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频道 > 深度报道

九连山上女红军——曾宪招

2014-12-22 10:14:23 来源:河源日报 袁勇丽 黄日千 谢寒箫 颜佩玉

    核心提示:1914年,曾宪招在江西兴国县出生,15岁参加红军。红军长征后,她被“铲共团”抓住。尽管受尽酷刑,但没有吐露半点党和红军的秘密,敌人以50块银元把她卖到了现在的连平县上坪镇黄板坑村。1935年春天,曾宪招在连平县上坪镇与转战九连山的游击队取得了联系。归队后的她从此为游击队筹措粮食,从1936年一直到解放,当了13年的游击队“女后勤部长”。
    红军女战士曾宪招的革命事迹一直在兴国、连平两地传颂着。2003年8月29日,胡锦涛在江西赣州考察接见老红军、老游击队员时,亲切地接见了曾宪招。2009年,曾宪招逝世。
   
   
    地处粤赣边境的连平县九连山,是当年中央红军长征后赣粤边游击战争的主战场之一。至今,在九连山下还传颂着红军女战士曾宪招的动人革命事迹。
   
    红旗指引当红军
   
    1914年,曾宪招出生在江西兴国县长冈乡一户贫困农民家庭。因家中贫困读不起书,她从小就上山砍柴卖。
   
    1929年冬的一天,15岁的曾宪招像往常一样挑着木柴去兴国县城卖。当她进城后,发觉城里忽然变了样,许多穷人在分粮食、贴标语,鲜红的旗帜在飘扬,街上的穷人个个扬眉吐气。她一打听,原来是从井冈山来了红军,兴国县城解放了,穷人翻身了。不久,长冈乡也成立了苏维埃人民政府,家家户户分了地。村里的许多青年去参军,曾宪招同一群小姐妹也参加了乡里的洗衣队,专门为红军伤病员洗衣服,慰问前线红军将士。当时,兴国县是赣南苏区的中心区域,样样工作走在前列,被毛泽东同志誉为“苏区模范县”。在苏区的革命大潮中,曾宪招毅然参加革命,担任了儿童团长,扛着红缨枪,常在村口站岗放哨,防止敌人破坏。1933年冬后,19岁的曾宪招任乡妇女委员部主任,白天她与乡政府工作人员一起慰问红军家属,扩红支前,帮助军烈属生产,晚上则上夜校学文化、唱革命歌曲。
   
    1934年,由于王明的错误路线,中央红军被迫撤离苏区。1934年10月14日,兴国县城失守。在国民党军队及地主“还乡团”的残酷迫害下,兴国乡村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敌人在政治上实行法西斯统治,设立“清乡委员会”、“铲共委员会”、“没收委员会”等反动组织,强迫群众实行“十家联保”、“五户联坐”,规定“一人通匪,十家连坐;一家窝匪,十家同祸”。为了不连累家中老母亲和乡亲们,曾宪招一路奔波,走到与广东相邻的龙南县投靠姑姑曾必华,并靠“打肩担”(为商人挑货)做掩护,寻找党组织。
   
    1935年1月,在一次挑货途中,曾宪招被清山的“铲共团”抓住,受尽酷刑,但她坚贞不屈,没有吐露半点党和红军的秘密,敌人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于是开价50块银元,把她卖到了广东省连平县九连山下的上坪镇黄板坑村的谢新元家。
   
    莽莽大山红军情
   
    九连山横跨江西省定南、龙南、全南与广东连平、和平数县,山脉绵延,层峦叠嶂,山高路险林密,这就是当年苏区革命时,赣粤边游击战争的主战场之一。曾宪招来到九连山脚下深山沟中的黄板坑后,心里始终装着“革命”,无时不惦记着失散的昔日红军战友。1935年春的一天晚上,村里来了13位身穿农民服装,会唱“国际歌”的陌生人。当地百姓有人说他们是土匪,也有人说他们是失散的红军。与党组织脱离联系半年多的曾宪招既激动又吃惊,连续3天暗中观察这群不明身份的人。她发现这些人没钱买粮,便上山摘野果、下菜地捡菜叶充饥,向当地农民借粮还打借条。曾宪招想:“天下哪有这样的土匪!”“这群人丝毫不侵犯群众利益,很像苏区红军的作风。”但迫于当时残酷的斗争形势,曾宪招还是不敢轻易相认。有一天,几位男子在轻轻吟唱:“我们大家来暴动,杀土豪分田地。建设苏维埃,工人来专政……”这是当年苏区男女老少都会传唱的《暴动歌》,曾宪招唱过千遍万遍。为了慎重起见,到了第四天中午,曾宪招特意去老屋旁边的小河边洗衣服,并轻声哼唱“五月当兵开木棉,真心革命不要钱,军衣伙食公家发,家中分了一份田”。一会儿,老屋门口的一位男子也唱起“三月当兵石榴红,天下穷人心要同……”革命战友心相连,听着这首当年苏区的革命山歌,曾宪招心潮澎湃,她怀着激动的心情与同志们相认,并表明自己是兴国县的苏区干部。
   
