数了九张,交到我手上,说:“你娶儿媳妇了,因为疫情不摆酒,但红包还是要给的,家里几个‘90后’孙辈,谁结婚,我都一视同仁,给900元,图个长长久久。”

老妈是个环保达人,每天捡垃圾卖废品有几十元收入,她不舍得吃不舍得穿,把钱都攒起来,我们姐弟几个谁有困难有急事,她都慷慨解囊。如果不收下红包,她会说你看不起她,我只好替儿子儿媳收下。老妈很满足地收起她的八宝箱,藏在柜子最里格。

看着八十多岁的老妈,我心想,我还能要您的钱?就帮您存着吧,哪天需要用了再拿出来应急。

爱美的老妈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不论年龄。我那八十多岁的老妈也不例外。老妈房间的相框里还挂着她学生时代的相片,清纯秀丽,青春逼人,也曾经是美女一枚。

时光荏苒,生活压弯了她的腰,岁月拔掉了她的牙,风霜染白了她的发,老妈爱美的心却从未改变。

一个周六的晚上,我散步去老妈家。她正在整理衣柜里的衣服,一件、两件、三件……每拿出一件衣服,她都能说出这是谁买给她的,这又是谁穿过不要的,她觉得扔了可惜就自己拿来穿。有的衣服,竟然是二十多年前我穿过的,被我淘汰不要的,她仍然在穿。我就跟她说:“这些衣服不要了,太久了,虽然看上去还是好的,但洗多了,穿着不暖和。”老妈却说:“嗨,多穿几件就暖和了,明明还是好好的,扔垃圾桶就太浪费了。你们不穿我穿!”说着,她又一件一件整理好,整整齐齐放进衣柜里。

有时候,老妈还给我讲她的道理,“你们啊,就是没经过困难时期,不知道珍惜。想当年,红军过草地爬雪山,那时的苦啊,你们是体会不到的,最后一匹布,送去做军衣。现在看红军打仗的电视剧,我都还心疼那些穿得破破烂烂的战士呢”。

我说,老妈,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我们买给你的新衣服要先穿,旧衣服可以放进衣服回收箱,有人收了做拖把呀布条呀,不会浪费的。老妈还是固执地说:“外套我有新的,有好多呢,穿到一百岁都有,里面就可以穿旧的。”说着,她就一件一件新的外套穿给我看,每穿一件都要问:“好不好看?”

她也会对衣服进行一番评价,这老年人穿带拉链的衣服不好,拉链容易坏;老年人穿腈纶的不好,容易产生静电;穿白色的不好,易脏难洗;穿黑色的不好,显老……

我笑了:“妈,您多少岁了?还显老?”

“嘿,老年人也是爱美的,尽量穿得年轻点。”老妈咧着没牙的嘴笑了。

    上一篇:梦有自己的钥匙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