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囚鱼记

2022-04-19 10:04:56 来源:

c200aacc166d69c2e54d317af48672ea_p1_s.jpg

■杨钊

同事养了一条俗称“彭皮”的鱼,土黄的圈纹,灵巧的身姿,十分可爱。不由得也想找一条来养。

一时兴起,自然是四处找寻。新风路几家鱼店,我挨个地找。

有心人,天不负,终于找到了彭皮,很是激动,一条不够,三五条不多。急匆匆买回家,兴冲冲投入缸,心里甚是满意。也许是怕羞,也许是不适应,或者是本性,那小彭皮总是躲着我。白天,鱼儿自然是不好找寻,可是夜间,总要觅食吧?那一段时间,每每夜里回到家,我就悄悄躲在阳台,打开手机电筒,在光圈亮处投下一把鱼食,气息紧闭,不敢言语,偷偷看那鱼儿在彩石和底沙上倏忽,小心翼翼地吞食,慌慌张张地避光。

水缸除了鱼,还放了几株富贵竹,高高挺拔,犹如椰树,在手电筒光照下,点点斑驳,影影绰绰。鱼儿在水中,似在云雾缭绕的空中翱翔,又似在月光洒下的庭院漫步,忽东忽西,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明忽暗。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南朝古诗:“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好生惬意!

不几日,我在东江边捡来几株水浮莲,又在观塘村捡来几个田螺,养鱼的陶瓷水缸成了小小“池塘”,漂浮的水浮莲,点缀在水面,小小的田螺在缸里巡逻,鱼儿在石头中穿梭,就差来只青蛙咕呱咕呱叫了。一个小小的水世界,动植物各得其所,各乐其乐,在我看来,似乎有着自然的完美和谐。

我的自以为是和盲目乐观,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祸根。

初始,同事说彭皮要单养,它们会打架,会斗殴。我不太信,这么可爱的小精灵,怎么会掐架呢?你说抢吃的吧,我投的食物可以确保个个“小康”;你说争地盘吧,我的水缸够大了吧;你说争宠吧,它们还没有进化到这个阶段吧?你说鱼打架,又没有手脚没有牙齿,怎么打?加上我看鱼店里也是一大缸地养,就没有把同事的话太当真。

果然好景不长,起初是有天一条鱼跳了缸。当我晚上回到家,已然僵硬,捡起来,投入缸,不复挺直,已是呜呼哀哉。不免胸中生出几多悲哀,心中掠过一丝凉意。自我安慰,这是意外,是不是要换水了?一番瞎折腾,赶紧换了新水。没几天,投食时发现一条小点的,尾部出现伤痕,好像被老鼠咬过。小心捞出,单独养着,可是小家伙总是躲在黑暗的角落,缩在石头和容器的缝隙间,不吃不喝,不多久,也翻了白肚。我心里的恐慌增多了几分。

在一次偶然目睹了小彭皮之间的战斗后,我对这小彭皮有了新看法。原来鱼也可以这么蛮横,没有手脚和牙齿,也可以撕咬搏斗。这家伙瞬间就让我觉得不美了,我对小彭皮的爱在悄然减退,甚而莫名生出了几分怨气。按说你这小彭皮,有人喂养,有吃有喝,水缸里面也没有天敌追赶,为什么兄弟姐妹之间还要互相厮杀,是为了抢地盘吗?怎么这么可恶?

看着它们不识好歹,我也不想看到它们,既然喜欢自己内讧,那就自生自灭吧。

除了喂食,一连几天我不想再多看它们一眼。

不多时,缸里其他小点的、弱点的,终究逃不过命运,即使后来在咬伤后被我移除,也还是一一毙了命。缸里仅剩下的两条,我选择让它们分了家,一条留在盆里,一条进入另外的瓶中。

如今一想到那死去的小鱼,我不免有些愧疚。

是我太单纯,是我太天真,是我太鲁莽,是我将它们囚禁,是我冥冥之中判了它们的死刑啊。

鱼生之江湖,本可以逍遥自由,在那江畔嬉戏,在那湖中潜伏。是我的多事,将它们囚禁;是我的无聊,将它们关押;是我的无知,将它们群聚。归根到底,是我的购买,剥夺了它们的自由。

这世间像我这样囚鱼的人应该也不少。

宠物,绿植,因为人的贪心,进了囚房,进了温室。

因为人的错爱,它们被囚禁;因为人的无知,它们有可能早早去西天。

    上一篇:《爷爷的老房子》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