    原来,红军主力长征后,为了保存革命力量,中央分局决定,所有部队根据“统一指挥,分散行动”的原则,化整为零,进山游击,昼伏夜出,并以各种职业做掩护,保存实力。曾宪招遇到的就是从苏区撤退至九连山上游击队中的一个小分队。从此,曾宪招家成了游击队可靠的“红色堡垒户”。
   
    孤雁归群分外喜。曾宪招立即把游击队的同志们接回家中,安排食宿。当时很小、现年84岁的上坪镇黄板坑村民邱房安还记得:“那些红军穿着破烂的衣服,头上戴着有红五星的军帽,我叔母(曾宪招)带着她的嗣子谢振华和我到叫嶂下的山里帮红军搭茅寮居住。”以后,曾宪招一家省吃俭用,三头两天就给这些红军战士送粮食。遇到冬天或雨天,曾宪招便把洗好的战士们的衣服用炭火烘干。晚上给战士织布鞋,在其侄孙谢国朗家中至今还保留着一只曾宪招当年未编好的鞋垫。1936年1月下旬,赣粤边区大雪封山,敌人严密封锁粮食、药品进山。山上游击队粮食断绝,游击队员饥寒交迫。面对饥寒交迫的同志,曾宪招把家中仅有的2担谷子,连夜加工成大米,天未亮,便让游击队员背粮上山。山上游击队员吃着曾宪招全家的口粮,都亲切地称她是游击队的“女后勤部长”。
   
    为了解决九连山游击队的粮食供应问题,1936年秋,连平县地下党组织决定在曾宪招家成立筹粮站。曾宪招的丈夫谢新元是个憨厚老实的穷苦农民,他一直支持妻子的“革命工作”。从那时起曾宪招便默默地承担起为游击队加工粮食的任务,直到解放,当了整整13年游击队的“后勤部长”。1937年冬,党组织安排了一名叫刘万忠的本地游击队员协助曾宪招筹粮。每次刘万忠买回粮食,便交给她去加工,那时加工粮食,全靠手工工具“砻”,曾宪招一天要“砻”2-3担谷子。晚上,游击队员便准时来她家取粮。由于游击队的住地都是山高路远的原始森林,一次一人只能用布袋背20-30斤大米,每隔2-3天便来运一次。游击队有经费时还好筹粮,有时游击队经费紧张,就全靠曾宪招、刘万忠想办法了。每当此时,曾宪招总是想方设法向村民借粮,有时还冒险向一些开明的地主借粮。
   
    随着全国革命形势的好转,1947年初,九连工委公开亮出党的旗帜,在广东连平、和平和江西赣南的龙南、全南、定南的九连山一带开展武装斗争。看到日益壮大的赣粤边游击队伍,敌人惊恐万分。1948年初,国民党在韶关成立“粤赣湘边区剿匪总指挥部”,分兵“围剿”游击队。由于敌人的残酷围剿,战斗在九连地区的我部队被迫退回山区,坚持游击斗争。此后一年多,是曾宪招最艰苦、最繁忙、最紧张的时期,一是粮食加工任务重,二是筹粮越来越困难。1948年春,曾宪招把自己家仅有的3担谷子全部交给部队,并变卖了家中耕牛为游击队筹粮,自家却靠借粮和吃野菜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春天。
   
    1949年8月,国民党军节节败退,赣南全境解放。九连山游击队积极配合四野部队阻击敌人南逃,多年的游击生活终于结束了。此时,35岁的曾宪招,仍像当年在兴国苏区一样,又积极参加到欢迎解放军,分田分地的革命工作中。1949年冬,组织上任命她为连平县惠东乡妇女主任。
   
