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阮啸仙与反贪污反浪费

2013-05-24 08:48:10 来源:河源日报 詹惠强
    阮啸仙同志对中国革命事业的贡献是多方面的。尤其是他在任中共中央审计委员会主任时,对审计工作已为我们作出了楷模。又对反贪污、反浪费工作为我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清查了隐藏在我们党内的“贪鼠”,使战斗在前线的红军队伍后勤供给有了保障,为革命胜利作出了突出贡献。

     阮啸仙在1933年冬抵达中央苏区首府瑞金。在瑞金,他工作生活不到一年。然而他那严谨、踏实、果敢的工作作风,却给老区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许多熟悉他的老红军、老干部回忆说:阮主任有一种拼命精神,为建立红色审计制度呕心沥血,是红色审计的奠基人。

     当时的中央苏区,在外部,国民党在进行大规模军事“围剿”,实行了严密的经济封锁,苏区军民的经济和供给异常困难。在内部,一小撮混进革命队伍的投机腐败分子乘机作乱,他们利用职务之便铺张浪费、侵吞公款,致使苏区经济雪上加霜。

     为了摆脱困境,苏维埃中央政府采取“两手出击”的方针,一方面是号召大力发展生产,另一方面开展检举打击贪污浪费的犯罪活动。

      在实施过程中,新的矛盾又出现了。苏区的生产发展了,经济收入却并未增加,财务管理还较为混乱。奢侈浪费现象被发现了,却又无法找到贪污罪犯的证据,致使浪费、贪污等现象得不到制止。

     1934年2月中旬,阮啸仙对部分苏区企业的财务收支进行审核。当审计人员接到群众送来关于中央印刷厂会计科长杨某的一封控告信时,阮啸仙当即部署进行重点审查。经过几天的账本核查,竟未发现杨某有什么贪污的疑点。然后,阮啸仙找到该厂的生产副厂长询问,却一问三不知。原来该厂的厂长是杨某的亲兄弟。也许是出于厂长的权威,副厂长不敢揭发杨某贪污实情。

     阮啸仙根据控告信的内容,继而到附近一家小饭馆进行调查。经过对饭馆老板的盘问,得知杨某与军区印刷所的会计路某在此饭馆专设了一间漂亮的小客厅,通连一间小客房,经常在此大吃大喝。

     在上世纪30年代初期,这种享受已是很奢糜了。时任苏维埃中央政府主席的毛泽东,他每天的生活标准也只有3钱盐、2钱油、12两米(16两为1斤);身为中央审计委员会主任的阮啸仙,他在机关每天都同大家一样吃“包包饭”,外出审计吃自带的“锅巴”、“泡米花”等干粮。然而,在苏维埃企业里竟养了这么个贪污腐化分子,这怎么了得?

    阮啸仙气愤地说:查,继续查,就不信查不出他们的问题。

     阮啸仙立下“军令状”并亲自出马,结果,问题很快就查出来了。

据1934年3月3日的《红色中华》报记载:杨某的贪污账开始查了很久查不出,后来经反复核对,发现杨某“付账与清算的数目不对,主要是多开工人的工资,还有工人借了公家的钱,扣还后不上账”。《红色中华》报还刊登了《中央审计委员会审查国家企业会计的初步结论》,该文揭露:中央印刷厂在印刷物的估价上,是把原料、工资、管理费等算入,另加10%的纯利:印刷《红色中华》1期,只需油墨12磅,而报账为24磅半:排字只要7个半工而报账为12个工。《结论》指出:“该厂每月有7000元以上营业收入,是一个大的印刷机关……这些利润哪里去了,这里当然包含着很大的浪费与贪污”。“印刷所的路某之贪污,主要是多开工人工资,多报工人补贴与伙食,另还有3个月的糊涂账”。

杨某、路某的贪污罪行揭穿后,震动了红都瑞金,许多工人纷纷起来检举揭发贪污浪费行为,并要求阮啸仙去审查他们厂的财务账目。阮啸仙的声威骤增。

    在对中央造币厂的财务收支进行审查时,却遇到该厂厂长陈某的百般刁难和阻挠。阮啸仙知道情况后说:“进行审计监督是我们的职责,我们的工作好坏,自有广大人民群众监督和评说。但是,中央造币厂的账我们是要认真审查的,检举打击贪污浪费是苏维埃中央政府的号令,任何人也无法阻止。”

     阮啸仙与审计人员一起,排除各种障碍,经过数天苦战,终将该厂的会计科长凌某的贪污罪行深挖出来,初步查明凌某贪污公款210.67元。

     几起贪污款项均被追缴上交财政,杨某、路某、凌某分别受到苏维埃法庭的公审判决。

     在审查中央某总会财务部长谢某贪污案时,阮啸仙更加沉着、机智。谢某是个从事财务会计10多年的老手。当他听到有群众举报控告后,接连数日躲在暗房里编造假账。

     阮啸仙来到某总会财务部时,先要他谈谈总会的收支情况。开始,谢某表现得非常殷勤、周到。一条一款说得非常熟练,阮啸仙一条一款记得非常认真。谢某讲完了,阮啸仙拿过账本逐次核对,漏洞出来了。

     阮啸仙拉下脸,豪不客气地说:“谢部长,你这本账完全是现时编造的,不要耍滑头了,请把实账拿出来吧。”

    经查,谢某用各种方法贪污公款,一是吞没开矿的伙食费,二是贪污公家戒指一枚,三是贪污购物款,四是以少报多涂改账目,五是多写公家伙食费用,还有2858元是没有单据的糊涂账。

     事情败露的那天晚上,谢某突然失踪。阮啸仙早有预料。他已与中央苏区安全保卫局和中央工农监察部联手并转告:谢某在接受审查时形态反常!

      后来,在武阳至会昌的西鹅山渡口,经过化装的谢某被中央苏区安全保卫局人员抓获,与谢同行的还有一名中央某总会的会计,从他们身上搜出2只金戒指和大洋1000余元。后来,谢某等受到了苏维埃政府法庭的公开审判。
阮啸仙的反贪污工作所取得的卓越成效,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为我们今天的反贪污工作作出了楷模,同时起到重要的借鉴作用。今天我们怀念他,学习他:一是重视制度建设,他亲自拟写了《审计条例(草案)》,送交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执行委员会审查批准并公布实施。还为审计人员规定了“六不准”的工作纪律:不准偏听偏信,不准弄虚作假,不准漏查和做不精确统计,不准徇私用情,不准吃馆子或吃公饭,外出审查一律自带干粮,不准收受被审人员任何物品。

    二是依靠群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重视群众举报,深入群众调查研究。凡是群众举报的贪污案件,不管涉案人员有无贪污行为,都要调查清楚。

      三 是对工作的高度责任心。一旦发现贪污分子的蛛丝马迹,不徇私情不论职位高低,一查到底。阮啸仙说,凡是贪污腐败分子,没有一个会甘愿承认的。他们会隐藏犯罪证据。以变化无常的手段侵害党和国家的利益。只有严格审核,把握证据,才能逼使贪污腐败分子缴械投降。

      阮啸仙曾说过:“贪污腐化分子,你不查他不倒,若让那些贪污腐化分子在我们眼皮底下溜掉,那就是审计人员的失职,就是对革命的犯罪。”

      阮啸仙——中央苏区群众敬重他。当时,中央苏区群众中传唱着这么一首顺口溜:“阮啸仙,真过硬,审计肃贪是能人,群众见了哈哈笑,贪贼见到失了魂”。
 (作者单位:河源红色历史文化研究会)
编辑:hanli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