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望月酿的秘密

2022-03-24 10:38:27 来源:

■朱红娜

雁城喝酒的人有句话:不喝望月酿,不知米酒香。

雁城不缺酒,娘酒,米酒,糯米酒,家家户户都做酒,不为卖,只为喝。

望月酿主人既喝酒,也卖酒。卖了多久,没人知道,也无从查阅。传说已传承五代,少说也上百年。望月酿从不宣传,宣传也白搭,缺货。望月酿印证了那句名言:酒香不怕巷子深。望月酿,是酒香不怕路途远,客人都从城里来。

望月酿有何秘密?来,先喝一杯望月酿,再耐心听故事。

话说有个老板叫马金钢,经营城南客源滚滚酒庄,酒庄洋酒、白酒、葡萄酒、本地酒,一应俱全,独缺望月酿。不时有客人问询,可卖望月酿?起初马金钢不屑一顾,本地米酒小锅蒸馏,总差一丝醇香,难敌酱香浓香酒。本地米酒价格低廉,只为满足低端用户。可问的人多了,马金钢多了一分留意,让人找来望月酿,一看,酒色清明透彻,一闻,酒香四散而飘,一品,口感延绵醇厚。比本地酒少了一分单薄,比酱香酒多了一分清甜,果然非同一般,不禁拍掌叫好。

好酒当然不能放过。这是马金钢的生意经。可他一打听,望月酿主人是个怪人。怎么怪?酒只自己卖,概不批发。

有钱能使鬼推磨。马金钢从未遇过钱搞不定的事。钱能愁死人,也能砸死人。谁会跟钱过不去?况且还是生意人。他坚信,望月酿主人也一样,只是钱还不到位。

说干就干,马金钢携带一箱子现金,几个员工,坐着奔驰,开往雁城最高峰五峰山。五峰山,离城五十公里,远望如五指张开,山高千米,怪石嶙峋,半山腰上,有一村庄,叫岭石村,望月酿酒,正出自于此。

车开至村里,再不能前行,酒厂在一小山坡上,离村尚有近一公里。马金钢一行只能徒步,路宽两米,水泥硬底,稍加拓宽,便可通车。

食古不化,小农意识。马金钢边走边叨,断定望月酿老板是个小家子气的人,只懂酿酒,不懂经营。

得跟他好好谈谈,让他开窍开窍。

时值仲夏,太阳热辣,虽是山中,但因为是山石,树木凋疏,马老板只走一段,便大汗淋漓。幸好沿路有一溪水,溪浅水清,马老板一行干脆脱了皮鞋,溯溪而上,清水沁凉透身,疲累尽消。

上得酒厂,马老板大失所望,就一小作坊,还冷锅死灶,没一丝热气,也不见人影,分明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主,怪不得没酒卖。

正慨叹间,一年近五旬、瘦黑矮小、模样憨厚的人从屋里走出来。马老板说我找你老板。那人说这没有老板只有师傅。马老板说我有重要的事情找老板。那人问,买酒吧?马老板说没那么简单,你叫他回来。那人说你说什么事吧。马老板说叫你老板回来。那人说没有老板只有师傅,我就是。马老板反应过来,原来这人就是老板。一看便知他是没有大志之人。再看了一眼装满现金的手提箱,心中更有了十拿九稳的把握。

马老板问,你一年可以赚多少钱?主人说没算过。你一年可以生产多少酒?答,没个准,要靠天。都说耕田种地靠天吃饭,酿酒也靠天?马老板纳闷了,竟然还有这样做生意的人?

马老板打开箱子,这是二十万元,我想跟你合作。

主人问,了解望月酿吗?

不了解。

主人从橱柜里拿出两瓶一模一样的白酒,倒了两杯,递给马老板,你尝尝再说。

马老板两个杯子闻了闻,各巴咂了一口,很肯定地说,没区别。

主人说,再品,慢慢品。

马老板再次端起一个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慢慢地咽,过了三分钟,再端起另一杯,又轻轻地抿了一口,再慢慢地咽。

嗯,还真的有区别。马老板指着一个杯子说,这个更胜一筹。

同样的做法,同样的山泉水,一个是白天的泉水,一个是晚上的泉水。

马老板惊奇地问,你是说望月酿是用晚上的泉水酿的?

知道我的酒为什么叫望月酿了吧?知道我为什么白天不酿酒了吧?知道我为什么不批发给别人卖了吧?主人笑着反问。

可是一般人喝不出区别来。

但是我喝得出来,你也喝得出来。

你放心,我帮你销售,保证不会掺假。

在利益面前,很少人能守住初心。我也曾经想用白天的泉水酿酒,提高产量,多赚钱,但是我的祖先定了规矩,不可以,就算天旱缺水,望月酿也必须是晚上的泉水。我不能坏了祖规。

这就是望月酿的秘密?

主人点头。

马老板再不敢提合作的事,提着满满的一箱现金,往回走。望月酿的秘密,早已不是秘密,可有多少人学得了呢?溪水依旧潺潺,不急不缓,可这个问题,像溪水一样,在马老板心里,停不下来。

    上一篇:昨夜,风雨敲窗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