    此后,曾宪招没日没夜,不知疲倦地投入到农村土改、剿匪工作中。现在翻开她的笔记本,其中有一页记载着她的工作情况:“一九五一年正月初四来乡府上班,初七返家,十二日来乡府,二十六日返家……二月二十六日来乡府,三月初七返家。”一行行黑字,一串串足迹,彰显了曾宪招“顾大家舍小家”的博大情怀。1951年冬在连平县参加围剿土匪“阿烈房长”的战斗中,曾宪招在追赶土匪中不幸掉下山崖,腹部受了重伤。不久,她的丈夫也逝世了。
   
    红色故土映朝晖
   
    1952年冬,组织上决定送曾宪招回赣州疗伤治病。不久,她定居江西省兴国县,回到了阔别17载的红色故土。
   
    回到兴国以后,曾宪招一直珍藏着土改时连平县惠东乡颁发给她的一份至高无上的奖品,上书“妇女前锋”四个字的小笔记本。她在笔记本上工整地记下了《干部土改时期的八项纪律》:1.严格执行政府法令,认真掌握土地改革路线,依靠贫雇农团结中农。2.坚决保护农民利益,不得包庇地主,不得附和地主叫嚣。3.依法严厉惩治不法地主,坚决领导群众开展合法斗争,打击地主抵抗、破坏行为,防止乱打乱杀。4.明确划清敌我界线,不得丧失立场制造并参加乡村宗派纠纷。5.绝对禁止贪污受贿,必须廉洁奉公,艰苦朴素,不得侵占斗争果实,不得假公济私。6.切实服从农协决议,尊重农民意见,凡事要和群众商量,不要个人决定强迫推行。7.坚决服从上级指示,不得阳奉阴违,不得各自为政。8.严格请示报告制度,不得虚报情况,不得报喜不报忧。这份“珍贵的箴言”,陪伴了曾宪招的后半生。
   
    在此后的工作和生活中,曾宪招总是自觉地按照这“八项纪律”严格要求自己,始终保持和发扬“红军精神”和“苏区干部好作风”。1957年,曾宪招在兴国县再次成家,丈夫已有4个小孩。继子方向东现在还很怀念曾宪招。他说:“继母是个吃苦耐劳、善良宽容的人。1957年她与父亲结婚,当时我们家有四兄弟,我才十五岁,最小的弟弟八岁,家里非常困难。继母负起了抚养我们四兄弟的重任,在三年困难时期,没有向组织提半点要求,带着我们一家人开荒种红薯等杂粮,度过了荒年,没有让我们饿肚子。继母平时严格要求我们,经常教育我们要自力更生,出来工作时不能贪污,不能乱收礼,不能损人利己,要多为群众做好事。”在曾宪招的教育下,她的儿子们传承着“红军精神”,四个继子先后有三个参军。
   
    曾宪招不仅是这样教育后代,更是身体力行,做出榜样。1968年她的二继子在外地做工,后服役当兵。他告诉曾宪招,一个邻居借了他20块钱。曾宪招上门了解情况,看见欠债的邻居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不但没有再要回欠的20元钱,过了两天反而给欠债人送去了两斤花生油。
   
    “文革”期间,曾宪招受到“冲击”、“批斗”,但她无怨无悔。改革开放后,一些当年参加革命的老同志找到她出示有关“革命经历”的“证明”,她总是热情接待,如实提供相关“证明”,帮助一些昔日的战友落实政策,而她却从来没有向组织提出个人的要求。
   
    “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曾宪招进入耄耋之年以后,始终保持“革命时期的那么一股劲”,她把自己“永远当作一名积极分子”,总是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1994年夏的一天,80岁的曾宪招路过兴国城关粮管所,看到农民交粮时,洒落在地上的零星谷子,感到十分心疼,便一粒一粒地扫起来。她说:“当年游击队在山上,有一把米,就可以挽救一名战士的生命。”十几年为游击队筹粮,使她与粮食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从那天起,曾宪招每天都要到粮管所院内转转,哪怕是地上只有几粒谷子,她也十分认真地捡起来。几年来,她捡起的谷子足有300余斤。曾宪招说:“当年300斤谷子可以解决一个游击小分队一个月的口粮。”
   
    红军女战士曾宪招的革命事迹一直在兴国、连平两地传颂着。2003年8月29日,胡锦涛总书记在江西省赣州市考察接见老红军、老游击队员时,亲切地接见了女红军曾宪招。
   
    丹青难写是精神。曾宪招的红军情怀、“红军精神”永远激励着后人。
编辑:sun
    数字报
    Top