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分数面前,孩子们喘气依然

——市区小学生课业“减负”十年透视

2010-06-01 09:02:25 来源:河源日报 朱国良 刘烨华 左利君

 

核心提示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让孩子轻松快乐地成长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愿望。10年前的2000年1月3日,教育部发出当年的“1号文”——《关于在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通知》要求,小学一、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其它年级书面家庭作业控制在1个小时以内。严禁用增加作业量的方式惩罚学生,以给孩子们更多的玩耍时间,促进孩子全面、健康发展。

    本报最近组织的一次调查采访显示,多数家长觉得孩子学习并不轻松:作业时间长、学习资料多、书包重,再加上各种培训的“诱惑”和相互攀比,孩子自己支配的时间非常少。以前高三学生为考大学埋头题海是大家同情的对象,现在小学生沉重的书包也让人们感到心疼。10年来的“减负”行动似乎没有给小学生减轻多少负担,在分数面前,他们喘气依然……

 

  昨日下午放学后,一个小女孩背着大书包走在回家路上。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此前,本报组织的一次调查采访显示,多数家长觉得孩子学习并不轻松:作业时间长、学习资料多、书包重,再加上各种培训的“诱惑”和相互攀比,孩子自己支配的时间非常少。而早在10年前,教育部就发出了《关于在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

一年级学生做家庭作业要花1小时

    吴玲的孩子在市区一私立学校上小学一年级。吴玲也为孩子的作业“头痛”。每天放学回家后,吴玲第一件事就是问孩子有哪些家庭作业,安排孩子先写作业。和公办小学的一年级相比,吴玲的孩子还多了门功课——英语。每天吴玲的孩子做家庭作业一般要1个小时,语文、数学、英语3门功课都有作业,往往是先写一半,吃完晚饭后再接着写。吴玲曾在家长会上提过,为什么小孩作业比公办学校的要多?能不能少布置点,把家庭作业时间控制在30分钟内?但老师笑着回答说,因为学校开了3门主课,比公办学校多了门英语,所以作业自然也就多了。
    吴玲觉得,小孩不光是作业多,自己每天还要陪着小孩学习。“小孩累,自己也觉得累。”吴玲自己过了大学英语四级,可现在小学一年级有些单词(主要是一些动物单词)她都不认识,有些也念不准,“搞得自己都很狼狈”。吴玲觉得学校把一些本应该在学校完成的课程搬回到了家里,增加了小孩和家长的负担。
    吴玲不明白,她听说小学三年级又要统一开设英语课,从ABC开始学起,为什么现在一年级就开了英语课?


二年级学生书包重逾3公斤

    小甜,市区小学二年级学生,其书包重3.4公斤。日前,在记者调查学生“减负”情况时称了她书包的重量,并发现其书包中有辅导资料3本。调查显示,“减负”有一定成效,至少作业量现在要少了一些,但面对分数,孩子们喘气依然吁吁。
    对于小学生来说,他们的负担来源于作业和分数,尤其是分数在孩子们心中较为敏感。他们对分数的敏感来源于家长施加的压力,在多数家长眼里,分数的高低就是衡量孩子掌握知识多少的唯一标尺。
    小清,市区小学一年级学生,由于生性好动,成绩不是太理想,对于他来说,做家庭作业是一件较为痛苦的事。每天放学后,从傍晚6时开始做作业,一般都要做到晚上八九点。小清的妈妈陈女士见儿子成绩不好,也心急如焚,这个学期一开始便把小清送到一书店主办的培训班。每周的一、三、五晚上,小清都要去培训班学习2个小时,几个月下来,小清的成绩并没什么起色,陈女士便又给儿子请了一位家教。
    小甜现在是小学二年级学生,她每天要背着3.4公斤重的书包上学,刚开始她感觉有点重,肩膀会酸疼,但时间一久,就感觉不是很重了。她的书包里除了教材外,还有3本课外辅导书,分别是《写字课课练》、《字词句篇重点难点辅导手册》、《十万个为什么》,而《智力报》就是家庭作业。


