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频道

一堂自然教育课

2022-09-22 10:42:36 来源:

■吴聚平

端午节前后,我们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农村老家。一场龙舟雨,让土地变得湿润,青苔若隐若现布在屋檐前的地板上,一个不小心踩上去就会摔个四脚朝天。果不其然,忘情于玩水与追逐打闹的儿子“咚”一声倒在了地上,摔得大哭。

这结结实实的痛,是关于农村环境真实的一面。温暖安全与舒适在这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广阔复杂的生存。然而,这哭声没有持续太久,肉体的痛,很快被新发现的兴奋所替代——是水泥地上爬行的一条小蚯蚓。

这让姐弟俩感到兴奋,因为他们最近看《蚯蚓的日记》,书上的蚯蚓,是可爱、顽皮而充满拟人化个性特征的。然而,眼前蠕动着的是一条真正的软体动物。这是一种让我感到惧怕甚至稍微恶心的动物。但是孩子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情绪,他们带着书上对蚯蚓的好感围观它,女儿甚至伸出手去,把那小而软的东西拎起来,扔到旁边的菜地里。

文明的高度发达是使人们普遍地过上一种“二手生活”,先从媒介里看到生活的影像,再面临真实的生活。今天这个时代,“二手生活”似乎已经成为一个顽固的隐喻,飘浮于个人生活的上空,虚拟世界甚至有吞噬现实之苗头,看看多少孩子与成人沉迷一方小小手机就可知道。

有时想想,这既是一代人的幸运,也是他们的不幸。他们得到了更高效便捷的生活,但同时也失去了体验真实与复杂的机会,而后者是现实感建立的重要条件。

很多孩子,可能还没见过真正的农村生活,但早已在短视频上观看过李子柒和各类经过修饰与包装的“农村”了。农村成为一种产品,而不是让你屁股摔个稀巴烂的生活环境。

所以,我总是有点刻意地尽可能让孩子去接近和体验自然。

虽然《蚯蚓的日记》是一种他们更早进入的“二手自然”,那么不妨就打破这个界限,从“二手”的图景,引导对“一手”真实的兴趣,再从“一手”反映到他们日后的观察与习得中去。

“蚯蚓事件”后,我把手机递给女儿,让她到外婆的菜园中去拍摄各类瓜果蔬菜。拍摄的视角很有趣,有时候同样一件事物,因为拍摄者高度、光线、观察角度的不同,而呈现出不一样的质地和感受。所以,有人拍出来稀松平常的事物,在另一个人的镜头下却可以变得有意味。出去野外的时候,我经常把小微单交给女儿,让她自由发挥。她总是能捕捉到一些令我心动的东西。这也许是因为孩子天生好奇的视角吧。

五月正是苦瓜、茄子、黄瓜、豆角们的天下,它们在吸收一场场阳光雨露过后,静静地开花、结瓜。瓜藤像个顽皮的孩子,爬到篱笆上,爬到院墙外,一路向外扩展自己的边界。在拍摄菜园瓜果的这个过程中,女儿进一步体会到:哦!原来茄子是这样的,苦瓜是那样的,还有开着硕大一朵黄花的黄瓜。

我夸她拍得好,并无意中告诉她:“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春天的时候外婆种下去的这些瓜,现在都结果了。”她很喜欢这句俗语,拍得更起劲了。

回城的那天,女儿要装一些土带回县城家里的阳台去种花,她外婆高兴地建议道:“拿一些黄豆种子给你带回去种吧。”说完,便装了一袋豆子和一袋葱头给我们,好像想让我们靠着这些种养以后自给自足一样。

于是,家中小阳台很快变成了我们几个人的实验地。我把去年冬天入手的几个盆栽清理出来,它们曾经昙花一现,后来由于我的疏懒和失于照顾,一点点干枯掉了。

现在我将这些小盆子松松土,姐弟俩在旁边也忙得不亦乐乎,一个浇水,一个捣乱,下午的阳台一片繁忙景象。我们的土总是不够用,不得不从东盆挪一点到西盆,匀着用。

我们曾经背负泥土的沉重,一切的努力都为了脱离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当真的有一天远离了泥土,变得洁净,突然之间却发现,想要找一点黑色的土壤竟然变得十分艰难。好像哪里都是那么光洁、平整,充满了建筑物。

去年冬天我买了一盆凤尾,盆里的土不多,摇摇欲坠。在姐弟俩的强烈要求下,我只好拿了塑料袋准备到公园去挖一点土回来。北风凛冽中,公园里有几处裸露的散土,目测是贫瘠且带砂石的土。刚要挖,一个清洁工阿姨哇哇叫着走过来阻止了我们。我也觉得甚是不好意思。

所以,从村庄带回来的泥土这时候显得异常宝贝,被我们均匀分到每一盆黄豆盆栽上,把种子种下以后,再轻轻地在上面撒上一层土。

种子下土后,我们便多了一份期待。大概第三天,黄豆就破土了,娇羞地露出一截帽子。我们每天都到阳台去观看。

姐弟俩总忍不住要伸手去触摸娇嫩的苗芽,我看见了便在旁边厉声制止:“不能碰!不能摸!摸了它就不长了。”

姐姐问:“为什么不能摸呢?我实在太想摸了。”

“因为它会生气。”

小时候去菜园里看瓜,我也是和女儿现在这般痴,又刚好学了数数,便一个个用手指点着,数瓜藤上的小瓜,心里甚至开始想象它们长成大瓜的情形。那时候祖母远远看见了,忍不住制止道:“阿崽,不要数呵,瓜很小气,被指了它就不肯长了,过几天就会从藤上脱落下来。”

我将信将疑地把手缩回来,从此便认定瓜是有脾气的。

女儿也记住了我的话,不敢再去碰摸嫩苗。但是在视频聊天中,她却一脸自豪地告诉在另一座城市的爸爸:“小苗长出来了不能碰它,给它松松土就好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我想不到她在这个时候会提起那句俗语,心里忍不住一笑。

我们的自然教育,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上一篇:在九岭山里
    下一篇:没有了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