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评论

教育局设捐款“最低消费”,局长称是“参考标准”

2014-08-18 23:29:15 来源:河源日报 黄剑锋 朱国良 赵锋

    正科级6000元,正股(副股)级3000元,合同工2000元……这不是发奖金,而是东莞市大朗镇教育募捐活动的“捐款参考标准”。这个由东莞市大朗镇教育局发起的慈善募捐活动,自本月8日开展以来遭到了来自镇政府基层公务员的“吐槽”——教育募捐竟设“最低消费”?

    这次募捐活动,是大朗镇教育局以迎接9月教师节为由头而举办的。本月8日举行启动仪式后,该局向全镇各机关单位、村委、企业发放了倡议书,相关电视宣传片也通过大朗镇级媒体播报,一时街知巷闻。

    对此,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大朗镇教育局称,“标准”确实有,但只是“参考标准”,而非“执行标准”,实际操作时“一切还是以自愿为原则”。该局局长刘永强还解释了此“参考标准”的来历:“没说依据什么来定这个标准,有领导捐8000元,图个好意头,下面就一层层来……我们也只是倡议而已。” 
   
(据《广州日报》8月18日报道)

 

评说——

    黄剑锋:这种捐款,东莞大朗绝不是个案,放眼全国,或许很多地方都有过。这种有“参考标准”的捐款,其实是很讲究“艺术”的:你不能少捐,当然也不能多捐,如果领导捐1000元,你捐2000元,领导可能有种风头被抢的感觉,以致给你“穿小鞋”。类似这种捐款,笔者早在20多年前就碰到过了,那时候还在上小学,每学期开学报名时,学校都要收50元的建校费。而大朗镇教育局设立的这个“最低消费”,应该也是有其目的,虽说是“参考标准”并非“执行标准”,但其背后,其实不是募捐,而是一项收款。因为,没有哪位工作人员会因为几千元而放弃作为政府工作人员的面子或者是违背领导意愿的。大朗镇教育局设立“最低消费”的做法,这是要掀起慈善事业的改革啊!

    朱国良:工作中,领导带头固然是好事。就当下而言,通过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在反“四风”方面,领导要带头,其他人员要遵守。典型示范,既是领导干部以身作则、率先垂范的必然要求,也会成为榜样,党员群众学习的标杆。但凡事要一分为二地看。搞慈善募捐,领导带头捐值得肯定,但教育部门以领导的标准做参考值得商榷:一是慈善这类事要不要大张旗鼓地发动,二是标准要不要定这么高。据中新社报道,2013年东莞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约为4.65万元,也就是月平均为3800多元,这个数据排名广东第一。拿8000元来做捐款的参考标准,最富裕的东莞人恐怕也吃不消。如果盲目地跟从领导,只会成为《官场现形记》现代版中的一个好素材。

    赵锋:说白了,东莞大朗镇这个募捐,其实就是把所有的公务员,特别是基层公务员绑架了。虽然“最低消费”是“参考标准”而不是“执行标准”,但在一个群体内,谁敢真正自愿做少捐或者不捐的出头鸟。即使有勇敢者,或许也会被领导贴上“不支持工作、不讲大局”的标签吧。在这种心态下,那些基层公务员以及合同工或许只能“打肿脸充胖子”,心不甘情不愿参照领导标准捐款,甚至还得装出十分爽快的样子。因为领导的评价,直接影响到其在一个单位的晋升和处境。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如果需要教育投资,那应该是地方财政的一项公共支出。事关地方教育事业发展的大事,即使地方财政再紧张,也应该优先安排,何苦非得要通过捐款才能解决呢?是不是当地求绩心切、急于冒进,拉公务员下水充数?

编辑:赵锋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