6年花费上万元上培训班

    每到周末,市区新风路一家书店就会有很多小孩前往参加“金笔”或“清华数学”之类的培训班。小爽今年上小学六年级,整个小学阶段,家里为他已经花费了上万元培训费。

    据小爽的父亲刘先生介绍,一个培训班,一个学期的费用是500元。他给儿子6年来上的培训班做了一个统计,有作文初级班和提高班、清华数学班、英语班、吉他班、乒乓球班等。其中作文班和数学班、英语班是他要求儿子去学的,就是希望孩子能把基础打牢一点,但效果并不理想。

    现在市区有各种各类的培训班,而不少家长认为小孩周末做完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后,还有充足的时间,让他们参加一些兴趣培训班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这样可以让孩子多学一点东西。

    刘先生估算了一下,6年来,他在小爽身上花费了上万元用于参加各类培训班。

    高女士在女儿小芸上小学一年级时就让她去学钢琴,由于小芸年纪小,当时对钢琴没兴趣,学了2年后便没有继续学。上小学五年级时,小芸突然又想到了弹钢琴的快乐,便向高女士提出要再去学习钢琴。高女士大概算了一下,几年下来,她用于小芸学钢琴的费用近2万元。尽管学钢琴的费用相对较高,但高女士觉得只要小芸真正喜欢上钢琴,这些钱花得也值。


孩子真要上那么多的补习班吗?

    最关心孩子学习成绩的是家长,最心疼孩子学习负担过重的也是家长。记者采访了2名上小学的学生,一位是小清,另一位是小佳。小清才上一年级,但其父母又是送他去上培训班,又是请家教;小佳的父母嫌之前的幼儿园没让女儿多认字,就转园了,并让她学珠心算,结果现在小佳面对大量的珠心算题目根本无心去做。记者就低年级学生是否需要请家教、学前班学生是否要请家教两个话题采访了几位老师和家长。

 

家长:希望“减负”能增效

    小清的母亲陈女士说,小清的家庭作业也不是很多,但由于小清不会做,所以速度较慢。她其实也不想让儿子上培训班,每次送小清去培训班时,她都能感觉到儿子对培训班有种抵触的情绪。“减负”是好事,如果“减负”又增效那就更好了,但若“减负”不增效,与其让孩子走上社会时辛苦,不如现在多辛苦一些。
    “减负”不是减几本课本、减几门作业这么简单,只要考试和就业存在着竞争,孩子们就难言“减负”。家长们都希望鱼与熊掌可兼得,可现实中,家长们大多“明智”地选择了孩子的前途,而放弃了替孩子“减负”。


学校:“减负”需要社会和家长配合

    对于低年级学生作业量的问题,记者所采访的2所小学均表示,现在给小学生的作业量基本上都控制在半个小时之内,一些成绩不太好的学生可能要花费稍长一点时间。
    市三小的陈老师从教10多年了,她说,以前小学生的作业基本上以机械地抄写为主,近年来通过“减负”,学生的作业量减少了,且多以阅读为主。
    在“减负”这一话题面前,小学一年级的李老师直言,学生要“减负”,就连老师都要“减负”。现在独生子女多,家长对孩子的期望越大,老师的压力就越大,有时布置作业少了,家长就会问为什么作业这么少,作业多一点时,有些家长又心疼孩子辛苦,因此,“减负”还需要家长和社会的配合。


教师:成绩差可请家教打好基础

    市三小的朱老师认为,学习成绩差的学生,还是请家教为好,毕竟一至三年级是基础,如果基础没打好,以后学习就会很困难。而一旦学生感到学习困难,就容易对学习失去兴趣。因此,如果孩子的成绩的确不理想,家庭经济条件又允许的话,建议给孩子请个家教。

