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淘书记

2022-01-14 11:18:14 来源:河源日报

■孙克艳

我自小就喜爱看书。自然,淘书的经历也相当丰富。

进了小学的校门,我就像是扎进了文字的海洋。凭着刚学到的些许汉字,我如饥似渴地淘换着各种连环画。简洁的文字,搭配上生动形象的图画,竟然也看懂了一本又一本。遇到不认得的字,身边的亲属和大孩子们,都可以请教。若是没人可问,就自行揣度其意。至今,《三毛流浪记》《狄公案》《女奴》《阿信》……那些古今中外或真实或虚构的故事,像天上耀眼的星辰,吸引着我。那些独特的故事和形象,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

至今,我仍记得连环画《第二次握手》里,女主丁洁琼对男主苏冠兰说的一句话:“每当看到兰花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你。”懵懂的我,莫名觉得这句话很优美。那是我第一次出离连环画的故事,感受到文字的魅力,并为它所折服。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文化水平的提高,我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连环画,开始啃一些大部头。年少的我,就像一块海绵,贪婪地吸收着各种繁杂的书籍,除了小说、童话和民间故事外,我还淘到一些传记和科普书籍。虽然看得迷糊,却也开阔了眼界。

不过那时,广泛流传于校园的,多是港台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那些快意江湖的传奇和缠绵悱恻的情爱,像缥缈而迷幻的海市蜃楼,吸引着我去探究和寻访。于是,讨好有书的同学,给他吃零食、说好话,或者拿自己的宝贝去交换,便是常有的事。有时,为了借阅一本书,走村串巷去亲友家寻书借书,也不稀奇。

初中时,校外有一个临时书摊。为了蹭书,同学们总是趁着闲暇,围着书摊翻看。老板是个和善的人,不管你来了几次,不管你看了多久,都不会恶语相向。脸皮薄的我,蹭过几次后,便会咬牙从生活费里抠出一部分,破费买上一本,视若珍宝。自然,总要为此奢侈的行为付出一阵格外清苦的生活,倒也乐在其中。

初二那年,我偶然看到邻居家卖破烂,其中竟有一本残缺不全的书。我上前恳求一番,将它拿到手,如获至宝。回到家,一口气看完了。那是本中篇小说集,封面和目录连同书脊都损毁了,其中一篇叫作《康家小院》。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竟是陈忠实的作品。而其中一篇描写上世纪80年代初大学生成长与抉择的小说,令我印象深刻。那是一篇用“意识流”手法书写的小说,看过之后,我很是震惊:“呀,小说还能这样写呀!”

高中几年,我淘书时,便专注于文学。那时候,我最喜欢的作家,路遥算一个,他的所有作品,也是在那几年看完的,对我影响极大。

高一的一个周末,我握着锄头砍完苞谷秆后,坐在空旷的大地上,晒着秋阳,看完了《路遥小说集》里的《人生》。一种无力的悲恸袭来,让我泪流满面,那是一种无奈的酸楚与悲凉。仰望头顶的蓝天白云,直视脚下的黄土,天地无言,顿觉个人的卑微与渺小。恍惚间,我开始思考人生,我该是高加林,还是刘巧珍呢?而我,又该如何避免与他们不同的人生悲剧呢?那是我第一次感受文学的力量和隐喻,并开始直面人生。

也是在高中的几年里,我淘到了许多中外名著,进一步体味到文字和文学的魅力,也品味到了精神世界的意义和其必要性。

离开乡村进入城市,一切都变了,淘书生活也变了。2000年以后,我接触到了贝塔斯曼书友会,淘书和买书更方便了。此外,图书馆和书城、书店的存在,也便利了我的淘书生活。

然而工作后,连年为生活奔波,倒也有过几年苦读的日子,却是为备考职称和专业考试。于是,读书便成了奢望。虽然书柜里的书越积越多,却没了当年看书的热忱和精力。此外,便捷而不占空间的电子书,又为我们带来了另类的阅读体验。打扫书架时,看着书上沉积的灰尘,总让人心生感慨。

这两年,我又重拾文心,偶尔写点文字,以文会友,结交了一些文友。于是,文友之间,互相推荐或互赠好书,便成了另一种日常。每每收到好友邮寄的书籍,心中总是欣喜不已,好似回到了曾经爱书如命的少年时代。

    上一篇:一窗暖阳半日闲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