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1945年夏:阻击日军,激战河源城

2020-08-17 09:38:08 来源:河源日报 凌丽


■本报记者 凌丽

河源战役 是赣南会战的组成部分


就在抗战胜利之前两个月,原河源县、和平县等多地曾短暂沦陷于敌手。河源沦陷是5月26日至6月6日。


从全国战场来说,河源战役属于赣南会战的组成部分。


赣南会战,发生于1945年5月26日至7月2日。国民党第七战区第十二集团军,为阻击驻惠阳、翁源、从化等地日军部队,由河源、新丰、和平等地向龙南往江西集结,双方多次交战。赣南会战主要由河源战役、和平战役、新丰战役、三南战役四大战役组成。


近日,惠州岭东文史研究所副所长、河源市李焘文化研究会会长李明华在寻找有关河源抗战原始档案时,几经周折后发现了《第七战区抗战纪实》(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参谋处编纂于1945年)及当时余汉谋发给蒋介石的几封有关河源敌情电报,准确地记载了当年河源沦陷的时间。


这里面记载的河源沦陷时间,与现载《河源县志》《河源文史》等资料提到的时间略有差异,是更有力的直接证据。


李明华仔细梳理相关档案史料,将赣南会战河源部分经过进行了整理,并向记者作了详细介绍。


1945年5月底至6月初,日军一支炮、骑、步混合部队约1万余人,由惠州沿海驻地往江西集结,途经河源,河源地方军民700余人以及驻龙门国民党第十二集团军余伯泉部教导团1000多人对其进行阻击,国民党第七战区第十二集团军余汉谋部赣南会战之河源战役从此展开。在石坝、城南、石峡、双下、县城、凉帽山、笔架山、印岗岭、天香碉、南湖、斗凹、双江、灯塔、忠信、合水、和平、龙南等日军北进路线沿途设伏,实施阻击。我军民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不畏强敌,展开了数十场英勇顽强的阻击战。


在河源战役中(5月26日至6月8日),其中有5月26日至30日河源城附近战斗、6月6日至8日天香碉至灯塔间战斗。在河源战役中,共伤毙敌人400余人,我方伤亡将士200余人。


赣南会战


中日双方兵力PK


为防止盟军在华南登陆,日军在广东沿海布下重兵。在盟军放弃华南登陆作战的计划后,日军感到置重兵于华南已无用武之地,遂于1945年夏将部署在华南沿海的兵力部分北调其他战场,并企图借其军队北上之机,合击第七战区主力所在的赣南基地,削弱华南抗日军事力量。


为此,日军派出驻华南的第27师团、波雷部队和第104师团一部由南往北进攻;以驻江西赣州的第131师团一部向南进犯,实施南北夹击。加上波字(23军直属队),日军合计兵力2.7万余人。


中国方面的部署是:余汉谋指挥的第七战区第十二集团军主力部队及地方保安团武装,即第七战区第十二集团军隶属63、65各军及独九旅、教导团等部队,合计兵力3.3万余人。


这些兵力,对日军进行了阻击和牵制作战,遂有河源、和平、新丰、赣南等战役。又因当时国民党广东临时省委迁往龙川,部队及保安团全力阻击日军东进。


攻防路线:日军分三路北进,第一路由惠阳出发,兵力约1万余人,炮80门。沿泰美、石坝、埔前、河源城、南湖、灯塔、忠信、绣缎、和平,往龙南入赣。第二路由从化、新丰、隆兴(隆街)、连平一路进军,兵约1万余人,经和平入赣。第三路沿韶关—始兴公路进军,兵约2000余人,由陂头经牛岭水至连平,经和平入赣。


李明华介绍,华南日军北上江西,主要是盟军已放弃华南登陆计划,日军觉得没必要将重兵驻在华南沿海,调往其它战区,在北上时计划打击余汉谋部队的基地。余汉谋部对日军的作战计划是,进行拒止,实际上就是在日军前进路线上进行阻击战,再则防止日军东进龙川。大战在斗凹、双江、灯塔、和平合水进行。余汉谋部主要担心日军在灯塔突往龙川(当时省临时政府在龙川),因此主力安排在灯塔、和平。第三次粤北会战后,第十二集团军主力部署在三南地区。余伯泉带一个教导团部署在龙门“剿匪”,所以河源之役阻击战是余伯泉率领的教导团。在南湖斗凹时,赣南主力有几营士兵赶来支援。


阻击!5月23日至26日,博罗石坝至河源城南附近


敌第27师团(极字)及(波字)104、256等先头部队共约2000余人,炮10余门,于5月23日由惠阳窜占泰美后,继续向北进侵。


24日,驻河源保安队及抗日自卫队在石坝、埔前路段进行牵制阻击,双方发生多次交战。


时值雨季,保安团边打边撤,退至河源城南石峡等高地继续阻击,日军先头部队于26日已窜至河源城南端。


同时,第十二集团军教导团原部署在龙门附近,奉余汉谋令于5月24日在龙门集结,25日夜间抵达河源回龙圩,并继续向河源进发,准备阻击北犯之敌。


守城!5月26日至30日,河源城附近


“我方以城外双下、庄田、朱门亭、石峡为主要阻击点,城内除公园有零星阻击,教导团及时撤往北面,所以城内没有发生激战。”李明华说,“阻击为主,边打边退,因为只有余伯泉的1个教导团,和黄铮保安2个团、马克珊的民团,共不足2000人。”


教导团第三营由回龙圩急进河源,于26日凌晨3时抵达双下,即在城南石峡顶及其以西88高地至谭仙观(谭公庙)之线占领阵地。


上午10时,敌骑兵百余人窜抵双下及阿婆庙附近,与教导团前锋接触,团部即派营兵增援。


15时许,敌军以轻重机枪及炮火向我方阵地射击,继以步兵攻击。我方沉着应战,敌进攻未成遂撤退,先后伤毙敌人数十,我方伤亡士兵17名。至17时,敌后续部队已到达沿江右岸,向我方左翼包围。因地形不利,且敌众我寡,我方趁夜以七、九两连占领朱门亭防线作掩护,其余向河北岸印岗岭(茶山)转移。


27日凌晨3时,教导团第二营到达河源小江(即新丰江)北岸,即在章田(庄田)至林晚坳之线占领阵地,第一营在九帝宫(九重门对岸)至学前坝之线占领阵地。晨5时许,敌炮火向朱门亭轰击,继而重兵向我方攻击,经我方机枪火力压制后退去。上午8时许,敌分路沿小江、东江两路挺进,企图包围我方朱门亭七、九连阵地,我方第一营蓝营长率一、三连及机枪连渡河迎击,9时到达小江右岸48高地,与敌遭遇,敌我反复冲杀,相持不下。敌屡冲防线不成,其在塔山下之炮兵观察所被我方击中,击毙敌观察员。此时,敌攻势顿挫,死伤狼藉,而我方七、九连受敌炮轰击,死伤亦多,遂转移至公园上廓(即上角)间,与一、三连取得联络,与敌相持。至17时,我方撤守至东江北岸。


统计第一阶段河源城附近战役,毙敌百余,我方阵亡排长1名、士兵39名,伤15人。


27日18时,我方根据战况作重新部署,第二营部署于三台山后山下坝林晚坳之线占领阵地;第一营部署于九帝宫至印岗岭西端小溪口占领阵地;第三营于印岗岭学前坝东埔之线警戒;团部指挥所设在黄紫洞(即黄子洞)黄屋附近。(未完待续)


编辑:梁轶伦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