教师:低年级学生最好由家长自己辅导

    市二小的李老师则认为,低年级学生即使成绩差最好也不要请家教。从心理角度来说,孩子学习成绩差,他本身就会有一种自卑情绪,请个外人来补课,很容易加重小孩的自卑感,不利于孩子人格的培养。低年级的孩子最好由家长自己辅导。家长在教的过程中,不要说笨蛋之类打击孩子自信心的话,也不要动不动就生气,给孩子增加压力。

市民:提高教学效率避免补课经济

    市民程平安认为,“减负”后,家庭经济条件好的学生有更多的时间参与补习和培训,这无形中会对没有参加补习和培训的学生及家长产生心理负担。事实上,升学与就业的巨大压力容不得家长随便给孩子“减负”。“减负”给学生带来一些好处的同时也给家长带来一些忧虑。“减负”后,孩子的课余时间增多,容易接触不良的事物。

    市民刘雨也认为,“减负”不能只是减掉作业,应该更实质地解决升学与择校的矛盾,只要有升学的压力和择校的问题存在,就算学校给小孩减少作业量,家长也会额外让孩子多学东西。要克服流于形式、没有实质效果的“减负”,就要提高教学效率。在教学总量或时间不变的情况下,争取让学生在课堂上就能消化所学的知识,减少各种补习与培训,避免借“减负”之名大赚学生之钱的补课经济盛行。


部门看法

义务教育不应以成绩为唯一衡量标准

    中、小学生负担过重一直以来都是热点话题,在我市,教育部门曾先后出台过多项“减负”措施,但缘何仍有许多学生、家长喊“累”?在现行的教育机制下,学生“减负”该如何进行,是否真能实现?到底谁才能为学生“松绑”?在“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针对这一热点话题,本报记者采访了市教育局的有关负责人。

学校应提高“减负”执行力

    “别说孩子,就是大人亲自‘操刀’,1个小时也完成不了。”这是前几天市教育部门刚接到的一起投诉,起因是市区某小学给一、二年级学生留了大量书面家庭作业,一位家长为孩子鸣不平,一纸诉状告到了市教育局,要求整顿。

    家长告学校,对市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来说并不是新鲜事。市教育局的有关负责人说,类似的投诉他们时常会接到。

    市教育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总体来看,我市家长告学校的事情主要发生在城镇的个别学校。据介绍,按照有关规定,任课教师应科学合理地安排学生的作业量,小学一、二年不留书面家庭作业,其它年级的家庭作业控制在1个小时以内,严禁用增加作业量的方式来惩罚学生。学校不得开设“实验班”、“特色班”、“创新班”等各类性质的教学行政班,不得以各种名义利用周末时间给学生补课。但缘何家长告学校的事情还屡屡发生呢?该负责人说,严格地说,对于学生“减负”,我市缺的不是相关文件规定,也不缺教育部门的执行力度,缺的是学校的执行力度。

    对症措施:市教育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我市教育部门将进一步加大检查力度,保证学校依法依规办学。另外,学校本身也应进一步提高依法依规办学的自觉性,特别是作为学校的一校之长应有这方面的意识。

“减负”不是简单减轻作业量

    “有一次我和朋友一起去外面玩,听到别人的孩子数学考了90多分,我小孩只考了65分,当时心情真的很难受,没办法只能给孩子请家教,课外补课。”家住市区文明路的黄女士说,孩子读小学三年级,自己不是不心疼小孩,只是一想到他将来要面对中考、高考,就只好狠下心来逼孩子努力学习。

    市教育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学校“减负”、家长“增负”的现象还是比较普遍的,甚至有一些家长明确要求老师多布置作业,反对中、小学生“减负”,所以当有关部门和学校正在大力提倡给中、小学生“减负”时,却有不少家长反对。

