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浅析邓缵先修志及其对地方志史学的贡献

2013-07-04 23:40:18 来源:河源日报 杨石健

  邓缵先(1868年—1933年),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蓝塘镇布心村人。民国三年(1914年)被委派到新疆省任职。在新疆戍边18年,“行万里路,做天下事”,为新疆边区的民族和睦、文化融洽、社会安定作出了贡献。1933年,在一次动乱中壮烈殉职。崔保新教授著作《沉默的胡扬》再现了邓缵先的戍边之事迹。这里我从地方志工作者的视角,浅析邓缵先修志及其对地方志史学的贡献。

一、邓缵先修志

  编修地方志在我国有悠久的历史。自隋唐时期〔隋文帝开皇十三年(593年)〕实行官修志书制度以来,历代都把修志作为一种官职官责。民国时期(包括北洋政府时期)也编修地方志。1917年北洋政府通令全国各地纂修地方志。由于时下国内战乱纷争,只有少数地方修成志书。邓缵先在新疆省修成县志,足以称奇!
(一)编修《乌苏县志》。编修地方志,首先要有政府执政者的重视;其次对修志人也有约束和限制。传统上认为修志人必须具有几个条件才行。如:修志人要有一定的学识等。邓缵先经全国选拔考试,发驻新疆,且又在新疆省集中学习培训一年多,在文化学识上具有作为“修志人”的条件。民国初年(1917年)颁令编纂地方志,正好是邓缵先赴任乌苏县知事之初。先有收集整理乡土教材资料,后有政府颁布修志的任务安排。由此看来,阅览乡土资料,实地探访调查,亲历地方风俗风情,了解宗教活动现状,学习地方方言的情况,既是邓缵先履职之必要,也是编志官责之所需。在《乌苏县志》编纂过程中,时任新疆省长杨增新先后两次亲审并发出训令、指导修改。在杨看来,编修县志,是要产生久远的社会影响的,因而要详加核准,慎之又慎,来不得半点马虎。县志内容详尽具体,既是邓缵先勤政为民服务的真实记录,也见证了邓缵先为修志付出的艰辛劳动。

  (二)编修《叶城县志》。邓缵先继编纂《续修乌苏县志》后,又编纂了《叶城县志》。邓缵先编纂《叶城县志》,别样艰辛。叶城历史悠久,县境辽阔,经济活动、对外交往、宗教生活复杂,加之民族风情及其方言异样。既无现成原始资料参考,又无编志人才可用,一切都要身体力行,从头做起。在邓缵先看来,编辑《叶城县志》,凡事须有实地调查、实地考察记录,才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叶城的地方风情、宗教活动及其民族方言、习惯等,虽有前一次任叶城知事时留下的部分日记纪实,但是要编出一部体例更完整、内容更丰富的县志,还是要加倍努力,付出更多心血才能达到目的。邓缵先编纂《叶城县志》,全书共分八卷,仅残留的4—8卷宗已达5.7万字,大大超过了《乌苏县志》分上下两卷2万多字的容量。如此大的工作量,没有良好的文化素质和执著的精神是完成不了的。

  (三)著作《叶迪纪程》。邓缵先的著作也可以视作地方志书类的其中一部分。从叶城县知事离任返回迪化(乌鲁木齐)的时间里,邓缵先化漫长旅途之苦为实地观赏考察之乐,用纪实的方式记录下沿途的实情实景,形成了《叶迪纪程》。用邓缵先的话来说:“叶迪纪程者,由叶城返迪化,记其沿途地方山川形胜,经过道里远近也。”“计程四千里,历时两月余。”“所过关、河、扼、塞、城郭、田畴、戈壁,长途冒涉冰雪。”“就身所阅历逐日记录……”1932年,时任新疆省政府顾问吴霭宸对此评价:“阅广东邓缵先著《叶迪纪程》,是书对于南疆记载颇详,且多歌咏,悱恻缠绵。”邓缵先所著《叶迪纪程》,与其说是游记,不如说是一部叙述自然风光、地形地貌、边民居所寺庙和沿途小城镇的地理书。

  (四)创作诗词歌赋。有道是“诗言志,诗记史”,把邓缵先的诗词作为史来读,“不仅仅可以读出他个人无怨无悔献出一生的历史,也可以读出当年一部悲壮的守疆卫国的历史”。从1924年整理出版《毳庐诗草》;到1928年出版《毳庐续吟》诗集;后又有《毳庐诗草三编》结集出版;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曾为其诗集作跋。其内容除了咏叹世事、抒发情感外,自然也涉及对新疆省经济社会、城乡面貌、自然环境、民俗风情和方言、宗教等各个方面的记述。三本诗集不仅仅奠定了邓缵先作为民国边塞诗人的基础,洋洋洒洒的上千首诗词歌赋,在其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地方风土人情、自然风光及边塞纪事,就是弥足珍贵的地方史学编纂的历史资料。

二、邓缵先对地方志史学的贡献

  邓缵先戍边不悔、苦心修志,用《续修乌苏县志》、《叶城县志》、《叶迪纪程》(地理志)和3本诗集,执著地传播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在地方志历史上铸就了一座让人仰止的丰碑。

  (一)修志存史,为中华文明传承留下了宝贵历史资料。编修地方志书,最大的目的就是记述当代社会现状,为后世留存历史。周恩来总理曾经说过,要“使后人知道老根子,这样就不会割断历史。人们都赞扬我国的传统文化,其中就包括丰富的历史记载……我们要把自己所掌握的历史遗产贡献出来”。民国初年国家动荡不安,经济凋蔽,民不聊生,很难有条件来修志。邓缵先戍边赴任县知事,“奉命修志”,修成《乌苏县志》和《叶城县志》,延续了新疆边区的历史,弥足珍贵,为中华文明传承发展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

  (二)资政护国,为边区社会发展保土安宁提供强力支撑。《乌苏县志》有这样的记述:“《乌苏县志》是民国初期新疆唯一刊印发行的县志。”政协乌苏市委员会《文史春秋》也有记述:“邓氏《乌苏县志》是新疆民国时期县志的佼佼者……领新疆县志文坛风骚数十年。”《新疆地方志》谈民国地方志历史状况时也讲到:“新疆地处边塞,历来‘志乘阙如’……邓缵先的《乌苏县志》就是其中的代表作。”再来看《叶城县志》,县志中收录的《调查八扎达拉卡边界屯务暨沿途情形日记》,曾在1962年作为中印边境谈判文件之一,作为两国领土之争的重要依据,“千里疆土,系于一志”,发挥了以史护国的巨大作用。

  (三)笔耕不缀,为现代地方志工作者树立了光辉的榜样。我们感受得到邓缵先在《乌苏县志》和《叶城县志》编修工作的劳苦和艰辛。用崔保新教授的话说来,就是“今日修志尚且艰难,邓缵先时代修志更是难上加难……从编修《乌苏县志》的艰辛及其执著,如何评价邓缵先对新疆史学的贡献都不为过”。

  戍边新疆18年,邓缵先都笔耕不停,以文记史。奉令修志,又著《叶迪纪程》,还创作大量的诗词歌赋。邓缵先用其苦心修志的执著精神,为我们当代地方志工作者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作者单位:河源市地方志办公室)

编辑:hanli
    数字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