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昨夜,风雨敲窗

2022-03-24 10:36:54 来源:

■章铜胜

春天气温回升以后,一般会持续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一些花开了,一些树冒出嫩绿的芽叶,目之所及,是一派清新的景象。天气暖和起来,在户外活动的人便多了许多,欢欣和喜悦写在每个人的脸上,谁不喜欢春天的一番新意呢。而春天并不只有春花春鸟的一派祥和,也会有风雨如晦的晨昏,我不知道自己更喜欢春天的哪一面,但我知道春天是多面的。很多时候,我们只是记住了春天美好的一面,而忽略了春天的某一场风雨和风雨之后一片狼藉的场景,譬如,昨夜的一场风雨。

昨天,入夜以后,窗外的云层便厚了起来,暮色泼洒下来,对面楼房窗口的灯光渐次亮起,橘黄、雪亮的方形灯光,仿佛在定义某种潜在的秩序,或是规则。我站在窗前看着,没有多少的想法,也没有要探究下去的心思,只是在想刚刚看过的阳台上的几盆花,此刻已经淹没在黑暗中。牡丹的新叶间,花苞正在膨大;茶花开得快要谢了;红木香的花开得不多,颜色很好看;藤本的月季和蔷薇,长出新叶,花苞还很小;多肉植物越过冬天,已经开始苏醒,不知道它们怕不怕夜的黑。暮色里,看不清它们,但我清楚,此刻它们的身体里有汁液在流动,花和叶,在夜色里并没有停止生长,大概也不会害怕什么。

我喜欢在晚上忙一些自己的事情,不只是因为夜里安静,可能是自己更习惯于这段相对自由的时间。没有读完的书,会接着读下去;想要写的文字,会在夜静下来的时候去写;偶尔也要收拾一下书桌,或是堆在床边、沙发上的书和其他一些东西。那些随手放下的书和杂物,为了取用时方便,便随用随放了,过些时日也需及时清理,我不喜欢生活乱糟糟的样子。昨天晚上,快要入睡时,听到远处隐隐传来的雷声。从窗口望过去,可以看见天边耀眼的闪电,如蛇般蜿蜒的紫红色照亮一方天空,随即就能听到雷声。窗外,风起雨来,有秩序,也有着它们自己的节奏。

闪电持续的时间不长,雷声渐渐消隐,仿佛世界正在趋于宁静,可风雨并没有停歇,我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风雨之声,心里有种莫名的情绪在酝酿、涌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夜里的风雨声,时而紧密沉重,时而疏淡轻浅,像是一种隐喻,总是让人颇费猜疑。我不知道,这几天见过的,此刻正在窗外风雨中的植物会怎样,但也只能是猜想了。也许,它们能挺过一夜风雨,也许它们会在风雨之后落花狼藉,也许还有其他的可能。

昨夜,是听着窗外的风雨之声入梦的,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也不知道昨夜的风雨持续了多久,自己是不是只听到了一夜风雨的前奏,还是风雨来临之前的序曲。错过了昨夜的风雨,清晨特意早一点儿起来,从楼上望下去,树冠上的新叶泛着湿光,地面有潮湿的水迹,昨夜的雨应该不小吧。沿街的路边堆满了刚刚落下的香樟树叶,香樟在春天也会落叶,真好,如果春天没有树叶落下,那满地的落花该有多么的落寞。香樟的老叶落下,我才发现香樟树上已经长出了这么多鲜绿的新叶。新陈代谢,在一棵香樟树上,在一夜风雨之间,如此完美地呈现,还是会让人惊叹造物的神奇。再守些时日,香樟树上会开许多如小伞般的花,一种香气很浓的淡白浅绿的小花。在我心里,香樟是一种很有修养的树。

一夜风雨之后,那棵老杏树的花几乎落尽,枝上长出许多紫红的嫩叶。“杏花春雨江南”,是不是说一树杏花,在一场风雨中开了,也会在一场风雨中落了。杏花的花期很短,可它是连接春日风雨的花,江南的诗意,在杏花的开落之间,也在风雨的来去之间。那棵院落里的桃花,好像不知昨夜的风雨,依然一树繁花立于院中,我远远地看着那棵桃树,也在怀疑昨夜听到的风雨之声。

昨夜,听风雨敲窗入梦。今朝,看那场风雨已经过去,看它留下和带走了些什么,好像那场风雨曾经来过,又仿佛它不曾来过一样,总在两可之间。

    上一篇:落败后的兔子(寓言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