    该负责人表示,家长有这样的想法其实可以理解,身为父母,谁不希望孩子成龙成凤,那问题出在哪呢?这是因为我们目前的教育机制仍是以应试教育为主,教育系统内部的评价体系过于单一,衡量标准仍以考试成绩为主,特别是中考、高考的成绩。这样一来,“分数是学生的命根”便成了众多家长的普遍共识。

    对症措施:市教育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教育系统内部的评价体系是“减负”的主要障碍之一。“减负”不只是减轻课业负担的问题,还要“减负”,要积极探索科学的义务教育阶段内的评价机制。

幼儿园“负担”过重可以投诉

    市区某幼儿园自开园以来,每逢招生时,和一些热门幼儿园相比相对要冷清许多,原因是“口碑不佳”。市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实该幼儿园在我市属于师资力量较为雄厚、设备较为先进的幼儿园,只是因为该幼儿园的办学理念注重“减负”,提倡孩子应轻松、快乐、健康地“玩”过幼儿时期。但这个“玩”的理念似乎并不受部分家长的欢迎。

    记者辗转找到该幼儿园的有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说,刚有一位家长来帮孩子转学。该家长说:“如果将来孩子上小学,人家的孩子都会拼音、会认字、会数数,而自己的孩子却什么都不会,岂不是在起步阶段就比别人差。”

    市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说,事实上,学生负担过重的现象并不只是存在于中、小学阶段,已开始蔓延到幼儿园。有的父母向幼儿园提意见说幼儿园教得太少,为了迎合家长的需求,有些幼儿园就加重了小朋友的学习分量,让小朋友学拼音、学数学,每天还要做家庭作业。

    对症措施:市教育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希望媒体加大素质教育宣传力度,让更多家长了解素质教育。欢迎家长对幼儿园进行监督,可以通过网络、电话、书面等形式向教育部门反映、投诉。


记者观察

“减负”要看教育指挥棒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回想起自己过儿童节的时候,是很快乐的。这一天要么学校组织搞文艺活动,搞完活动就放假;要么是直接放假。快乐的原因不在于过自己的节日,而在于这一天放假了,不用上课,没有作业。4月9日,全国著名特级教师张赛琴老师到市二小进行教学经验交流。谈到小学生如何快乐学习时,张赛琴认为,“语文只有读的作业,而数学则没有作业”。其实,孩子的快乐很简单,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一样,希望在轻松的环境下学习,能有属于自己自由支配的时间就行。

    早在2000年,教育部就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小学一、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严禁用增加作业量的方式来惩罚学生。我市教育部门也曾出台过相关文件,要求全市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减少课余作业,减轻学生课程负担。效果有,但不明显。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减负”这个话题中,家长、老师和学校其实都是处在两难之中。

    提到“减负”,很多人都支持。学生对减少作业、甚至是没有作业自然欢迎。部分思想“前卫”的家长认为,孩子小的时候没有必要学得很累,只要过得轻松快乐,思维得到锻炼就行。但学校作业真布置少了,部分家长则认为小孩学得不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特别是一些家长认为,现在社会竞争激烈,小时候倒是快乐了,将来考不上大学怎么办。于是要求学校加强管理,增加作业量;课外甚至请家教,上各类培训班、兴趣班,把自己和孩子忙得不亦乐乎。

    “减负”10年了,效果很一般,原因也很简单。一位教育界资深人士说,导向很重要,学生负担能不能减轻,还得看指挥棒往哪里指。当前,我国的教育机制仍以应试教育为主,教育系统内部的评价体系过于单一,衡量标准仍以考试成绩为主,特别是关系到学生前途的中考和高考几乎只看“分数”。如果学生“负担减掉”了,他们的前程、学识会不会也一同“减掉”了?这一点家长和老师都很担心。

    深层次的问题是,“减负”不是简单地减轻课业负担,关键是应试教育要真正转变为素质教育。“一考定终身的制度”改变后,或许学生会真正变得轻松快乐起来。

 

编辑:hanli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