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广东网上信访开始发挥重大作用,成为群众申诉新途径

河源书记回复网友平均每天8封信

2010-06-10 10:46:28 来源:《羊城晚报》 黄亮 岳信
  今年春节后上班第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来到广东省信访局调研,他这样解析“信访”二字:“信”是由“人”和“言”组成,“访”是“言”字加个“方”字,信访局就是给老百姓提供一个讲话的地方,而且是讲那些难以解决的问题的地方。

  本月中旬,羊城晚报记者随省信访局走访广州、深圳、河源三市信访部门,发现当前信访人群构成、利益诉求到信访方式均发生显著变化。对于一度流行的“信法不如信访”说法,信访部门指其有失偏颇。

  网络信访作用初现

  信访工作被高度重视的背后,体现了广东对现阶段时代特征的总体把握,即当前是经济发展的黄金期,也是矛盾问题的凸显期。值得注意的是,信访人群结构呈现多元化趋势,其反映的问题大都与民生密切相关。

  深圳市南山区信访局局长王立德称:“几乎各领域的人群都曾在信访者队伍中出现。有的诉求涉及个人之利,也有的涉及公共事业,例如减少环境污染,增加政务透明度,追求更高生活质量等。”

  与此同时,信访渠道也发生了变化。传统上,信访主要是来信和来访两种类型,如今,网络信访作为新渠道开始发挥重大作用。

  去年5月,广东全面铺开网络信访制度,汪洋曾批示:“可将网上比较集中反映的一些问题整理一下,适当的时候组织一次交办会,请有关部门去处理、答复”。6月,省委办公厅首次召开了网友集中反映问题的交办会。7月,省信访局成立网上信访办理处,定编5人。省委常委、秘书长徐少华亲自检查、督办网上信访工作,以广东省委办公厅的名义连续三次召开“网友集中反映问题暨网上信访事项交办会”,将网上信访打造成群众申诉新途径。

  省信访局副局长张兆勇介绍:“从去年至今,仅省信访局办理网上信访事项达2.1万余件,占全局信访总量的21.8%。”而批转网络信访案件也正逐渐变成广东各市县领导干部的工作习惯,河源市委书记陈建华一年多来亲自回复网友信件4817封,平均每天回复8封,其中,3968封批转有关部门处理,自己亲自办结849封。
  值得一提的是,从2004年1月开始,省直系统所有新提拔的副厅级干部须到省信访局任“信访督查专员”三个月,他们带着一批“包干到户”的信访案件到基层各市县督办,迄今已有25批共235人参与其中。这些党政高级干部在切身体察社情民意的过程中,加深了对信访工作重要性和紧迫性的认识。

  解决问题两个前提

  走访中,记者不时听到这样的声音:各级各部门要按照《信访条例》的要求依法及时就地解决问题,维护群众的利益;同时希望群众能够按照正常渠道依法有序地反映诉求。

  王立德的一番话,代表了很多信访干部的心声:“有人认为信访数量上升是坏事,我们不这么看。老百姓来信来访,说明他们相信党委和政府,将其视为解决问题的依靠。如果他们不将矛盾交给我们,反倒是坏事。”张兆勇则认为:“信访部门是党和人民的连心桥,老百姓到信访部门反映诉求、提出意见和建议是他们的权利,但要走正常渠道。”

  如何使老百姓的信访案件迅速得以解决?广州市信访局党组书记陈彦华支了两招:“其一,诉求要合情合理;其二,要按照正常渠道上访。如果满足这两个条件,相信没有一个信访干部敢推诿,因为信访机制自身有连串问责措施。”

  这两个条件,是信访问题得以解决的关键。“诉求合情合理”就是不提过高要求。广州市某局司机陈某因经常旷工被辞退,此后他就开始走上“维权”之路。劳动仲裁,他输了;法律诉讼,一审、二审都判他输。广州市信访局接待他后,助其与单位重签合同、重新安排工作。没过多久,陈某拿着上访得到的补偿金再度上访,要求解决其子女就业问题、给家人安排房子、落实广州市户口等。忙活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无功而返。这说明,合理合法是信访问题得以解决的前提,坚持过高的要求于事无补。

  虽然信访部门欢迎群众把矛盾交给他们处理,但部分人还是选择以偏激行为吸引关注。陈彦华介绍,前段时间广州海珠桥“跳桥秀”先后共有12批次,但记录显示他们没有一人曾走信访渠道!这种不将矛盾交给信访部门而以极端行为表达诉求的做法于事无补。这12批人中,有些被公安部门拘留,有人被劝退回家,原本有望解决的问题因而被耽搁。

  此外,“缠访”、“闹访”者的心理与“跳桥秀”有相似之处,其用意已不为解决问题,而更多是为宣泄某种情绪。一位基层信访局局长建议由有关部门介入,对某些心理偏执人员进行心理疏导,“心理问题要由专门机构实施救助,这已超出了信访部门的能力范围”,她说。

  司法信访都有规矩

  在两份由广州荔湾区信访局出示的“群众信访事项告知书”上,其中一份写着:“某某同志,由于你提出的信访事项已通过诉讼处理,本局不再受理”,这是打完官司后找信访局的;另一份写着:“某某同志,你反映的问题已经过信访答复、复查、复核程序三级终结,我局不予受理”,这是信访程序全部走完之后,仍要继续信访的。这种现象值得思考,它牵涉到两方面问题:一是信访与司法的关系,二是信访与自身的关系。

  关于信访和司法的关系,有一组数字:广州市信访局去年受理信访事项4.6万宗,其中大约30%信访案件涉诉涉法,换句话说,有一万多宗案子是在进入司法程序后,当事人又转交给信访局的。这种情况不符合《信访条例》的规定:通过诉讼途径解决的案件,信访部门可以不予受理。但在现实中,仍有很多当事人视信访为“后司法解决”的渠道。有人甚至认为“信法不如信访”,信访比打官司更有助于解决问题。

  对此,张兆勇并不认同,他说:“信访工作是在法律框架内开展的,它本身有法可依。”王立德也表示:“信访只是司法救济的良好补充,例如经济纠纷、合同纠纷之类的案子,必须走法律程序。信访只能协调法院尽快立案,如果诉讼当事人确有经济困难,信访局可帮忙寻找司法救助,但不代表信访局可代替法院开展工作。”(《羊城晚报》2010.5.26 A5版)
编辑:hezhiwu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